掌上中文 > 但闻剑啸 > 十三美人心思

十三美人心思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萧贱与鸿雁乍一听到萧颜这个名字,皆生出一种荒诞不经之感,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只见对方眼中写满困惑。

  宁芷闻言也是满脸讶异,奇道:“萧颜?那是萧贱的化名,我刚刚离间了他俩,你们怎么又把两人凑成一对了?难道……你找了个冒牌货?”

  计无量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笑道:“是不是冒牌货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掳获炎帝芳心。我相信以此人之能,做到此点当非难事。”

  宁芷见他说得轻巧,眉头一皱,也不再追问。两人身影渐渐在黑暗中变得黯淡,终于不复存在。

  萧贱心急如焚,向鸿雁道:“雁妹,敏诗恐遭人阴谋算计,事不宜迟,我们这便向白起说明真相,速速离谷,前去提醒敏诗吧。”

  鸿雁白了他一眼,道:“看把你急的,先前我劝你将敏诗一并收了,你还在那里扭捏作态。现在敏诗好不容易找到归宿,你又要去破坏,真不知你们这些男人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萧贱大窘,一时急得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组织语句,辩解道:“这……敏诗若是找到好……好人家,我高兴还来不及,但这萧颜……这萧颜明显是个冒牌货,还是剑啸宫所派,我怎能任敏诗遭受欺侮……”

  鸿雁道:“管它冒牌货西贝货,只要与敏诗当真相恋,便是罪大恶极之人有又如何?难道便不能像我一样改过自新了?”

  萧贱听鸿雁胡搅蛮缠,但偏偏口舌伶俐,自己明明在理,居然辩她不过。于是绞尽脑汁,想要找些道理反击,哪知越是着急,越是拙计,张口结舌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鸿雁瞧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嘻嘻一笑,道:“好啦好啦,莫要着急,我知道你的心思。是怕敏诗受骗,再遭情伤,因此想去帮她把关,看看那萧颜究竟是何来头,是也不是?”

  萧贱一听鸿雁此言,头立刻点得如同啄木鸟,连声称是。

  鸿雁长叹一声,道:“唉,所以说男人喜新厌旧,口是心非,半点不假。明明对敏诗关心得要死,还要找诸多借口掩饰,对我则半句真话也没有,以后还叫我怎么相信你?”

  萧贱如遭雷劈,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不由委顿在地,虚弱地道:“我说不过你,你砍死我吧。”

  鸿雁捂嘴偷笑,捉弄够了萧贱,这才敛容道:“萧郎,我们自是不能放着敏诗不管,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现在距离腊月初八还有一个月,我们此去京城不过半月路程,时间自是绰绰有余。况且就算我们不去找敏诗,这京城也要走上一遭。你忘啦?你手腕上还绑着茗枫郡主给你的红线呢。”

  萧贱经鸿雁一提醒,立时抬手一看,果然发现手上有一根荧光闪烁的红绳,这才想起茗枫郡主曾与自己有约,于腊月初八在京城相会。哪知事情说巧不巧,全赶在了一起。

  鸿雁接着说道:“我看啊,这茗枫郡主估计也看上了你,要你参加这比武招亲大会。想不到我家夫君还是个香饽饽,大家都抢着要呢!”说罢嗤嗤地笑了起来。

  萧贱再也无力辩驳,只能在一旁唉声叹气。

  鸿雁还欲作弄萧贱,忽然又一幅影像出现在了两人面前。不过这次画面模糊,看不真切。

  鸿雁立即收声,生怕漏掉什么重要信息,凝神观看起来。

  那场景似乎一片漆黑,仅有窸窸窣窣声音传来,萧鸿二人几乎怀疑是不是记录原石有所损坏,但随着一个声音传来,萧鸿二人立时脸色大变。

  只听一个娇柔的声音说道:“萧郎,你把灯熄了,靠到我这边来。”

  随即又是一阵琐碎声响,那女声又说道:“你脱掉外衣外裤,钻到被子里来吧。”

  ……

  “萧郎,抱着我。”

  “我希望你以后会永远记得今晚,记得我……”

  鸿雁听到此处,又羞又急,哪想到自己勾引丈夫的话语竟被尽数记录了下来,成为铁证,自己以后在丈夫面前如何还能抬得起头来?想到此处,不由斜眼瞄向丈夫,只见他双目圆睁,神色激动,似乎死命要看清什么。鸿雁陡然想起自己曾于黑暗中脱去贴身衣物,不着寸缕,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用尽全身力气,一声娇叱,整个信息空间顿时被一道白光照亮,跟着白光退去,萧鸿二人又回到了那间奢华的卧室。

  萧贱暗中嘟囔:“可惜,就差一点。”

  鸿雁秀目含泪,哽咽道:“算你运气好,你如看到了,我连你眼珠子一起挖掉。”

  萧贱吐了吐舌头,不再敢多言。

  “咚咚咚!”此时屋外传来敲门之声,萧贱急忙从地上爬起,鸿雁则擦去眼泪。随后萧贱快步上前将门打开,只见南朱子站在门外,姿态妖娆,正深情款款地望着萧贱。

  萧贱鞠了一礼,问道:“南朱子……师姐,不知找我们有何贵干?”

  南朱子眼含一泓秋水,神色激动,声音发抖地说道:“你……你跟我来……”说罢,不待萧贱同意,一把将萧贱拉住,用力向外拖去。

  萧贱觉得她手上力气大得异乎寻常,自己若不运内力全然无法与之相抗,但此时自己欲扮猪吃虎,不想暴露武功,于是轻轻向鸿雁传音道:“我随她去,你隐身跟着我们。”

  说罢,假作力气不继,踉踉跄跄地被南朱子拖出黑尸塔外,往两界村走去。

  鸿雁见南朱子目不斜视,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便找了个隐蔽角落,悄悄隐去身形声息,落在两人身后十步,紧跟不离。

  南朱子紧握萧贱手腕,脚步如飞,在村中绕了半个圈子,来到一间宽大的茅草房前,骤然停住脚步,不待萧贱站稳,将萧贱用力一推,扔进草房内。

  萧贱心道:“要装就装个十足十。”于是假装跌跌撞撞,脚步不稳,倒在一堆草垛上,随后气喘吁吁,哼哼不断。同时暗中打量这茅草屋内摆设,发现这茅草屋内空间宽阔,草堆不多,倒也没见到什么机关陷阱。

  南朱子也是气息紊乱,一手捧心,一手扶住门旁方桌,娇喘道:“你……你没有练成尸阴凝时……对不对?”

  萧贱心中大惊,不知自己何处暴露了实情,当下结结巴巴地道:“哪……哪里,当……当然练成了,可能……练成不久,有点似是……那个……而非。”

  南朱子双颊绯红,神情悲喜不定,道:“今日是我泄欲之日……你若练成了尸阴凝时,我又怎会对你动情?”

  萧贱一听,登时瞠目结舌,随即感到身后一股淡淡杀气传来,仿佛听到了鸿雁摩拳擦掌之声,不由大汗淋漓,瑟瑟发抖。

  南朱子理了理耳鬓乱发,将胸前一枚衣扣解开,浑身散发出无穷魅力,以鬼魅勾魂般的声息说道:“来吧,让我们……忘掉一切……尽情放纵……”

  萧贱一个激灵,突然想起记录原石中计无量的话语,似乎这尸阴凝时之体需时时发泄自身欲望,为此计无量还赐予三人尸阴绝阳阵法,给他们半个时辰外出泄欲。

  萧贱赶忙说道:“南朱子,你这是受恶人蒙骗,快快清醒过来,莫要继续认贼作父,为虎作伥。”

  南朱子妩媚一笑,风情万种地走上前来,道:“你在说什么,我半点不懂,快来吧,我泄欲之后便会忘记所发生的一切,就当没发生过。这等便宜不占,你是不是男人?”

  萧贱当此生死存亡之际,再也顾不得侠义道,使出移祸江东之计,颤声道:“你不是有什么……什么尸阴绝阳罩嘛,干嘛不到子午谷外面找个人泄欲?”

  南朱子双瞳发出奇幻光芒,道:“远水救不了近火,说不得了,便是得罪鬼谷子主人也不可将你放过。”

  说罢身形婀娜,四肢着地,形如一只大猫,扭着腰肢向萧贱爬来。
但闻剑啸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893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但闻剑啸http://m.pdazw.com/book/8933/但闻剑啸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但闻剑啸》版权归原作者葛志楠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总统宠妻太高调江医生的心头宝不合格的大魔王一醉经年太上执符嗜血狂龙叶辰极品狂婿江太太恃宠而骄闪婚成爱:凶猛老公停一停陆先生的闪婚甜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