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侯沧海商路笔记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无路可去

第一百七十一章 无路可去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侯沧海打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从小到大,最拘束自己的时间是在政府工作这几年。如今离开了体制,野性在身体里勃然而发。他压根不想忍辱负重,又判断刚才那八家人不会任由自己被欺负。于是,二话不说就还击。

  他没有后退,迎着双截棍向前一步,几乎与壮汉脸对脸,鼻对鼻。由于两人身体靠得太近,双截棍没有发挥应有的威力,抽在腿上,有点疼,但是没有造成损伤。

  穿着旧工装的壮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猛然间失去平衡,腾空而起,后背重重地摔在地上。这一摔来得突然,壮汉被摔得七荤八素,满脸闪烁星星,在眼前卖力地旋转。

  另外几个汉子有些发懵。一个满脸红疙瘩的汉子最先清醒过来,抡起拳头打了过来。见到这个汉子出拳姿势,侯沧海知道此人不是打架好手,再次靠近,一个过肩摔,直接将这个汉子扔了出去。

  这两下交手极快,与侯沧海有过接触的八家人都没有来得及阻挡。

  当其他人都开始掏刀子的时候,曾阿姨率先赶了过来,护住侯沧海,道:“刘赖子,你们要做啥?”

  曾阿姨的儿子在锁厂是有名刺头,大哥级人物,前些年捅了人被判刑。虽然人在牢里,曾阿姨儿子在锁厂社会里仍然有威信。因此,曾阿姨面前刘赖子等人很有底气。

  刘赖子拿着一把自制的匕首,指着侯沧海,道:“我们锁厂混得够惨了,这些人还想来骗钱,把我们最后的房子骗走。以后凡是进厂当说客的,我们见一个打一个。”

  曾阿姨道:“这个不能打,侯子和肖勇从小就认识的。”

  长着肿瘤的中年妇女道:“刘赖子,你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你们见一个打一个,以后没有人敢进厂修房子,那些危房怎么办?刚才这个侯子说得还是有些道理,房子真要垮了,那就真是天大的事情,不知要死多少人。你们不要听汪厂长挑拨,当初就是在他手里把工厂弄得破产了。他的话,我从来不听。”

  侯沧海适时站在这八家人里面,免得受人突袭,道:“我回去就开会,将你们刚才提出的想法融合到设计中去,一定会尽量让各位叔叔阿姨和大哥大姐们在新家住得舒服。至于以前纠纷,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板说话比协调小组要中听,不说大话,也不骗我们。你们刀子收起来,耍狠斗勇的都是狗熊。”长着肿瘤的中年妇女虽然十分丑陋,还有些吓人,但是挺有头脑,举止也落落大方。

  几条壮汉都是厂里的人,面对曾阿姨和小团姐等人的劝说,将刀子收了起来。

  最先被摔在地上的人爬了起来,道:“小团姐,外面的人坏得很。我们锁厂如今一穷二白,就靠这块地了。”

  长着肿瘤的中年妇女以前是锁厂团委书记,年轻时能歌善舞,活泼大方,组织厂里年轻人搞了不少活动,是锁厂任职时间最长的团委书记,得了一个绰号叫做“小团姐”,在青年人中很有人缘。后来小团姐嫁给了厂里新分来的唯一大学生,让很多青工都失望透顶。如今大学生和他们一样落魄,还长出了酒糟鼻子,青工们这才心理平衡了。

  小团姐恨恨地道:“锁厂这块地还是我们的吗?这事你们还真的要去问一问江厂长,当时破产谈判时,我们都认为出让土地和划拨土地是一样性质,土地应该拍卖,拍卖所得按清偿程序进行处置。江厂长不知喝了什么**汤,最后让政府白白地把土地收了回去。现在这个时候,水过三秋,他再来提土地的事情,还有什么意义。”

  酒糟鼻子哼了一声,道:“提起以前的事情我就冒火,你们以后听江屁股的话要反着听,他说东,你们走西就对了。”

  酒糟鼻子对江厂长一直深怀不满,按照他自己和小团姐资历,原本应该能分到楼房。由于自己在外面做了些私话,老婆又支持了当时的党委书记,所以自己一家人被打入另册,居然以中干身份没有分到楼房,一直住在老旧平房里。谁知天算不如人算,十幢楼房全部出了质量问题,开了许多口子。锁厂大部分工人经济条件不好,明知有危险,亦无力搬走。平房虽然没有室内卫生间,没有厨房,但是不会担心随时会垮掉,睡得踏实。

  侯沧海进入锁厂不到三个小时,与锁厂工人进行了面对面接触,收集到很多有用信息,而且还对以前的事情有所耳闻。坐进越野车时,他想起了以前政府经常提出的“深入基层”这句话。这句话在政府机关里面已经被用烂了,成为套话,大家读到这句话都熟视无睹。但是换一个思路,重新理解“深入基层”的意义,往往会发现这些套话实则蕴含了真知灼见,按照这些套话去办,真有大作用。

  发动越野车。侯沧海在后视镜里,小团姐、曾阿姨等人越来越远,锁厂显得更加灰暗。

  开了约三四百米,在一处狭窄的路段,一辆小车从前面开过来,速度极快,毫不客气,将道路死死堵住。侯沧海急忙刹车。越野车发出刺耳而狂躁的刹车声,差一点就与前面小车撞在了一起。

  一个年轻男子下车,骂道:“你会不会开车,退出去。”

  这是常见的路怒症,侯沧海没有太在意,回头看了一眼后视境,准备后退。年轻男子不依不挠,上前猛拍引擎盖,还用脚来踢打车门。

  侯沧海知道高州民风强悍,可是这种行为超出了强悍了范畴。他熄火,下车,准备讲一讲道理。刚下车,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公路前后出现了拿着棍棒和砍刀的年轻人,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

  最初下车的年轻男子抽了一把砍刀,迎头劈了过来。

  侯沧海在锁厂里面敢于战斗,是因为有曾阿姨等工人保护,不会出大事。这一群袭来的人明显不是工人,而是社会青年。他知道今天单刀赴会肯定是捅到了马蜂窝,至于捅到什么马蜂窝,不得而知,但是肯定挡了某些人的道。

  侯沧海此时没有时间重新上车,闪过年轻男子的砍刀以后,他用拳头猛击年轻男子的脸部。这是用力极狠的一记直拳,恰好打到了对方鼻梁上,鼻梁断裂,鲜血横飞。

  以锁厂里面,他一直控制着打斗力度,多用摔法。这种打斗能解决问题,又不会弄出重伤,结下深仇。在街头面对危局时,他必须全力出击,否则就是宋襄公。

  迅速打倒年轻男子以后,侯沧海用眼角余光看到了后面的刀光棍影。他未加思索,后退一步,助跑两步,跳上了对面的小车,踩过引擎盖,跨过小车,从另外一侧跳了出来。

  从小车下来四个人,后面追上来五六个人,他们原本以为能将外来的挺能打的老板堵住,砍翻。没有料到这个老板确实能打,而且很狡猾,居然踩在汽车顶上逃掉了。

  他们发了一声喊,追了过去。

  侯沧海不熟悉路况,朝左拐,跑进了一条平整的支公路。

  跑了几百米,侯沧海突然发现自己犯了大错误,这条支公路是一条断头路,路的尽头,是一个关着房门的大院子,院子里有狗叫声。

  很显然,有了这个大院子,才有这条公路。

  侯沧海跑到大院子门口时,无处可去。后面一群拿刀青年,杀气腾腾。

  (第一百七十一章)

  (..net)
侯沧海商路笔记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7007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侯沧海商路笔记http://m.pdazw.com/book/70073/侯沧海商路笔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侯沧海商路笔记》版权归原作者小桥老树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绝色总裁的超级兵王神医毒妃无限之绝地求生撒野悠哉兽世:种种田,生生崽千年劫之神女传说心上刺青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透视小邪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