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求证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求证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当沙罗克发现罗本一点也不绅士的半夜出现在自己床前时,没有生气,也没有和往常那样露出一股妩媚风情勾引罗本,而是干巴巴的笑了起来。レ♠思♥路♣客レ

  “哟……我的罗本小弟,你……看起来还不错嘛!”

  “嗯,看起来的确不错,起码还没有被什么奇怪的魔法挪动什么奇怪的地方去。”

  罗本一句话说的沙罗克头上冒出汗来,“呃……罗本小弟,姐姐偶尔也会失误的,这次……是个意外。”

  见沙罗克卷着床单跪坐在那,双手合十的低着头,只用眼神偷看自己,一副知错会改,请求宽恕似的可怜模样,忍不住笑了,罗本可不是回来兴师问罪的,只是想来打听一下沙罗克那个魔法的情况。

  “好吧,那这次就放过你,不过那个魔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沙罗克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立刻转身,神秘兮兮的捧出了一件东西放到了罗本的眼前,“就是这个了,是我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挖到的宝贝,当然了……自从被困在神界就没机会研究这种东西了,光是把它藏好就费尽了心机。”..

  罗本拿眼一瞧沙罗克拿出东西,顿时有一种无语的感觉。

  沙罗克捧出了一本书来,书的厚度和大小与现在的书籍差别很大,书籍更厚,也更细长,当然大小也没什么要紧,关键是这书籍已经泛黄,腐朽,从这展开的书页能看到两边的书页边缘早已经被岁月腐蚀掉了,只留下里面发黄的一部分,而且这东西表面被一层魔法光晕保护着,显然是脆弱到极限,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完全变成粉末。

  “就是这个。这个这个,快看!”沙罗克指着魔法书上的一处地方。

  沙罗克自己倒是很兴奋,但是罗本却很无奈,这书籍古老的已经要完全腐朽掉了,上面的文字更是从来都没见过,罗本真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怎么根据这么模糊的文字,还有残缺不全的记录进行施法的。

  要知道,魔法不完整的话,也就相当于施法者没有完全施法,或者施法的过程被打断。那可是会受到魔力反噬的。

  “沙罗克,你没受伤吧?这样的东西……你居然也拿来用!这很危险!”

  “啊~~~”沙罗克手捂胸口,一脸感动不已,“我的罗本小弟,我差点害死你。你居然还在担心姐姐,快来让姐姐抱抱。”

  “贱女人。我才一会不在。你就又开始发疯了。”一只素手从罗本身后伸出来,一把按住了扑过来的沙罗克面孔,将她又生生的给按了回去。

  沙罗克不由恼火,“谁让你进我的睡帐的?”

  来人除了碧瑞斯女王也不可能有别人,直接靠着罗本坐下,碧瑞斯女王将一个小包裹递给罗本。又和罗本耳语几句,这才对沙罗克说道:“我来这,你该感激我才对,要不是医生在这里。我可是宁死也不愿进这个让我觉得反胃的地方。”

  对于这两个女人三句话里两句话是吵架的关系,罗本倒是习以为常了,将那个小包裹收起来,无视掉聊个女人还在互相瞪眼,并且唇枪舌剑的在争吵的事实,罗本拉着碧瑞斯女王手,好像来亲戚家串门一样笑着开口,“关于这个魔法,还有什么更多的信息吗?”

  让罗本觉得十分遗憾的是,看来沙罗克的确也不是很明白这上面到底在说什么,之所以从这个魔法书上弄出了这个魔法,还是因为纵观整本书,就这个魔法中被破译的文字最多,相对的这个魔法保存下来的文字也更加完整一些,其余的……就没了。

  “这一定很古老很古老的魔法,可能追溯到众神时代,甚至在众神时代之前,这完全和我们现在使用的魔法是不一样的。”为了让罗本更加明白一些,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无辜一些,沙罗克滔滔不绝的说着,但……其实话里并没有太多实质xìng的内容。

  罗本自然也听得出来沙罗克对这魔法也是一知半解,从自己的戒指中翻了一阵,翻出一本比那本古老书籍还要厚的魔法书来递给了沙罗克,“这个给你,反正我劝你别捣鼓这本奇怪的东西也没用,这本魔法书里的魔法都是保命用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故,最起码可以用它先把小命保住,我可不想等我下次回来的时候到你的坟前拜祭。”

  沙罗克愣了愣。

  “别愣着,收起来吧,治疗鲁达的魔法卷大多都是你的吧?看来我还要找时间再做一批才行。”罗本自言自语。

  沙罗克小小的叹气,脸sè看起来稍显无奈,“真是可恶的男人……又想用这些小恩小惠来笼络我。”

  虽然嘴上说着不满的话,沙罗克却十分珍视的将罗本的魔法书拿到了手中,拍了拍封面,不无感激的笑了,“好吧,我会活到你下次回来的,“不过,你这是要去神界吗?”

  罗本一阵挠头,怎么好像谁都看得出自己要回神界呢?自己又没有在脑门上写这一点,“你也知道?”

  “刚才的包裹里有卡顿特有的食物,好像还有些别的,我想你是要带回神界给你的妻子们。”

  罗本脸sè微微一红。

  “幸福的女人们啊……”沙罗克摊摊手,随后脸sè一正,“但别忘了正事,这次我们击退了克里克,但是我们依旧没有太多时间喘息。”

  说着沙罗克指了指那本古老的魔法书籍,“我再研究一段时间,要是有结果最好,没有结果的话。”沙罗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我就准备先研究这个了。”

  罗本下意识的看了看沙罗克光滑平整的小腹,那里面装着从神界带回来的审判之箭,说道:“事到如今,你也不必把这样危险的东西留在身体里了吧,我们又不会抢这件东西。”

  沙罗克无奈的笑笑,“你以为我想?这东西吞进肚子去。再想拿出来可就有些困难了,我一直在准备,现在准备的也差不多了,你就不必管这件事了,到时候有了好消息会通知你。”

  罗本点点头,“那好,不过,关于鲁达……”

  沙罗克轻松的摆摆手,“你不用担心他,这个家伙被流放到魔界外域去你也知道。他活到现在,大部分的时间可不是作为一个魔族活着的,他对魔族没有多少归属感,倒是很喜欢现在人类大陆的生活,我会找时间和他说明一切的。我想他应该还是比较乐意留下都是敌人和异样目光的魔界,然后站到我们这边的。”

  “好吧。这件事只能拜托你了。我们等着那边的到来。”

  沙罗克一笑,“看来我们互相都有很多期待,这倒是不错。”

  罗本也笑了笑,“但愿我们最后的期待都不会落空,深夜打搅真是抱歉,但我马上就要离开。不得不来见你一面。”

  沙罗克对着罗本赶小狗似的挥了挥手,“啊,知道啦,现在该去哪去哪吧?下次再在深夜过来的话。记得不要让这个女人跟着,姐姐会好好招待你的。”

  “妄想。”碧瑞斯女王瞪了沙罗克一眼,拉起罗本向外走去,罗本只能无奈的对沙罗克挥挥手告别。

  罗本没去见尼娅,因为罗本感觉自己每次见到尼娅那种含情脉脉,痴心无比的眼神时就觉得压力巨大,也不知道尼娅什么时候会有些改变。

  辞别碧瑞斯女王,罗本趁着天sè未亮,一路飞到荒郊野外,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影响之后,找个一个还算平整的地方,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等……

  罗本并非在等什么人,而是等待自己的身体到达最佳状态,诅咒之力正慢慢的在罗本身体中沸腾起来。

  碧瑞斯女王说的不错,就算再怎么压制诅咒之力,xìng质依旧没有改变,这力量最终依旧会吞噬自己,让自己化为嗜血的恶魔,区别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而自己在现在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不使用这种力量,想要凭借忘记似的办法将这力量半永久xìng的压制无异于痴人说梦,唯一的办法……就是真正的掌控这力量,让它为自己所用。

  罗本知道这其实和痴人说梦也没有太多的区别,所有的记载中,凡事继承这力量的,无论多强大,无论使用了什么办法,最终都没能逃过发狂而死的结局,自己只是个小小的人类,却要掌控这种力量。

  但,自己却只有这样做而已!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深吸一口,罗本身上腾起了黑sè的气息,双手在半空猛的向下一压,地面轰然爆碎,无数道黑sè的光芒透出了出来,地面上一个黑sè的魔法阵急速形成,魔法纹路和符文中跳动着黑sè的火焰。

  一片黑光从魔法阵中升起,将罗本笼罩其中,黑sè的光芒一闪而逝,罗本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虚无空间的空间乱流依旧十分猛烈,罗本全身释放着黑sè的气息,好像一团黑火在虚无空间中急速穿梭,感觉着身体中不断扩张的诅咒之力,感觉着那种嗜血的冲动越来越接近临界线,罗本咬紧牙关支撑着,坚持着……

  神界。

  牙正倚窗而立,眼神里带着无奈和倦意,身后的桌子上摆着堆积如山的公文,各sè的卷纸,许多加着紧急火印的信件……但是牙对这些东西似乎一点都不关心。

  “战神大人,雷姆大人的特使已经在外面等候好一会了。”一个人影快步走进来,恭敬的对牙行礼,并说道。

  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直接问道:“没有其他要见我的人了吗?”

  洁西卡翻了翻手上的小本子,皱眉说道:“战神大人,昨天晚上,克里克大人的特使等候五天之后没有见到您,已经回去了,现在只有雷姆大人的特使还在。”

  牙叹了口气,“这个混蛋真是执着,这么想见我吗?乖乖向别人那样回去不就好了。”

  洁西卡低头说道:“战神大人,请赎属下直言,对方的特使不等您召见就自行离开,这是对您的侮辱,而……战神大人一直拖延见面的rì期。属下觉得……”

  牙满脸无奈,“好了好了……别这么一脸认真的说这些事,那些家伙没有一个是来办正事的,无外乎就是一副声讨的嘴脸,真有重要事情的话,我早就知道了,你瞧瞧,克里克现在人在人类大陆,但是她的部将居然派出了战神的特使,哎……”

  “这是假借战神的名义。在战争时期,应当斩首!”洁西卡脸上闪过一层杀气。

  “算啦算啦……”牙有气无力的说,“现在我是被所有人一致抵制,我们就忍气吞声好了,而且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留意人类大陆的战况。以及对那个人类罗本的防备。”

  说着,牙又叹了口气。“克里克这个惹祸jīng。这次她回来的话,我绝对饶不了她。”

  洁西卡沉默,对于牙的抱怨,洁西卡知道自己没什么说话的余地。

  瞧了瞧洁西卡,似乎还在等自己的命令,牙只好说道:“去告诉那个家伙。我很忙,今天没时间见他,让他改天再来。”

  “是。”

  洁西卡转身要走,牙忽然又叫住她。问道:“阿卡利斯最近在干什么,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阿卡利斯大人一直在追查那个人类罗本的下落,似乎有些蛛丝马迹,不过……属下并不知道详情,也可能……”洁西卡说着皱起了眉。

  牙无奈,“放心,阿卡利斯在正事上面还是很认真的,不会是跑到什么地方游手好闲去了,洁西卡……你年轻有为,但,凡事太认真了,轻松一点。”

  “属下的生命只还剩下一种意义,属下不敢大意。”洁西卡再次对牙行礼,慢慢的后退,转身离开。

  牙见洁西卡离开,轻轻吐了口气,“这个小姑娘脸sè可真是僵硬,嗯……和我以前差不多。”转头再次看向窗外,牙一笑,“安,我现在也进步很多了,更像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了吧?”

  “阿嚏!”

  在距离牙所在的战神殿西部一百多里的荒地中有一座废墟,一个身影从废墟中升起,没等站稳就被一个大大的喷嚏打的身体一晃,软到在了地上……

  罗本全身和面条一样软,浑身汗如雨下,瘫在地上实在是不想起来,这一路从虚无空间穿梭而来,没有使用任何其他的力量,一直在用诅咒之力抵抗空间乱流的影响,身体和jīng神的双重煎熬将罗本的体力和jīng力几乎都消耗殆尽。

  不过,罗本倒是发现了一件好事,虚无空间中强大的空间乱流倒是可以帮助自己压制诅咒之力的扩张,这让虚无空间成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修炼诅咒之力的场所。

  当然,万一在虚无空间出了什么问题话,那麻烦可不是一般的大。

  罗本觉得自己现在比死猪也强不了多少,全身虚脱一样的无力,可是,现在却没时间在这里休息。

  这地方是一处荒郊野外,而且这废墟也不是什么古老的建筑,而是以前一座小城的遗址,现在已经荒无人烟。

  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万一那个黑甲战士正巧卡着搜捕法阵从这路过,那自己可就要被抓个正着了。

  奋力爬了起来,罗本深深的呼吸,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将刚才已经沸腾的诅咒之力慢慢的压制下去。

  忽然间,罗本心中jǐng兆突生,空气里传来强大力量急速穿过的带起的波动。

  罗本抬头望去,这是一个倒塌大半的大房子,在露出的天空上,一点金光正急速扑下来。

  见鬼!是那个阿卡利斯!罗本浑身一个激灵,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缩到了墙边,心中大呼不妙,现在要是被阿卡利斯撞上的话,立刻想脱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如果使用诅咒之力的话,那么很可能会暴露身份,现在牙已经知道自己掌握着这种力量了。

  一道金光砸在了废弃的街道上,须发皆白的阿卡利斯龙行虎步的走了出来,双目如电,飞速的在周围扫视着。

  最终,阿卡利斯将目光锁定在了临街的一幢破旧房子上,犹豫了一下,身体一晃已经撞门而入。

  已经年久失修的破烂房子被阿卡利斯这一幢顿时抖了几下。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吱响声,墙壁似乎也多了几条裂缝。

  阿卡利斯目光凝重,这个破房子里的东西已经都被迁居的主人带走了,偌大的房间一览无遗,二楼几乎坍塌殆尽,也不可能藏着什么东西,这可以说空空如也。

  不过这却让阿卡利斯皱起了眉,“明明感觉这边有些不对的,难道弄错了?”

  这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什么的阿卡利斯忽然一愣,快步绕到房子里一只破缸之后。顿时双目放出光来。

  在这破缸后的地面上,虽然用屋子里的浮灰和干草匆匆掩饰了一下,但还是留下了明显的水渍。

  这荒郊野外,也没下过雨,哪里来的水渍?而且不难发现。这水渍形成的图案略chéngrén型,倒是好像有什么家伙在这里趴着的样子。而且是就在刚才。

  身形一晃。阿卡利斯冲天飞起,撞开屋顶到了半空,双目好像两把刀子一样在周围扫视着,看着整个废墟,看着周围天空的情况。

  但是一切安安静静,出了阿卡利斯撞飞的破砖烂瓦在地上滚动。周围再没有任何动静。

  “逃走了?”阿卡利斯皱起眉,想了一会果断的摇摇头,“不……应该是躲起来了。”

  目光锁定地上小小的城市,阿卡利斯眼中露出了杀机。

  须眉上扬。阿卡利斯浑身似乎被旋风包裹,一股沉重的压力向着地面的小城压了下去。

  小城似乎微微颤了一下,轰然爆响中,那个已经外泄的钟楼顶端好像遭到了什么重物的重牙而歪倒破碎,整个钟楼从上到下被挤的支离破碎,轰然倒了下去……

  阿卡利斯身上开始浮现出白sè的光芒,双手十指大张,对着小城的地面慢慢的挪动着,而小城中好像有一辆巨型的坦克在横冲直撞,大片大片的建筑被无形的重压压瘪,压的支离破碎,本来就已经成为废墟的小城在轰隆隆的巨响中,那些仅存的建筑也轰然倒塌,变成了破砖烂瓦。

  前后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小城内已经再没有高度超过五米事物,所有的东西都被无形的力量碾的粉碎。

  荒野的风将烟尘随即吹散,小城已经彻底的消失,只剩下变得的残骸,阿卡利斯在半空却是眉头越皱越深,这样的情况下,对方应该没有办法躲避才对,难道是自己猜错了,其实对方已经早离开这里。

  可那个痕迹显然是匆匆留下的,要是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为什么那么匆忙的掩饰痕迹?

  可,如果对方还藏在这里,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暴露痕迹,自己既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抵抗,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人在小城里活动,自己完全就是在拆一座空城。

  事到如今,阿卡利斯倒是有些后悔了,应该好好的查看一下那个痕迹然后再动手,现在自己把那个得来不易的痕迹彻底毁掉了,这可真是乌龙。

  不过,虽然怀疑那个痕迹,但阿卡利斯对自己的力量倒是更加相信一些,做到这个份上对方都没出现,那么绝对不会是躲在城里了,看来这次自己有些心急,反倒是有些耽误了时间,对方可能在自己做无用功的时候已经远远的离开了。

  叹了口气,阿卡利斯对手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无奈的离开了。

  阿卡利斯离开三分钟没到,废墟中传来了一阵破砖头烂瓦片的响声,一个满身尘土,辨不出脸sè的人推开身上的杂物,从废墟里坐了起来。

  “呸呸呸……”罗本用力的吐着嘴里的灰尘,“这个该死的老头,居然拆房子拆个没完没了。”

  站起身,罗本拍打着身上的灰尘,甩着头上的尘土,满心无奈的看了看阿卡利斯离去的方向,在风里传来的微妙震动中,阿卡利斯的确已经远离,看来他是彻底放弃了,自己现在很安全。

  但是罗本却暗暗庆幸,这次真的是走了大运。

  阿卡利斯自然不知道自己上次和牙一场大战后,jīng神意识开始可以和周围的环境共鸣,能做到一些十分奇怪的事情,像这种隐匿气息的手段实在是很简单。

  但罗本明白,这次自己没有被找到,最大的原因是阿卡利斯似乎没有带那个搜捕法阵的卷轴。要是那个东西在这里,恐怕自己就要倒霉了。

  可以掩饰自己散发的大部分能量气息,可以让自己和自然融为一体,但……对于神力气息的收敛一直还做不到完美,只能凭借苏和莉莉丝的祝福混在人群中,而在这荒郊野外就是最危险的时刻。

  以最快的速度找了一个不大的城市,然后罗本才算松了口气,洗了个澡,换下了那身满是尘土的衣服,先确定一下周围有没有危险。再确定一下自己恢复了一些力气,这才匆匆离开。

  罗本没有直接去牙那里打听情况,而是直奔菲特港。

  这一次罗本可是记住了天大的教训,到了菲特港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港口靠陆地一侧的人工森林里先布置了一个魔法传送阵。下一次再回神界的话就不必非要把目的地选在神迹之地那边了,而且以后再来往神迹之地和菲特港也方便了很多。

  当然。这个是要保密的。就算是在神界,私人假设的远程魔法传送阵也是被明令禁止的,虽然……很多魔法师都在背地里偷偷的这么干,甚至还有一些脑子不够灵光的魔法师在传送的时候跑到别人假设的传送点的事情发生过。

  如今,菲特港就是自己的家,罗本回到家。心情十分激动,蹑手蹑脚的摸到云海城堡原址边的巨大飞艇上,打算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不过罗本才从船舷露头,就看到了让自己意外的一幕。

  飞艇的甲板被更新了摆设。现在看起来更加宽阔了,在另一头的船舷边,一个不大的小姑娘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一身花衣,正踏着韵律十足的步子,舞动小巧的手掌,静静的跳舞……

  阳光下,小姑娘稚嫩的脸上满是认真,还带着几颗汗珠。

  小巧的身子好像在风里飘飞的蝴蝶,罗本一时看的出神,连身边忽然多了个人都没有发觉,直到一双手轻轻抱住了自己的头。

  “罗本,你再不上来,我就要把你当做小贼丢下去喽!”

  罗本还双手趴着船舷,只露出脑袋的看着对面小人的舞蹈,被搂住了脑袋,这才惊觉身边有人。

  “莎莎!”

  莎莎已经笑了一声,直接抱着罗本的头将他从船舷外抱了上来。

  罗本双脚着地,不由苦笑,“莎莎,我的脑袋快要被你扭下来了。”

  莎莎放开手,却是已经一声欢呼,再次扑到了罗本怀里,“罗本,你终于回来了。”

  罗本心有触动,抱着莎莎轻声说道:“啊,抱歉,上次只来得及给你们留了一封信,这次才能回来看你们。”

  “爸爸!!”

  没等罗本和莎莎说上几句话,一阵小碎步响起,罗本感到自己的腿被抱住,低头一瞧,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已经冲了过来,正满脸喜悦的仰起小脸看着自己。

  放开莎莎,罗本蹲下来将宝宝抱了起来,心中却总有些无奈,每一次看到宝宝,似乎这个小丫头都长大了好多,尤其是这一次。

  罗本一想到和自己宝贝女儿聚少离多,心里就酸酸的。

  “爸爸,你好慢哪……宝宝想你了哦。”嘟起小嘴,宝宝在罗本脸上亲了一下。

  罗本一时有些激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这时,一双小手也伸到了罗本眼前,“要是没有给宝宝带礼物,宝宝可就要生气了!”

  罗本手忙脚乱,跟忙从自己的戒指里拿出了当时碧瑞斯女王交给自己的包裹,“爸爸怎么可能忘记呢?”

  宝宝顿时双眼放光,看着这个和自己身体一半等大的包裹,小脸笑的好像一朵花。

  “妈妈……好重……”宝宝忽然发现这包裹沉重的有点超乎想象,立刻向莎莎求助。

  莎莎无奈,按了按宝宝的小鼻子,“今天的舞可没跳完呢,不许偷懒。”

  “是!谨遵母亲大人的命令!”宝宝顿时一脸认真,但然后身体依靠,却贴到了罗本身上,小手搭着罗本的肩膀,“可爸爸回来喽,宝宝还是先陪爸爸才是重要的。”

  莎莎哭笑不得。“罗本,你看宝宝,越来越调皮了……”

  “爸爸,你的老婆又欺负我……”

  罗本听的目瞪口呆,莎莎顿时脸一红,伸手向宝宝抓来,“你这个小混蛋!居然还敢告状!昨天你又变成芬妮的样子到处乱跑我还没说!”

  宝宝立刻一脸委屈的抱住罗本,“是芬妮妈妈说我可以zìyóu活动了的,我就稍微的变一下嘛……”

  咯咯笑着,在莎莎的手还没抓到自己之前。宝宝松开罗本,人飘到了半空,迅速向船舱溜去,落到地面上,回头笑嘻嘻的说都:“我去通知大家爸爸回来了。宝宝很乖哦……”

  说完,一溜烟的跑进船舱消失不见。

  莎莎又好气又好笑。回头看了罗本一眼。撅起嘴说道:“看,你的宝贝女儿平时乖巧的很,你一回来就变得无法无天了。”

  罗本苦笑,对于宝宝眼中的这个家庭,罗本还是很好理解的,在这个家中。梅斯是母老虎,宝宝最怕梅斯,芬妮是软柿子,宝宝最喜欢欺负芬妮。莎莎是存钱罐外加永久饭票,宝宝平时最喜欢腻着莎莎,某种意义上,最听莎莎的话,碧瑞斯女王则是宝宝无限憧憬,无限向往的大人形象,对于洛西,宝宝还没有太多的概念,但对于自己,印象则更加明确,那就是天大的保护伞,阿利亚算是关系最正常的亲人,宝宝一直都规规矩矩的将她当做姐姐,或许这也有阿利亚那种浑然天成,醉心歌舞不理外物的气质让宝宝分外向往的原因。

  毛毛,毛毛现在是宝宝的玩具……

  罗本忽然的归来让飞艇上一片欢腾。

  莎莎已经跑到城里去大肆购物了,说今天晚上准备来一顿丰盛的大餐,芬妮则是哭着喊着的找罗本告宝宝的状,这让罗本哭笑不得,梅斯……梅斯在数落宝宝。

  虽然家里似乎也不是一片平静,似乎比外面的情况还要复杂一些,不过罗本很喜欢,这就是自己的家,自己一直向往的宁静生活了。

  正在甲板上新加设的露天起居室和大家说着最近的事,阿利亚一身青sè长裙,衣袖极地,轻如薄烟般来到了罗本面前。

  罗本一愣,阿利亚刚才一直没出现,现在却明显经过了简单的打扮。

  阿利亚笑着,对罗本轻轻点头。

  罗本会意,将骑在自己脖子上的宝宝摘下来,说道:“一直都没有安稳的在家里呆上几天,这次倒是可以看看你学会了什么新的舞蹈。”

  阿利亚抿嘴一笑,微微后退两步,缓缓张开双臂,犹如一直展开翅膀的青sè蝴蝶。

  一直以来,罗本都很难找到语言来形容阿利亚,这个女孩是不幸的,但是自己一直不知道在她的眼中,在她的生命里这种不幸到底有多少分量,她不善交际,不利人情世故,清心寡yù,尽管天生孱弱,却依旧不惜代价的用无法说话的嗓音唱着常人无法想象美丽的歌,跳着人类无法企及的美丽舞蹈,从降生以来,这个女孩的生命力就只有歌舞。

  脚步如流云般轻盈流畅,身姿如风一般轻盈柔软,随意舒展,好像在半空轻舞的花瓣,罗本一直感觉这并非人类可以跳出的舞蹈,这或许只是一种纯粹上天的恩赐。

  一曲终了,阿利亚的歌声休止,双臂缓缓收拢,好像一朵盛开的美丽鲜花,缓缓的,羞涩的合拢了花瓣。

  站起身,抬头,阿利亚望着罗本,嫣然一笑,似乎在问自己跳的怎么样?

  罗本眉梢轻动,不知不觉,这个年幼的女孩明眸顾盼之间也已经有了美人的媚态,自己该考虑她的婚事了。

  当年老公爵鞠躬尽瘁,却没有为自己的后事留下后路,结果临终将阿利亚托付给了自己,虽然这个女孩肯定不会主动离开,但,自己还是要为她打算,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莎莎她们或许都因为和自己夫妻的关系会有寿命的延长,但阿利亚天生孱弱,就算自己强化了她的身体,但却没有办法延长她的生命,这一朵世间奇葩,绝对不能白白的在自己手中凋落。

  “很美……”罗本笑着回答阿利亚询问的眼神,“只是,和以前一样。看着看着我就失神了,没看到具体是什么样的舞姿,只知道很迷人。”

  阿利亚掩口一笑,面露羞涩。

  芬妮凑到罗本身边,不怀好意的说道:“比以前更会花言巧语了……你这个家伙可不要打阿利亚的主意。”

  “我哪敢。”罗本看着芬妮威胁的眼神一阵苦笑。

  阿利亚回开开心心的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去了,罗本不由扭过头来,很无奈的看了看自己身边,梅斯正坐在那,微微蹙着眉不断说着什么,在梅斯面前。宝宝垂头站在那,扭着自己的衣角,不时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自己。

  “梅斯……”罗本忍不住出声。

  梅斯转过头,“罗本,宝宝越来越不听话了。你可不要老是护着她。”

  罗本挠挠头,觉得讲道理自己肯定不是梅斯的对手。还是耍无赖来的实在。伸出手来,罗本捉住了梅斯的小手,笑着说道:“宝宝有错,可毕竟还是小孩子,不要老是数落她,我觉得……其实宝宝已经很乖了。”

  被罗本握住双手。感觉那和昔rì一样的温暖和轻轻揉捏,梅斯心中微微一荡,可宝宝就在眼前,还不是偷眼看自己。这让梅斯有些窘迫,轻轻挣了一下,却没挣开罗本的手,反而被对方抓的更紧了。

  梅斯无奈,只好瞪了宝宝一眼,“小坏蛋,今天先饶了你,下次再欺负芬妮我一定让你好看。”

  宝宝不仅没害怕,反而咧嘴咯咯笑了起来,跳上座位,伸出小手抱住梅斯的脖颈,亲热的亲了一下梅斯的脸颊,“妈妈最好了……宝宝最乖了……”

  说完,在梅斯无可奈何的眼神下,宝宝蹦蹦跳跳的逃跑了……

  “从小就调皮,长大一定耍无赖。”梅斯转过脸来嗔怪的看了罗本一眼,“宝宝肯定和你一模一样!”

  “是我女儿嘛!”罗本嘿嘿一笑,“而且,我看宝宝这个样子,倒是和我这个笨蛋不大像……”

  梅斯瞪起凤眼,“你是说我小时候又调皮又无赖喽?”

  罗本还没等说不,芬妮却从罗本身边探出头来,“是哦,姐姐小时候一肚子坏水,她自己出坏主意,却叫我却做坏事,结果我被骂的惨兮兮的,她却没事。”

  “哦?”罗本眨眨眼,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梅斯,“原来是这样!”

  梅斯顿时打开罗本的手,向芬妮就抓了过来,“好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东西,姐姐我在这里为你说话,你居然揭姐姐的短!”

  “罗本,救命!!”

  “罗本也救不了你!”

  两姐妹隔着罗本开始发动战争,罗本左摇右晃,后来发现似乎受伤最多的却是自己。

  伸出双手,一左一右,罗本把两个只顾着向自己脸上招呼的女人拦腰抱住,这才让自己免遭毒手,显然这两姐妹都在憋着笑,明显是在欺负自己而已。

  “我才一段时间不在家,你们两个就要翻出天去了!”

  梅斯和芬妮已经笑的软了,趴在罗本肩膀上呼呼喘气。

  看看芬妮,再看看梅斯,罗本也是无奈,不过罗本也是有点奇怪,从前向这种张牙舞爪般互相打闹的事情梅斯很少参与的,都是莎莎和芬妮滚成一团,但是现在看来,梅斯似乎也很熟练这个了……

  似乎看出罗本有点疑惑,梅斯很是认真的说道:“平时多笑一笑,多运动一下,可以减缓衰老哦。”

  罗本险些笑出来,梅斯一直都在纠结自己的年龄慢慢变大,却看不到自己依旧貌美如花的面孔,以及虽然有了四岁的女儿,却依旧让男人直流口水的xìng感身材。

  “好吧,那么我的老婆大人,这段时间你除了笑口常开,锻炼身体之外,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收获。”

  说起正事,梅斯眼中神光一闪,“罗本,我查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就等你回来去求证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长生十万年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武道凌天重生之都市天尊承包大明他说的我都听我有无数神剑隋唐君子演义汉阙万象之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