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暗斗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暗斗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那是什么?”

  被罗本拉着,急速在狭小的巷子里移动的梅里亚心中十分惊讶,前面那个泛着暗淡血光的人影飘忽不定,看起来好似一个幽灵,而罗本跟的也不是很紧,甚至有的时候在原地站上一会,在彻底失去了对方的踪迹后继续追踪,而很快,那个身影又会出现在前面。

  罗本拉着梅里亚在一个巷子口停下,轻呼一口气,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不是比格吗?”

  “有可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说不定就赚到了,不过同时……这也很危险,比格那个家伙看来隐瞒了许多的实力,可不能把他仅仅当做有个普通的魔王来对待。”

  “他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魔王!”

  罗本笑了笑,“看来我的说法有错,应该说……不能把他当做魔王来看才对。”

  “什……什么?”

  罗本探头向巷子外看了看,小声说道:“前面那个家伙如果不是比格的话,对于我们来说反倒是个麻烦,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增添了一个非常棘手的敌人,他可不是在简单的绕圈子,这么长时间在城市里到处游走,其实是在寻找合适的机会靠近魔宫而已,他已经避开了魔神的气息,就算是离开后残留的气息都一律回避,看得出十分谨慎,而且极为敏锐,我们不能跟的太紧。”

  梅里亚忍不住说道:“可……他不是从魔宫那边出来的吗?”

  罗本嘿嘿一笑,“是的,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家伙十有**就是比格,而且也和拉提亚描述的外观十分相像,他是在布局,从他远离魔宫之后。就开始留下了若有若无,十分淡薄的能量气息,这种气息最多持续到今天午夜后一点点时间就会消失,就是他的障眼法,他一定会在午夜前行动,然后以某种方式让别人看到他的气息已经逃走,但其实他会好好的在魔宫附近落脚,换好装扮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么说,这气息……”

  “不错,我想魔王们是察觉不到的。也就只有黑帝,或者魔神才能察觉的到,所以我说……无论这个家伙是不是比格,我们都不能把他当做魔王来衡量,那会吃大亏的。”

  梅里亚面色紧张起来。“可……如果他厉害到这种程度,我们……”

  看了看自己身上宽大的黑袍。梅里亚心想既然做了伪装。那自然是为了露面做准备,可如果是这样的对手,一露头就被杀掉可就太冤枉了。

  “放心,好歹我也是和魔神正面说过话的,别那么气馁,我们走了……那个家伙已经离的远了。”

  “你那是手里有东西要挟才能安然无事的吧……”梅里亚嘀咕了一句。早被罗本拉着冲出了小巷。

  两人安静的尾随在那暗红色的虚影身后,时间渐渐的迫近午夜,这个人影在城里移动的范围也渐渐缩小,渐渐开始靠近魔宫。靠近魔王们的休息区域。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家伙似乎在靠近拉提亚休息的地方!”

  梅里亚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小声应道:“没错,这里我白天还是来过的,不过拉提亚那里已经加派了三倍的守卫,黑帝的亲卫也在那,难道他打算硬闯?”

  “不会,我想他还没蠢到要惊动黑帝和所有魔王的地步。”

  “那他……”

  “就是说他有不惊动所有人也能达成愿望的办法,我们走这边。”

  罗本忽然拉着梅里亚拐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梅里亚顿时愣住,“我们怎么……”

  “嘘……前面有魔神的气息在盘旋,那个家伙被挡住了,我们从另一边过去,先到拉提亚那等着他。”

  “等……真的要和他面对面吗?喂……等……”

  梅里亚的抗议好无效果,罗本拉着她瞬间提高了速度,风一样的穿过曲折的路径,之后从那栋高大建筑的后花园院墙翻了进去,一路畅通无阻,最后游墙而上,从一扇通气的小窗子进入了建筑。

  双脚踏在地上,梅里亚依旧感觉自己如坠五里雾中,刚才进来的时候,自己起码亲眼看到了二十个以上的守卫,有一些甚至就在身边走过,甚至一个亲卫的目光一直看着这边,可是却没有发现告诉移动的自己。

  “罗本……你这种潜行的本事是怎么来的?”梅里亚看看走廊,这里似乎没有人,忍不住惊讶的小声问。

  “逃跑和潜行,小人物的看家本领,这没什么好稀奇的,不要说话,我们现在要去迎接那个家伙了。

  “你有什么打算吗?”

  “暂时还没有,笨蛋,别说话。”

  梅里亚气闷,显然对方的隐匿手段相当高明,说话这种小事根本无关紧要,居然敢骂自己是笨蛋……

  罗本和梅里亚在走廊上静静的走着,梅里亚也不知道罗本要去哪,偶尔遇到守卫来回巡视,罗本也根本无视这些守卫的存在,拉着自己,无声无息的向前走。

  每到这个时候梅里亚就感觉又是紧张又是刺激,抬手看时,自己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手,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和双腿,但是自己明明就在那,甚至自己还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但就算那些守卫和自己擦肩而过,却依旧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终于,罗本在两扇厚实的棕色木质大门前停了下来。

  “这也是宴会厅。”梅里亚瞧了瞧周围,肯定的判断。

  罗本点点头,看看左右没人,伸手在大门上轻轻按了按,慢慢收回手时,厚重的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

  和梅里亚一起溜进去,将大门关好,罗本这才松了口气,看了看这个偌大的宴会厅,指了指一个角落,“我们先去躲着。那个家伙很快就要到这了。”

  “你确定他会从这进来?”

  “当然,他已经在爬墙了,快!”罗本拉着梅里亚迅速躲到了隔间的红色幕帘后,两人都是目不转睛的望着窗外。

  偌大的宴会厅安安静静,梅里亚隐隐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暗淡的月光透过宴会厅对外巨大的落地窗透射进来,安宁和祥和,但却也诡异的让巨大的空间内黑白更加分明,平添了几分诡异。

  忽然间,一道红色的影子好像云雾一样从下面升起。迅速的在巨大的窗子上蠕动扭曲,并飞快的向边角的小透气窗冲去。

  梅里亚心中暗惊,这团暗红色的云雾无声无息的穿过那道小窗进入了宴会厅,轻飘飘落地,蠕动几下从地上猛的站起。瞬间恢复成了那道暗红色的人影模样。

  借着月光,梅里亚这才能仔细的打量静静停在那的这个影子。

  说他是影子。因为他看起来并不像是具有真实的**。从刚才的透过小窗的动作也可以看出这一点。

  这个家伙的面孔罩在月光的阴影下,根本看不真切,但从他脖子以上完全是一片暗影来看,恐怕正面看过去也看不到面孔。

  枯草似的黑发披散在身上宽大破旧的暗红色袍子上,袍子下却没有脚。

  暗红色的袍子在暗淡的月光下闪烁着诡异的微光,宴会厅里寂静无风。但那袍子却自己缓缓而动。

  静静的飘在那,似乎只是一个黑色的虚影和一件暗红色的袍子,来者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他在找拉提亚的住处。正在用奇诡的力量的搜索。”罗本忽然在梅里亚耳边小声说。

  对于罗本稍显亲昵的举动有些不大适应,梅里亚把耳朵挪开一些,免得被热气呵的痒痒,小声回应道:“那我们怎么办?”

  “当然是……去打个招呼!要不然我们在这做什么?”罗本微微一笑,把头上的鬼面具拉了下来,同时也将梅里亚的面孔用面具罩上,“我们走!”

  梅里亚还没等反应已经被罗本拉着走出了出来。

  “哟~~夜色朦胧,是个散步的好时候。”罗本笑眯眯的说着,虽然别人看不到他的笑脸。

  那红色的影子听到声音猛的一抖,身体瞬间化作红雾就要向后撞去,但这个动作在他看清眼前的来者时却停住了。

  “你们……是谁?”红色的影子已经挨上了窗子,身影却逐渐清晰,重新露出了身体轮廓,一片黑影的面孔对着罗本和梅里亚,显然对这两个身着宽大黑袍,脸上还罩着鬼面具的家伙颇有怀疑。

  十分显然的是,如果是这里的守卫,那么似乎完全不必是这副见不得人的打扮。

  罗本听着这个暗红色影子的声音就好像机械中挤出来的一样,显然对方的声音经过了魔法阵扭曲,当然……罗本使用的也不是自己的声音,而是一种更加尖细,十分像女人,或者说……是沙罗克的声音。

  “这个问题似乎应该由我们来问,你深夜闯到这里是要做什么?要知道拉提亚魔王现在可是重要的证人,受到全面的保护,你这样来到这难道是想对他不利,哦……还是说你就是那个袭击拉提亚魔王的袭击者。”

  红色的虚影发出了难听的笑声,“似乎,并不是只是我自己怀着不良的目的来到这里,你们……这种鬼鬼祟祟的打扮又是为了什么?还有……你这个声音。”

  罗本轻声一笑,“我们的打扮只是不想被识破身份而已,可不像你一样带有卑鄙的目的,怎么……你认识这个声音吗?哦……那我是不是可以猜测一下你的真实身份。”

  对面的红色虚影沉默下来,良久沉声问道:“你想怎么样?在这里……我们暴露的话可都没有好处。”

  罗本心中已经更加肯定面前这个家伙就是比格,虽然不知道他使用什么办法让他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但现在的魔界,还能记住沙罗克声音的已经屈指可数,当初他怂恿并且陷害沙罗克,想必这才对沙罗克的声音如此敏感。

  “很遗憾,我想我们至少不会害怕这件事,而万一所有人都来到这里的话,无法解释自己的身份和立场。可能只有你一个,我尊敬的……比格魔王!”

  暗红色的虚影不为所动,只是冷笑的说道:“看来你已经为我想好一个身份了,那你接下来准备说什么呢?我想……可以解释自己身份的你似乎不会说出什么忠于魔界和黑帝的话来,这真是可笑。”

  “嘿嘿……的确,我似乎也不是什么品性兼良的家伙,在这点上我们倒是有相同点,不过……现在优势在这边,我尊敬的比格魔王,你的身份可已经并不是秘密了。”

  “是吗?”暗红色的虚影似乎波动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比格呢?”

  “啊……这并不需要证明什么,我只是知道就可以了,然后……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价钱了。”

  “价钱?”暗红色的虚影声音微变,“难道你打算用这种毫无来由的猜测威胁我?这真是再好笑不过的事了。”

  罗本轻轻说道:“你要清楚的是,只要这里有了什么动静。黑帝立刻就会赶来,那么你也就没什么逃走的机会了。这副打扮……肯定是要被认定为袭击者吧。”

  “你……知道关于袭击者的描述?”

  “我们不必假装什么。今天站在这里的,只可能都是知情人而已,而且黑帝恐怕已经认定袭击者就在北方魔王之中,所以你最好还是乖乖听话,否则……我保证我们可以没事,而你。则要被碎尸万段。”

  “是吗?这似乎是不错的威胁,那我倒是还有一点时间,你不妨说说你所谓的价钱。”

  梅里亚在罗本身边,微微的。不可抑制的开始呼吸急速起来,因为梅里亚明显的感觉到了空气里那股让人窒息的味道,不论是罗本,还是对面那个很可能是比格的神秘人物都已经开始暗暗的积蓄能量,似乎就要动手一般。

  “我……想要你的命!”

  梅里亚心中如遭重击,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罗本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空气中的气氛凛然绷紧。

  在一瞬间,梅里亚感觉空气似乎变的粘稠起来,自己无法呼吸,一切似乎都开始放慢,时间的痕迹如同可以被看到一样,整个世界,慢慢的,似乎在凝固……

  梅里亚发现不知何时黑色的气息已经爬上了自己的身体,紧紧包裹着自己,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好像这粘稠空气中一只无力的小虫。

  那道暗红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近前,仿佛跳过了空间,突兀的出现在这里,宽大的红色斗篷迎头罩来。

  梅里亚双目放大,想要发声,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自己的意识似乎变得没有以前迅捷,身体也无法控制,就在那红色的斗篷快要临近身体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伸来,一拉自己的手臂,将自己轻飘飘的带走。

  感觉世界似乎在翻滚的梅里亚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窗边,暗淡的月光投在自己脸上,自己似乎能清晰的看到月光光芒中那些不均匀的部分。

  自己……可以看到月光的纹理?梅里亚大为吃惊。

  “看来,你还是个急性子。”罗本出声。

  在罗本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梅里亚感觉身体上什么力量陡然消失,整个世界再次鲜活起来,变成了自己认识的那个世界……

  空气不在粘稠,自己可以呼吸,身体也可以自如行动……再看那暗淡的月光,已经再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梅里亚觉得自己背脊上似乎凉飕飕的……刚才,似乎是罗本对自己做了什么,但自己却茫然不知,但刚才那种经历……却真的一点都不好受。

  如今自己和罗本站在床边,倒是那个暗红色的虚影冲到了靠近大门的地方,正慢慢的转过身来,失去了月光的照耀,这个家伙看起来只剩下暗红色的斗篷飘在地面上,怎么看怎么诡异。

  “果然不是小角色。”暗红的虚影笑声依旧难听,斗篷轻轻的抖了几下,一样东西从斗篷上悄然滑落,慢慢的落到了他前面月光照耀的地面上。

  那是一缕黑色的布条。

  梅里亚见了心中一紧,仔细打量身上,这才发现自己肩头处的斗篷破了一块,那条黑布就是从自己身上撕下去的!

  可……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又是怎么样……梅里亚全然不知,心中不觉更是发寒,不由自主的靠近了罗本一些,梅里亚明白,现在这个状况已经不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了。

  “我可没说过我是什么小角色。”

  对面的暗红色影子似乎开始有点迟疑,沉声说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想要我命的话,似乎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你现身在这,到底……想要我怎么样?还有……你到底,是谁?以及……你身后的那个家伙,那个……是活着的吗?还是你拿来做障眼法的?”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我会将你的命留下,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

  暗红色的虚影有些恼怒,“好吧……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低声咆哮着,暗红色的虚影身上的斗篷膨胀起来,随即扭曲在一起。化作一道红色的雾气向着罗本撞了过来。

  梅里亚顿时神经收紧,正准备迎敌。却发现世界似乎再度粘稠起来。自己的意识变得迟钝,身体不受控制,身上又浮起了黑色的气息。

  努力想要做什么,梅里亚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一下,甚至呼吸一次都变得十分艰难而缓慢,没等自己有过多的想法。黑色的气息已经狂潮一样淹没自己,一切都被黑色的气息笼罩起来。

  罗本拖着梅里亚,全身黑色气息大涨,隐隐凝聚成一个黑色的高大人形形态。迎着撞来的暗红色雾气发出了无声的怒吼,狠狠一拳砸了过去。

  黑气的气息撞进红色的雾气中,那原本没有形体的红色雾气猛的一颤,好像被雷电击中一样扭曲起来,随着那黑色人形另一拳再次砸进红色雾气中,这团红色的雾气好像一只皮球般被砸飞了出去。

  重重的撞在墙上,这团红色的雾气却凝而未散,甚至撞在墙上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无声的再次凝聚,浮现出暗红色的虚影。

  “没想到……居然可以看到我的本体。”暗红的虚影似乎有些惊讶。

  “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以为掩藏的很好,但在我看来……那不过是拿一片树叶遮挡你那比屁股还大三圈的丑脸而已。”罗本的声音从黑色气息凝结成的人形中轻快的传来。

  “很奇怪的力量……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真的是那个家伙吗?”

  罗本嘿嘿一笑,“比格,你心虚了吗?还是说你打算为当年的事道歉,但就算你跪下来舔我的脚趾,恐怕我也不会原谅你的,你只应该下地狱,灵魂用受地狱之火的煎熬。”

  惟妙惟肖的学着沙罗克的口吻,罗本说的异常开心。

  “是吗?”暗红的虚影有些嘲弄,“既然这样,我倒是放心了,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又知道些什么,可你现在还藏头露尾,这可真是让我怀疑,现在我就把你那该死的面具摘下来,看看……下面到底有些什么!?”

  话音未落,暗红的虚影已经猛冲过来,和之前不同,这一次他的形态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暗红的斗篷下露出了阴影似的双腿,斗篷两边也伸出了粗壮的影子般的手臂,凶猛扑来,完全是一副要近身肉搏的架势。

  罗本在黑色的气息中转手紧紧搂住了梅里亚的腰,这让梅里亚顿时感觉不自然起来,“你……”

  罗本迅速说道:“抓紧了!这可是危险的工作!”

  梅里亚没等回话,人已经凌空被带起,那种空气粘稠,时间停顿的感觉再次袭来……

  偌大的宴会厅瞬间变成了两个奇怪对手的比武场,身着暗红斗篷,全身如墨的袭击者身体上浮现出了暗红色的血光,而罗本散发出的黑色气息凝结成的高大人型则在黑暗中有些看不真切,似乎要把周围的光都吸进身体。

  两道身影在宴会厅中急速的闪烁,交错,凶狠的互相攻击着,没人使用魔法,也没有极具破坏性的斗气招数,两人将全部力量集中在细小的范围内。激烈的对拼。

  红黑两道影子好像两道光芒在偌大的大厅中纠缠游走,空气里不时传来沉闷的碰撞声,随着两道影子不断碰撞交错,大厅里的东西也渐渐被毁坏殆尽,墙壁,地面上开始出现巨大的裂缝和破碎的痕迹。

  不过诡异的是,宴会厅冲着外面的巨大落地窗子却安然无恙,通往走廊的两道大门和一道小门也没有出现任何破损,而且就算有任何碰撞,任何东西被破坏。一切声音好像被什么吸收了一样,才刚刚发出就已经消失,宴会厅内一片狼藉的疯狂景象,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黑红两道影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对拼也越来越凶。现在天花板上已经开始有碎块脱落,那硕大的吊灯正摇摇欲坠。

  慢慢的。黑色的影子似乎有些着招架不住。被那暗红色影子逼的节节败退,两道影子纠缠不休,从地面弹起到那吊灯上闪电似的交错几次又飞向别处……那吊灯却已经承受不住力量的极度摧残,摇晃几下,霍然砸了下来。

  直径足有二十米的巨大吊灯山一样砸下来,轰然落地。不知道多少魔法冰晶崩碎飞溅,一时间火花乱跳。

  唯一一次,几乎被破坏殆尽的宴会大厅发出了声响。

  “轰隆!!!”

  巨大的吊灯砸在地面上的声音震耳欲聋,强劲的撞击力让整个楼层都抖了一下。宴会厅的落地窗跟着哗哗的响了起来。

  正在追击的暗红虚影猛的停下来,扭头看了一眼砸在地上,不知道摔出多少魔法晶块的吊灯,不由怒喝一声,“你这卑鄙的家伙!”

  罗本有些气喘,趁着这短暂的空隙已经远离了暗红的虚影,“嘿嘿,看来我们今天只能结束了,但愿你不会被黑帝逮个正着。”

  怒喝一声,暗红色的虚影再不犹豫,狂风般向外冲去,撞碎宴会厅的窗子,瞬间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紧随其后的,无数人声和脚步声响了起来,听到动静的警卫已经迅速做出了反应。

  短暂的,宴会大厅里安静了下来,罗本喘着气,浑身的黑色气息渐渐收敛,那个凝结出的人型也随之消失。

  转头,罗本拍了拍梅里亚的脸蛋,“喂,你不要发傻,我们可要立刻跑路,黑帝的人马上就要来抓我们了。”

  梅里亚似乎这才从一种极度痛苦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脸色瞬间涨的通红,剧烈的咳嗽起来,额头上一片冷汗。

  罗本松开她的腰,歉意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帮她顺了顺气,“抱歉,你肯定还不习惯这个,我当时也是有一种溺水的感觉,我也是临时才决定用这个的,没有事先和你商量,嗯……不过我想着也算是个不错的体验,因为……”

  剧烈咳嗽的梅里亚一把抓住罗本的胳膊,喘着粗气说道:“蠢货,还解释什么,我们快逃!”

  罗本一笑,“很高兴你立刻就抓到重点了,不过我们现在出去的话肯定会被立刻抓住的,需要有人帮我们引开敌人的注意力。”

  “还有人帮我们?”梅里亚吃惊。

  “啊,是的。”罗本抬起手,手掌心上有一个不大的小魔法阵,轻轻按一下,说道,“虽然他不怎么情愿。”

  “轰!!”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在不愿的地方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在光柱中还有一个黑色的影子被放大到半空,黑色影子般的身体,暗红色的斗篷……正事刚才已经消失的家伙。

  顿时,外面嘈杂的声音大部分都向那道光影的方向急速冲去。

  梅里亚目瞪口呆。

  罗本看看手掌心那已经暗淡的魔法阵,嘿嘿笑道:“刚才战斗的时候放到你家伙身上的,就知道肯定对我们有用,好啦!我们立刻离开这,返回自己的住处,我想黑帝传召我们的命令马上就要到达了,到时候不在的话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罗本闭目,似乎在感应周围的情况,但梅里亚却觉得自己完全没察觉到罗本身上有任何魔力波动散发出来。

  这惊疑不定,罗本一把抓住梅里亚的手,“好了!我们快走,有空隙!”

  梅里亚完全摸不到头脑的被罗本拉走,冲进黑暗里,听着耳边嘈杂的人声。脚步声,那些卫兵铠甲兵器碰撞声……

  似乎那些卫兵就在自己眼前一一闪过,甚至……梅里亚冷汗直冒的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几位魔王,虽然只是在眼前一闪而过。

  但很快,一切都被抛在了脑后,没人发现自己,没人来追自己……

  等梅里亚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临时入住的房间里了。

  “快,脱衣服,不……我是说把这袍子还给我!还有面具。我也要立刻回去才行。”

  梅里亚已经听到外面的人声靠近,身体一晃已经将这宽大的黑袍和面具脱下来,“你今天到底做了什么?”

  罗本拿过东西,飞快说道:“现在没时间解释,你现在只要穿上睡衣装作才醒过来的样子就可以了。我很快回来找你解释的,不要露出破绽!”

  还没等梅里亚追问。罗本已经消失在空气中。而这个时候,外面才传来急促的声音,“梅里亚大人,出事了!!”

  罗本不得不慨叹一下,自己这个人类魔王无论怎样在魔族的眼中都没有实际的地位,自己的住处在魔王们居住地的边缘地带。条件自然也不必强调,等自己迅速回到自己的住处时,这里还一片安静。

  自己没有随从也没有仆人,到现在还没人来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等罗本换了衣服。把头发揉皱,甚至等的无聊又找了点吃的吃完时,才有一队士兵风风火火的跑到了这里。

  “魔王大人!出大事了!!”

  这一夜又是喧闹不休。

  黑帝和魔王们齐齐出动,急速追捕那个出现的袭击者,不过让人遗憾的是那个家伙好像泥鳅一样根本抓不到什么行迹,除了开始的时候有一道光柱暴露了他的位置,他很快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等黑帝亲自出去搜索一番回来召集了所有的魔王到场时,那个家伙早消失的无影无踪,魔王们的搜捕一样一无所获。

  黑帝震怒,在黑帝和魔王们的眼皮底下,那个袭击者居然还敢出现,而且最后居然这样轻易的就溜走了,暴怒的黑帝大声斥责着警戒力量的不力,这让黑帝的亲卫和几位负责拉提亚守卫工作的魔王亡魂大冒。

  罗本并不在意黑帝的反应,罗本在意的是比格的动向。

  显然,那个暗红色的虚影十分可能就是比格本人,但他现在坐在那里,满脸的凝重,似乎在为这次的袭击事件担忧,丝毫也看不出什么破绽来,甚至那表情让罗本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东西。

  整个晚上黑帝都在为了这件事而发怒,聚集在一起的魔王们谁也不敢吭声,更没有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惹恼黑帝,直到天明也没有哪位魔王对这次事件说出些有意义的话来,倒是梅里亚被黑帝直接派到的拉提亚的居所收集可用的信息,之后梅里亚在那个被破坏殆尽的宴会大厅收集了半个晚上的痕迹,最后带回了一份不痛不痒,几乎没什么用的报告来。

  这自然又让黑帝怒气上涌,梅里亚也因此被狠狠的骂了一顿,还好……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

  折腾到日上三竿,黑帝才怒气冲冲的放魔王们离开,从所有得到的痕迹来看,袭击者是闯进了拉提亚的居住的那幢的房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宴会厅和神秘来客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之后仓混而逃,再然后……

  就没有再然后了,袭击者下落不明,而那个和袭击者激烈冲突的家伙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于这件事魔王们也都感到十分震惊,没想到对方敢在这个时候下手,这无异于是在对黑帝和魔王进行挑衅。

  在魔王们散去的第一时间,罗本立刻又来到了梅里亚的住处。

  梅里亚正虚弱一样的软在椅子上喘气,忽然见罗本出现在自己眼前,但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一点都没有惊讶,反而指了指桌子,“给我倒杯水……我真的没力气了。”

  罗本端了一杯水来放到梅里亚手中,顺便在里面加了块糖,笑着问道:“怎么了?有气无力的样子。”

  “要是你忽然被一个奇怪的家伙拉去,然后经历了一晚上稀奇古怪的事,第二天还不得不保守秘密,还要面对严重的压力和质问。那种心脏要被挤出来的感觉绝对会让你一点力气都没有的……”

  罗本抓抓头,“抱歉,当时没时间解释,让你担心了,不过我现在过来,就是想向你解释一下当时发生的事。”

  梅里亚喝光了水,看看水杯里的糖块,用手拿出来丢进嘴里,咕哝着说道:“就怕你不仅仅是来解释的……”

  罗本给自己也倒了杯水,坐到梅里亚对面。问道:“怎么样?你觉得那个家伙是比格吗?”

  梅里亚看了罗本一眼,顺手将罗本手里还没喝的水抢了过来,摇头说道:“我可是什么都没看出来,那根本就一点都不像比格。”

  “一点都不?”

  梅里亚喝了口水,“非要说的话……那在后来露出了手臂和腿的时候。轮廓倒是稍有几分相似。”

  “我想,那个应该就是他了。所以我在近身战中才会那么吃亏。”罗本无奈的耸耸肩膀。“我可是一个魔法师来的。”

  “你这个魔法师可要让真正的魔法师惭愧死了。”梅里亚不住的摇头,“好了,现在告诉我吧,你到底都干了什么,忽然跑过去和对方冲突,这简直就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你不是说要从中取利,我可没看到任何利益可图。”

  罗本忍不住嘿嘿的笑了,“当然……我们还是有利可图的,这次我只不过是来做个标记。当然我知道这很难,最后还是使用了最后手段,和他直接接触,不过代价也不小,这个家伙的近身搏斗能力实在太过恐怖,要不是我使用诅咒之力,并且依靠魔法耍赖的话,恐怕脑袋就要被他拧下来了。”

  “哦?你昨天还使用了什么耍赖的魔法,那是什么?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不,你清楚的感觉到了。”

  梅里亚双眉动了一下,“你是说……那种时间的停滞感?”

  “是的,那是魔女们遗留下来的一种魔法,专为近身战斗的时候而使用的魔法。”

  “近身战的魔法?”梅里亚立刻来了兴趣。

  “简单的说,和精神强化法很类似,都是以强大的精神力作用在自己身上,算是一种对自己的祝福,只是这种办法更霸道而已。”

  “霸道到什么地步?”梅里亚双眼开始放光。

  “就是直接强化自己的精神意识,让自己的世界快速流动,相对的,外界的时间就会变慢,一切都会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梅里亚顿时一皱眉,“依靠精神力强化自己的精神。这就好像自己用力气把自己提起来一样,早被证明是不可能了,你不是再骗我吧?”

  “呵呵……现在魔女们办不到的事,古代魔女却大多习以为常,你相信生命死去后,还会完美的复活吗?”

  “那是不可能的。”

  “是的,但……古代的魔女可以做到这点,虽然……这个禁忌的魔法已经失传了。”

  梅里亚似乎信了几分,“那我……”

  “你受到了我的魔法影像,但你不是我的魔法作用的对象,你会感受到一部分魔法的效果,但只有一部分,你的精神并没有跟随魔法一起加快流动,所以感觉世界都慢了下来,自己的思维也迟钝了起来,我知道这感觉并不好,我开始时使用这魔法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事。”

  “好吧……你使用一些手段,拼了性命也要和那个家伙斗上一场,这是为什么?”

  罗本从怀里拿出了一卷魔法卷纸来,将卷纸展开,手指轻点纸面,纸面上渐渐的浮现出一个奇怪而简单的图案来,“梅里亚,现在我要交给你一项任务!”

  梅里亚吐了口气,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说道:“好,说吧,我就知道你不会只是来给我解释的!”(未完待续。。)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长生十万年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武道凌天重生之都市天尊承包大明他说的我都听我有无数神剑隋唐君子演义汉阙万象之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