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奇怪的决定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奇怪的决定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你……妻子?”牙无比错愕。

  “的确是我妻子,虽然说起来好像不大可信,但这件事千真万确,我之前回来过一趟,,那是因为一些私事,但是阿卡利斯不知道为什么得知了我的所在,并且忽然杀到,直接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之后……他被我的妻子击败,并且受了重伤。”

  “不可能!”牙不由大叫一声,“你的妻子莎莎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她怎么可能敌得过阿卡利斯,阿卡利斯可是和战神相比肩的强大战士。”

  罗本稍稍的笑了一下,“的确,莎莎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但是人类并不一定就代表弱小,我也是人类,克里克也是……”

  牙一时有些哑口无言,“可……可是。”

  “牙,没有什么可是了,阿卡利斯被强大的力量贯穿身体,在胸口上留下了一个大洞,我说的没错吧。”

  牙听了罗本的话不由慢慢的收紧了拳头,“不错……那又能怎么样?”

  “我想你们现在一定十分疑惑阿卡利斯到底是怎么受伤的,因为如果仔细检查的话,会发现阿卡利斯是被自己的力量穿透了身体,这才受到了几乎致命的打击。”

  “自己的!?”牙吃了一惊。

  “是的,是他自己的力量,除此之外,,神界现在恐怕也找不出几个那种强大的力量了吧,他之所以会被莎莎击败,也是因为他向你一样,认为莎莎只是一个没有太大威胁的人类而已,最终……他为此付出了代价,莎莎以特别的方式引导了他自己的力量击败了他自己,我想现在阿卡利斯应该还在重伤之中吧,在靠近这里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气息,但是似乎十分虚弱。”

  牙寒着脸,一言不发。

  罗本看看牙的表情。无奈的耸了下肩膀,说道:“我并非要来嘲讽什么,只是给一点恰当的解释,也免得你们胡乱怀疑别人。”

  牙微微一怔,目光不由在罗本和克里克的脸上飞快的扫过,心中闪过一丝愧疚和羞怒。

  的确,就在刚刚。自己的确把阿卡利斯受伤的事情想到了克里克的身上,虽然自己不情愿。也不觉得自己真的就会那么认为,但是毫无疑问,刚才自己的确有了那个想法,并且还考虑过这个可能xìng的大小,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而显然,这个罗本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才说出了这番话,和对方相比,自己这个似乎一直站在克里克那边的战神却是在怀疑她。

  深吸一口气。牙缓缓说道:“阿卡利斯的事情我会继续调查的,无论是你的妻子也好,还是你使用了什么其他的手段也好,我发誓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罗本吐了口气,“我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来神界,说实话我不希望我一到这里就受到攻击,毕竟……”

  犹豫了片刻。罗本似乎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没说服力,苦笑的说道:“毕竟……我不是你们真正的敌人。”

  牙几乎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你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我不会是听从了吧?人类罗本居然在对我说他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牙瞪大双目,满脸怒火的大声说道:“这个搅的神界不得安宁,以虚假的身份骗的我们所有人团团乱转,最后还留下了这么一个巨大的连接魔界的空间门的该死家伙!!他居然对我说他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那还要什么才是真正的敌人!?非要是魔神那样的家伙吗?”

  罗本就知道自己这句话一定会惹来牙激烈的反应。“牙,我的确做了许许多多在神族看来不可饶恕的事情,不过以我自己的立场来说,我并不恨神族,和神族在最初也没有任何仇恨,相反,在神界的这段rì子我觉得还算舒心。因为我结识了不少朋友,他们对我关怀倍至,甚至不惜牺牲很多东西维护我,我十分感动。”

  “你还敢说这些!?”牙的双目微微发红,“你一定在暗中偷笑吧,笑我们愚蠢,笑我们头脑简单,是啊……我们真的都是一群蠢货,居然会相信你这样的恶徒!”

  罗本有些无力,不想再说什么,现在似乎不管说什么牙也听不下去,还只会徒劳的让牙对自己的印象更差。

  牙似乎也不想和罗本多计较这个问题,平复一下心情,冷声说道:“关于这些,我不想再计较,我们之间已经没有那个必要,现在……让克里克过来!”

  罗本看了一眼克里克,摇了摇头。

  牙不由大怒,“该死的家伙,你到底想怎么样?”

  罗本轻轻叹道:“牙,并非我在威胁她,也并非我不想她留在神界,但是……你也不要这么激动,你让克里克留下来,那么她要面对什么呢?失去力量,失去身份,失去一切的状况,她将面临神族严厉的处置,而且甚至不能公开,因为她特别的身份绝对不能宣扬出去,这可比那些黑甲战士的问题严重的多,如果战士们知道自己的战神大人其实是一个黑发的人类,而且这还是神族上层暗中的运作,那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我想凭你一个背负不起这样大的责任。”

  “你……”牙的眼珠不断的颤动着,可是却找不到什么话来反击,毕竟罗本说的全是事实。

  罗本又说道:“当初,你嘱托我好好照顾克里克,让我想办法救她,虽然现在我们的立场发生了变化,但是当初的嘱托我依旧还记得,那是你把我当做好友时的嘱托,我倍感珍惜,也不敢忘记,这一次我回来,除了完成克里克的心愿,也是给你一个答复。”

  看了看克里克,罗本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虽然这有点不好接受,但是很显然,目前让克里克在人类大陆生活是最好的选择。她绝对不能留在神界暴露了身份,那样的话将会被当做神族历史上的污点而被无情的清晰,牙……面临整个神族亿万年的声誉,面对亿万年的jīng神信仰统治,克里克渺小的不值一提,就算是你,如果横加阻拦的话也一样会被抹消掉。”

  牙身体轻轻的晃了一下。望着克里克,眼中露出了绝望之sè。

  克里克嘴角露出了几分凄然的笑容。“牙,不必担心我,我会好好的生活,好好的活下去……”

  罗本抓了抓头,“好了,虽然我不想说,但……我们或许应该离开了,目前神界对我们来说十分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再有阿卡利斯那样的袭击发生。如果被发现我们在这里会面的话,那么就连牙你自己也无法解释,我们……必须回人类大陆了。”

  牙的身体抖的厉害,望着克里克,那种神sè就好像要失去身体的一部分般恐惧而且不知所措。

  “牙,不要担心我……”看着牙,克里克有些哽咽。

  “等……等等!!”牙艰难的又说出了几个字。

  罗本摇头。“牙……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再她回来的,但是现在我们必须离开了。”

  “不!”牙大声喊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我?”罗本一愣,本来以为牙是舍不得克里克,却没想到是要和自己说话。

  想了想。罗本直接问道:“什么话,长话短说好了。”

  见罗本着急离开,牙似乎显得更加着急,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我想单独和你谈一谈,只要一小点时间,在我这里起码还是安全的,没人敢到这里来。我可以保证,就算是阿卡利斯也不会到这来袭击你们。”

  罗本稍微犹豫了一下,对克里克说道:“你先暂时等一下,我早在周围布置了魔法结界,应该不会被发现的,你别乱走,我和牙说几句话。”

  见到了牙,克里克的情绪似乎也一下松弛下来,对于罗本的话没有任何意义,只是点点头就同意了下来。

  罗本单独上前,来到牙的身前几步远的地方站定,看着脸sèyīn晴不定的牙,微微叹息的说道:“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的这一步,我似乎不见欺骗背叛了你,而且还要将你的朋友从你的身边夺走。”

  牙的眼角显而易见的抽动一下,说道:“这些……我可以在以后和你慢慢算账。”

  罗本苦笑,“好吧,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有错的,你要算账也是应该的。”

  见罗本十分坦然,牙的心中更显得别扭,怒声问道:“你这次回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个问题倒是让罗本稍有疑惑起来,“我不是已经说了,这次回来是为了完成克里克的心愿,同时也算是我给你的一个交代,如果你不亲眼看到克里克,不亲眼确定她还不错的话,一定不会相信我的话,而是认为我已经将她杀掉或者控制之类的吧。”

  “现在我也没有相信。”

  “我明白,相信敌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是时间会慢慢证明一些事情的,对此我并不担心,现在我只求问心无愧而已。”

  “问心无愧!?”牙神sè大变,“你这个恬不知耻的骗子也敢说自己问心无愧!?”

  罗本正sè说道:“不错,虽然我是个可耻的骗子,但我可以挺起胸膛,堂堂正正的对自己说自己问心无愧!”

  “你……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我或许无耻,但我做的一切都不会隐瞒,当初来到神界,隐瞒身份,暗中行动,那是因为黑帝的计划就是如此,我当时无力反抗,我的家人就在黑帝的掌握之中,我只能听命于他,我欺骗了很多人,但就算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不曾心怀恶意,我很清楚我和神族没有仇恨,我并不敌视神族,我愿意和他们成为朋友,亲人,所以我才在神界有了许多朋友,有了许多的关系,甚至找到了一位妻子!”

  牙气的脸sè煞白,“你……你居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罗本静静说道:“我只是想说,现在我可以摘下面具,不再伪装的面对所有人,我现在依旧是从前的我。不会因为我摘下面具而有所改变。”

  停顿片刻,罗本又说道:“牙,其实风传中那个邪恶狡诈,狠毒残忍的人类罗本就是和你相处的那个家伙而已,他平时也就是那样的,你其实早就认识他了,而且有着最真实的了解。,作为你朋友的安。没有丝毫虚假。”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牙大声打断罗本的话。

  “好吧……我似乎说的太多了。”

  牙呼吸急促,似乎压抑着无限的怒火,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会和克里克联系的,你别想控制她!”

  “我知道,我们通讯用的魔法石还在克里克的手里,你想联系她的时候可以联系她,我想那个时候她已经在人类大陆的什么地方安家了,她会平静的生活,不参与战争。做一个幸福的人类。”

  牙忽然避开了罗本的目光,转身望向别处,似乎不想让罗本看到她的表情,身体也在显而易见的发抖。

  “牙?”罗本试探的问了一声,“你还好吧……”

  “好……好,好好照顾她……”牙声音发颤的说道。

  罗本心中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点点头。“我会的,这是我该做的。”

  牙慢慢转过头,盯着罗本,久久的盯着罗本的双眼,“去吧……去人类大陆安顿好克里克,然后……回来见我!我还有话要对你说。但……不是现在。”

  罗本有点奇怪,什么叫做让自己先回去,安顿了克里克再回来,这么费力气的事情做他干什么,要知道现在自己来神界可是十分危险的,有话还是一次说完的好。

  心中想着,罗本才要说出来。但是望着牙的眼神,罗本还是选择了闭口,“好的,我会尽快回来的。”

  不再说话,转身罗本走到了克里克身边。

  克里克的神sè已经恢复平静,甚至看起来有些宁静,仿佛心中已经再没有什么牵挂。

  “我们走吧。”

  克里克只是轻轻点头,脸上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十分顺利的离开了牙的营地,直到远离了那个巨大的空间门,罗本和克里克也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这让罗本心中大定,同时又十分疑惑,当时阿卡利斯找到自己难道只是巧合吗?

  转念一想,罗本立刻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阿卡利斯明显是专门赶过去的,肯定是冲着自己去的,或许他找到自己的办法现在还没有公开,刚才去牙那里的时候感觉到阿卡利斯的气息十分微弱,似乎还在昏迷中,要是这样的话或许倒也可以解释,阿卡利斯还没有把追踪自己的办法公开,结果回来就昏迷不醒。

  嗯……最好马上再回来的时候他还没醒,否则的话绝对是个大麻烦。

  “我们现在回人类大陆去,没什么问题吧?”

  在那座荒山中,罗本完成了新的魔法阵,看了一眼立在自己身前,似乎很留恋的望着周围景sè的克里克问道。

  “没问题,对我来说……那应该是回家吧。”克里克淡淡的回答,口气却并不确定。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困难,但……有时候不得不面对残酷的事实。”

  克里克轻轻一笑,“我一路走到战神的位置上,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这点困难……根本不算什么,我还没有落魄到要让你来鼓励的程度。”

  “好吧……那我们现在回去,我会为你安排一个合适的去处的。”

  “哦……是吗?”克里克稍稍动了下眉毛,“那我倒还真是有些期待。”

  “可你恐怕不会那么喜欢。”罗本苦笑,将手伸了出来。

  “你握女人手的时候似乎特别熟练。”克里克将手递到了罗本的手掌中。

  “嗯……可能吧。”罗本也不能说自己的老婆多,自然就很熟练,一笔带过,抓住克里克的手启动了魔法阵,一阵强光闪耀而过,罗本和克里克消失在了魔法阵里。

  再次从魔法阵中闪烁出来时,周围的环境已经大变,已经是人类大陆的风景了……

  克里克看了看周围,轻轻慨叹道:“曾经,我们也曾可以这么轻松的来到人类大陆,可惜后来通道被炸毁,强烈的时空乱流形成了极为强大的能量屏障,为了跨越这道能量屏障。我们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来到人类大陆,没想到……”

  罗本放开克里克的手,开始快速的辨别方向,“现在你是人类了,一切和之前都有很多不同。”

  “但我想……”克里克的目光来回打量罗本几下,又扫了一眼地上那个渐渐消失中的魔法阵,“就算是没有了那种专门针对神族的魔法屏障。想要这样平稳的穿越在两个世界之间,那也是相当困难的事情。而两次穿梭,我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在虚无空间内飞行的时间,你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学习……模仿……运气……”罗本干巴巴的吐出几个字眼,之后点点头,“我们先去那边。”

  克里克看了看罗本指着的方向,略加思考后说道:“那边似乎不是卡顿的方向,你带我去那里做什么?”

  “那是正南方,在人类大陆版图的最南边,有几个从来都与世无争的小国。虽然生活清苦一些,土地也比较贫瘠,但在历次人类战争中基本上都很平静,就算是现在他们也还过着算得上安宁的rì子,我想你先在那里呆上一段时间,等人类大陆的战争结束,我会去接你。”

  “接我?”克里克似乎感到有些好笑。“怎么说的你似乎和我很熟,而我又非得你照顾不可?”

  罗本怔了一下,克里克的口气和刚才在神界的时候似乎有些不大一样了。

  克里克转头,望着另一个方向说道:“我现在的确是一个人类了,不过在某种意义上我也完全解放了,我现在可以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不必担负任何人的族人,不必因为任何信仰的束缚而止步不前,我现在只代表我自己,只做我喜欢的事,我说的没错吧?”

  “嗯……这倒是没错,不过……”

  “那就可以了。”克里克笑了一下,直接伸出了手来。“拿来吧!”

  罗本看着克里克的手有些发愣,“拿……拿来什么?”

  “伪装核!”

  “伪装核?”罗本瞪大了眼睛,“你要那种干什么?”

  “我要回先锋营去,可现在的样子可没办法却见我的战士们,我需要那个东西变成我之前的样子,你说过是可以的吧?”

  “你要回先锋营去!?”罗本大吃一惊。

  “怎么,你反对?”克里克饶有兴趣的看着罗本。

  “你……可是,你现在已经……”罗本脑子有些混乱,“你回先锋营去干什么?难道……你还想带着先锋营来攻打卡顿!?”

  克里克笑了一声,那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白痴一样,“怪不得你的女人都觉得你是白痴,原来这个并不是你假装的,我回先锋营去,自然是有别的事要做,我现在还有什么理由去攻打卡顿吗?”

  “别的理由,可你……”

  克里克不耐烦的打断罗本的话,“我离开了,你准备怎么处理先锋营的战士们!?”

  “呃……这个?”罗本愣住。

  “现在先锋营已经失去了先锋官,而战神被夺走也是事实,目前是弗利特在统领先锋营,这个忠诚而勇敢的战士必然会誓死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荣誉,很快下一次进攻就会开始,就算全军覆没,弗利特也会在所不惜,和我不同……他所捍卫的是作为神族战士,作为先锋营一员的荣耀和责任,所有的战士都会追随他,没有人会退缩。”

  “你是说……”

  “我不想看到这个。”克里克缓缓摇头,“虽然本质上说这已经和我毫无关系,但既然我可以去做喜欢的事,那么做什么也就无所谓了,这总比让我在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消磨生命来的好,而且这件事对你们也是有利的,不是吗?”

  罗本不得不承认,如果克里克能够好好的控制先锋营的话,那么真的是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事,要不然这数万先锋营战士还真是相当难以处理的难题。

  “克里克,这件事虽然不错,但是牙那边……”

  “那边我会去解释的。”克里克轻快的说道,“这没什么难处理的,牙只要知道我好好的活着就可以了,我想相比于我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慢慢死去,这样牙或许还放心一些。”

  你说的倒是挺好的。但是怎么和之前在神界说的不大一样了呢……罗本暗暗嘀咕,女人真是善变。

  从自己的戒指里拿出了一枚伪装核来放到了克里克的手心里,罗本还没说话,克里克已经缩回手去,颇为新奇的看起那枚伪装核来,“这个就是你说的伪装核?长的也不怎么样。”

  “长相并不决定这个东西效果……”罗本有点无奈,“用这个东西你就会变回原来的模样了。不过在有些时候这个东西是会失效的,你必须保证自己尽量健康的活着。如果你出现了什么意外,伪装核的效果可能会就此消失。”

  “嗯?这玩意还有很多限制!?”

  “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没问题的,只要你自己的状况和使用伪装核的时候不是差距特别大,所以你可以安心的吃东西,睡着,甚至战斗,但是你最好不要过分的动用诅咒之力,那样的话……”

  “我想那样的话这东西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如果我变成了怪物……那也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先锋营了。”

  罗本缓缓吐了口气。“你明白就好,既然你决定回先锋营去,那么我也不会拦着你,本来我还打算安顿好你之后在交给你一些东西,不过现在牙似乎还有事要和我商量,你可以先回去,我从神界再回来后会立刻去找你。在这之前,你绝对不要出事。”

  “可是这东西怎么用?”克里克转动着手里的伪装核问道。

  “很简单,首先需要伪装人物的一点点生命特征,这只要紧密接触目标人物,或者拿到目标人物的身体一部分就可以。”

  “身体的一部分!”克里克大皱眉头。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罗本抬起手来,“一根头发就够了。”

  克里克看了看罗本的手心。在罗本的手心中,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根金sè的发丝。

  看看那根发丝,又看看罗本,克里克有些表情古怪,“我的?”

  “当然。”

  抿了抿嘴唇,克里克多少有些厌恶的说道:“感觉真是恶心,你能先示范一下吗?”

  “哦……这可能会感觉有些奇怪。”罗本耸耸肩。身体轻轻抖了一下,浑身浮现出一种奇怪的光晕来,整个人都开始扭曲,晃动,细微的骨骼摩擦声从身体中传来。

  克里克大为吃惊,一个人类男人,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开始了身体的诡异变形。

  身体慢慢的缩低了一些,面孔开始变得圆润,白皙,唇红齿白,双目明亮,一头有些乱的黑发如同被最清澈的清泉洗涤一般柔顺起来,并且焕发出金sè的sè泽……

  这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后,罗本完全变成了克里克从前战神时的模样。

  “大概……就是这样。”罗本来回走了几步,还转了转身,声音也和克里克一模一样。

  克里克有些目瞪口呆,之后就是感觉到一阵恶寒,飞快的说道:“没想到这个更加恶心,一个男人居然……赶快给我变回来。”

  不是你说要先示范一下的吗?罗本嘀咕了一句,又迅速的解除了伪装核的效果。

  一把抢过了罗本手里的发丝,克里克皱眉问道:“什么时候拿到我的头发的,还有多少?”

  “就那么一根……”罗本苦笑,心想这根本也不用多,只要记忆一次生命特征,就完全不再需要了。

  “你还有伪装核?”

  “我有很多!”

  克里克面sè不善,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好吧,现在教我这东西怎么用,然后你就可以滚回神界去见牙了。”

  伪装核的使用并不繁琐,克里克几乎是立刻就学会了使用,用伪装核变成了自己原来的样子,克里克来回的踱步,却微微一叹,“这明明就应该是我自己,可是现在却忽然觉得奇怪了起来,真是无奈……”

  忽然,克里克一转头看到了罗本,又伸出手来,“拿来!”

  罗本忍不住瞪了瞪眼睛。“你又要什么!?”

  “你的头发!”

  罗本jǐng惕的退了一步,“干什么?”

  “你现在能变成我的样子四处活动,我自然也要以防万一。”克里克很理所当然的说。

  “我看……你才是想用我的样子四处活动吧?”

  “少废话!赶快拿来!”

  “可……”

  “还有……你伪装成安的时候,用那样的头发我是不是就可以变成安的样子了?”

  罗本被克里克这个问题问的稍稍一愣,“这个……我们还真的谁也没有尝试过,说不定也是可以的,不过……”

  “伪装成安的样子。头发也给我。”

  “你……你不会是想要用我的样子在先锋营里活动吧?”

  “哪那么多废话!你到底给还是不给!?”克里克的口气倒是相当强硬。

  这女人怎么回事……明明应该是一副无jīng打采的样子才对,罗本心里疑惑的嘀咕着。无奈的抓下了几根头发来,然后又伪装成安的样子,又将几根头发交给了克里克。

  克里克满脸感到无比恶心的接过了罗本的发丝,迅速的记忆了罗本的生命特征,然后指尖直接跳出一朵火苗将那几根发丝烧的干干净净,还拿出一块布来不停的擦手。

  这女人……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好了,你有什么好东西的话就回来再去找我吧,我会带着先锋营继续向西撤退。回到最初的驻守地点。”

  “好吧,那我们过一段时间再见,我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嗯……回来的时候,最好悄悄的,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克里克很古怪的叮嘱了一句。

  罗本心想你果然是想用我的样子在先锋营里活动,还生怕我忽然出现揭穿了你的身份……

  “好吧……我知道了。”罗本只好有气无力的回答。

  话不多说,克里克直接扭头就走。跳上半空迅速飞去,很快消失在了天边。

  虽然克里克的举动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不过罗本感觉这样倒也不错,起码比克里克一蹶不振要好,jīng神一些的话,总会过的更加充实和快活。这样自己多少也放心一点,如果她真的能解决掉先锋营的问题,那就再好不过了。

  目送克里克消失在天边,罗本重新构建魔法阵,迅速反悔了神界。

  这一次依旧小心翼翼,虽然才刚刚来过,但是罗本可不敢指望这次就会安全无事。现在自己因为重伤和巨大的消耗实力大打折扣,要是再来一个阿卡利斯那样的袭击者,那自己可就要倒大霉了。

  不过,这一次倒是也顺顺利利的摸到了神界那巨大的空间门所在的区域。

  意识发散在空气中,完全将自己的气息融入到周围的环境里,隐去身形,罗本快速的潜入了神族的军营。

  真好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晚上,昏暗的光线倒是也给了罗本不少便利。

  毫无阻碍的,一路来到牙的大帐外,罗本直接在之前牙用水壶在大帐上扯开的不大窟窿了钻了进来,没有惊动任何人。

  牙就坐在大帐zhōngyāng,正在一个人慢慢的喝酒,但是看起来似乎有点心神不宁,偶尔会看一眼大帐的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战神大人好兴致。”罗本的声音响起。

  虽然知道罗本八成又是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大帐内,但是牙依旧很吃惊,因为这个声音是从距离桌子不远处传来的,距离自己就只有七八步的距离,自己居然没有事先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看着半空中慢慢浮现出来的罗本身影,牙忍不住说道:“你这份潜行的本事当真让我刮目相看,怪不得可以zìyóu的出入这样守卫森严的军营。”

  罗本被夸的多少有些得意,笑道:“只是一些保命的本事罢了,一直都是依靠这个存活,自然也就更加熟练一些。”

  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见桌上只有一个酒杯,罗本自己拿出一个酒杯来,拿过牙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抿了一口,十分惬意的说道:“这是在我离开之后,我们第二次坐下来喝酒了,呵呵……看来我们也不完全是敌人嘛。”

  “那么想的,或许只是你一个人而已。”

  罗本轻轻转动着酒杯,笑容依旧:“不,我想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现在我坐在这里,之前你让我回来,这些都多少说明一些问题,我想你也该明白,其实我不是真正的敌人,只是现在方向和神族不同而已。”

  “方向不同……很多时候,就意味着是敌人。”

  罗本只好无奈的叹气,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好吧,我们还是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你特意叫我回来,有什么重要的话要和我说吗?”

  “在那之前,我想知道克里克怎么样了?你时候会好好的照顾,安顿她,可是你居然才一转眼的功夫就回来了。”

  罗本只有点头,“的确,我似乎回来的太快了,本来我也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回来的,不过在我给克里克安排之前,其实她自己早已经想好了去处。”

  “她自己想好了去处?”牙十分惊讶,“这怎么可能!?她在人类大陆举目无亲,她能有什么去处?”

  “嗯……的确举目无亲,但并非没有去处。”罗本苦笑,“我们才一回去,她就对我说她要回先锋营去,现在恐怕已经找到先锋营的驻地了吧?”

  “什么?”牙眼睛顿时瞪大,“克里克……她居然回先锋营去了?这怎么可能!她已经……”

  “啊啊……”罗本拉了个长声,“是的,她的样子都和以前不同了,不过我给了她伪装核,她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就回去了。”

  “伪装核?”

  “就是我在神界使用的东西,用那个可以改变外形,那并不是一种障眼法,而是一种在很大程度上真实的变化身体的东西,虽然不完全是,但真实度已经很高了,她变成从前的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

  “她居然……去了先锋营。”牙陷入了沉思,好一会才缓缓说道,“也好,这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最少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余力理会人类大陆的战斗,克里克可以随心所yù的生活一段时间。”

  慢慢给自己倒了杯酒,牙端起来,却没有喝,而是望着罗本说道:“如果前一段时间有人对我说我会找那个该死的人类罗本喝上一杯,我一定觉得那个家伙疯了,但是现在,这却已经是事实。”

  “呵呵……这并不奇怪。”罗本举杯示意,“没有永远的敌人,况且我们根本就不是敌人。”

  将自己的酒再次一饮而尽,罗本呼着酒气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就算你说出再惊天动地的话来,我也会保持冷静的听完,然后再去大喊大叫的。”

  牙端着自己的酒杯,目光略显清冷的望着罗本:“知道你身份的那一刻,我几乎无法思考,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愤怒和悔恨险些让我失去理智,但是现在……我发现或许这也不见得完全是一件坏事。”

  罗本笑着点头,“是的,虽然似乎我们变得疏远了,但是……起码我可以坦诚一些了,你知道之前我每每感觉在进行虚假的欺骗,那种负罪感并不好受。”

  牙静静说道:“我在想,既然你能将克里克送回来,那么……是不是代表着你可以做一些类似的事呢?”

  “嗯?”罗本一愣,眼中忽然淡淡的光芒闪了闪,“牙,你难道是想说……”

  〖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长生十万年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武道凌天重生之都市天尊承包大明他说的我都听我有无数神剑隋唐君子演义汉阙万象之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