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狂宴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狂宴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魔宫的外壁已经燃起了大火,并且有急速蔓延的趋势,魔法结界被强大的雷电破坏之后,这座已经无比古老的建筑正在急速的崩溃。

  无数魔族在魔宫周围往来奔走,现在谁也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魔族已经不顾违犯命令在魔宫周围飞起,试图扑灭魔宫上正急速蔓延的雷火,不过这火焰就好像最顽强的蔓藤一样撕扯不断,水根本无法浇灭,天空的魔族在大声呼喊支援,地面的魔族乱成一团,魔宫里更是一片慌张混乱。

  没有谁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象征着魔王权威的魔宫忽然间恍如掉进了火坑,所有的魔族心里都在滋生着恐惧。

  碧瑞斯女王已经无暇顾及外面的情况,正以最快的速度顺着魔宫被劈出来的巨大坑洞飞下,从这位大洞的位置上来看……如果这个洞继续深入下去,那么必然会穿透地底……达到魔宫下隐秘的区域。

  “见鬼!!”碧瑞斯女王紧咬贝齿,心中稍有些慌乱,现在看来,这个洞无疑已经贯穿地底,而且……已经通到自己的地下实验室里,最糟糕的是……按照这个位置计算下去,那么……这个洞将会直通自己的魔法储物室!

  那里有自己才刚刚带回来,连多看一眼还都没来得及的宝贝!

  才刚刚把东西拿到手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道真的是巧合?可是……这未免太过巧合了吧?巧合的让人感觉就像是yīn谋一样!

  可是……谁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把魔宫破坏掉,把魔宫砸穿通到地底?难道真的是为了里面的东西?但……就算是为了里面的东西也没有理由破坏魔宫,这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而且……除了自己之外,只有一个人知道那件东西在地底实验室的那个位置!可是他没有理由这样做,他当时连多看一眼都没有,就好像那只是一块不值钱的烂石头一样就把那件东西交给自己,为的是在之后可以在自己的身上……

  想起白天的事情,没了临事时候硬撑的骨气,碧瑞斯女王顿时感觉有点心虚。那种情况……对于法师来说,真的差不多可以算是被看透摸遍了,回想起来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并且忍耐下来的……

  甩甩头,碧瑞斯女王把这纠缠不清的心思丢出了脑子。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确认事故的缘由,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

  一念想起罗本,碧瑞斯女王心头不由罩上了一层yīn霾,从魔宫破损的位置来看,自己安排地方秘密休息的客厅也已经被全毁了,那个家伙……如果死了的话……

  死了的话……对自己也不见得就是坏事,虽然看起来是个相当古怪的人类。不过……不过毕竟也只是人类而已,而且如果证明对方死掉了话,那么无论如何自己和对方的婚约父亲都不得不公布解除,那自己魔王的封号也说不定会随之恢复……

  这么来说,对方如果自然的,和自己毫无瓜葛的死掉,那么对自己倒是有不少好处的,似乎……从前自己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而如果对方这次没死的话……说不定也是一次机会……

  碧瑞斯女王心中蔓延着yīn冷的杀机……对方如果受了重伤的话,一旦现在找到他,以jīng神魔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他。那么……

  心中杀念翻涌,碧瑞斯女王的面孔显得狰狞起来,眼看这个大洞就要到了尽头,下面是黑漆漆的地底,一个翻身,碧瑞斯女王稳稳的落到了地上。

  倏然间,身体的动作让手臂一摆,轻微的疼痛感从小臂上传来,斜眼望去,碧瑞斯女王身体微微僵了一下。

  小臂上还缠着那个家伙留下来的奇怪治疗魔法卷轴。下面是自己长裙的袖口,虽然包裹的手法略显粗劣,却很紧实……温暖,在这黑暗冰冷的地下,这张魔法卷绕在自己的小臂上,闪烁着柔和的黄辉。

  皱皱眉。碧瑞斯女王收回了目光,四下打量一番,心顿时落到了深渊谷底,一应奇怪的想法全部轰然消散。

  从魔宫上方透下,洞穿地面的大洞果然贯穿了深深的底层,这里……已经去往地下实验室的通道里,看来这个那个大洞有些歪斜,要是直上直下的话恐怕会直接贯穿储物室。

  但,现在碧瑞斯女王没有时间感到侥幸,反而感觉浑身战栗。

  这条通道已经全毁,四周全是雷火肆虐过的痕迹,和外面魔宫被破坏的情况几乎没什么额两样,而前面……那通向地下实验室最后一道石门也已经被雷火击打的四分五裂……

  石门已经碎裂,但还有少部分是留在那里的,从残骸可以看到一点……那酥脆的石板上,隐隐小半个人形的破坏图案……就好像是谁一头撞破了那损坏的石门闯了进去一样。

  有人进入了自己的地下实验室!!碧瑞斯女王的心脏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不管现在是什么情况,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的结果是有人借助威力无穷的雷火闯进了自己的实验室……

  果然是奔着才拿回来的石板而来吗?碧瑞斯女王眉头紧缩,jīng神紧张到了极限,全神戒备的向前摸去……

  石门已经被雷火烧的酥脆,手摸上去还有些烫,而且一砰就好像白灰一样簌簌掉落。

  站在石门边上,碧瑞斯女王的jīng神力极速向石门后搜索一圈……什么都没有。

  轻轻侧身观看……大实验zhōngyāng这个准备室几乎也已经毁坏殆尽了,里面自己珍藏的文稿,研究记录,多年的魔法研究成果,一些实验标本,零零碎碎的小器件已经全毁,虽然不像石门这头那样被雷火烧的一片灰烬,但对于魔法研究来说,现在这里剩下的残骸已经不具有任何价值了……

  望着这副景象,碧瑞斯女王心在滴血,这个地下实验室建成多年。自己在这里倾注了无数的心血,没想到却遭到了这样的破坏,其中巨大多数东西注定要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那些都是无价的宝藏!

  “我一定要活剥了你的皮!将你的灵魂放到地狱的火焰中,让你尝尝永世煎熬的滋味儿!!”碧瑞斯女王心中狂怒。早把一切的因由归咎到那个闯入者的身上。

  再次确定准备室里没有危险后,碧瑞斯女王闪身而入,目光第一时间看向了储物室的大门,这一看之下,不由感觉身上的血液极速冲向脑子。

  准备室里的破坏程度对比外面来说已经轻微了许多,通向实验室其余四个区域的巨大石门保存都还算良好,虽然也是裂纹密布。但还没有被完全破坏,里面的东西想必也是保存完好,但……唯独储物室的大门上似乎被巨大的热能贯穿,上面烧了一个大洞,岩石现在还是一片火红的冒着热气……

  望着石门上那巨大的洞穴,碧瑞斯女王怒火渐渐熄灭,激动的情绪也渐渐的平稳……微微涨红的脸sè逐渐恢复原样,甚至苍白起来……

  冰冷的气息从碧瑞斯女王的身上弥散开来。白玉似的肌肤上似乎能看到实化的杀气在跳动,瞳仁紧缩,散发着凛凛寒光……

  站在这里。碧瑞斯女王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在储物室里有某种东西存在着……

  十分陌生的感觉,从未感觉到过这样的气息,从未感觉到过这样复杂难明的jīng神波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储物室里的那个家伙异常强大,强大到让自己感到战栗的程度……

  但……没人可以夺走自己的希望,没谁可以在自己抗拒宿命的道路上阻挠自己,如果有……那么就算是神,那么自己也必须踩着他的尸体走过去。

  浑身的魔力提升至极限。碧瑞斯女王轻声的吟唱了几句什么,从地面贯穿下来的巨大洞穴中响起了刺耳的风啸声,黑sè的雾气在碧瑞斯女王身上翻涌,闪闪的微光出现在了这漆黑的地底……碧瑞斯女王全身覆盖上了银sè的铠甲,魔王战铠已经披在身上。

  轻轻的,一步一步的。碧瑞斯女王向储物室的门口逼近。

  沉重而急促的喘息声渐渐的在空气中清晰了起来,碧瑞斯女王似乎能听到储物室里那个家伙正在吃力的呼吸着……听声音,不像是什么古怪的魔物。

  “呼……呼……”

  罗本坐在地上,大声的喘息着,胸口好像一个破风箱。

  浑身的骨头似乎都已经四分五裂,灼热的雷火也好像把所有的肉和内脏都烤熟了,罗本隐约能闻到自己的肉香味道。

  怀里,奄奄一息的女人却没有再受到任何伤害,这让罗本感到十分欣慰。

  黑sè的气息在罗本身上灵蛇般的狂舞着,隐约似乎在罗本背后凝成一个巨大的魔兽虚影……

  “呼……呼……这力量,果然……是要命的玩意儿。”罗本吃力的说着,自嘲的笑了笑。

  “医生……”碧瑞斯女王意识已经稍有些模糊,无助的伸出手来,两行清泪在眼角流下,“医生,到此……为止吧,求……求你了,不要……”

  罗本轻轻握住了碧瑞斯女王的手,嘿嘿笑道:“真不走运啊,现在似乎不是我们想停下就能停下的了,听见外面的雷声了吗?那个什么魔神的好像还没满意呢……”

  “医生……不要……不要了……”碧瑞斯女王伤心yù绝,“不值得……我不值得……”

  罗本咳了一声,转头吐掉了血水,不容置疑的说道:“在我身边陪伴我数百年的女人都不值得,那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去做……少说些话节省体力,才一解开你的限制就说个没完,女人干嘛总是这么爱说话……”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或许吧,但……”罗本感觉双臂乏力,甚至连紧紧抱着怀里哭泣的女人都有些困难,但还是尽力的将她抱起,背靠石墙缓缓的站了起来,“但现在我们可不是计较谁对谁错的时候,等过了这关,我会好好惩罚你的,所以……我们都要活着到那个时候才行。听……那个什么见鬼的魔神又在唠叨了,而且……似乎我们有客人已经到了门外。”

  猛然间,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灌进了巨大的地下储物室,储物室的四壁咔咔作响。石块崩裂,顶棚更是猛的向下凹陷了一块,碎石纷飞,所有的一切都剧烈的颤动起来。

  罗本脸上一变,“不会吧……”

  来不及细想,罗本双目圆睁,身上如烟似缕的黑sè气息如火焰爆发般疯狂飞涨而起。化作巨型的魔兽咆哮着向储物室的顶棚扑去,几乎就在同时,刺目的雷光已经劈透了岩石,狂猛的雷火贯穿储物室的顶棚直扑而下。

  刺眼的雷光再次覆盖了一切,罗本身上黑sè气息凝聚的巨大魔兽嘶声咆哮着抵御雷光的攻击,却显得有心无力,才一接触就被劈的四分五裂,庞大的黑sè气团炸裂开来。混合着雷光的爆发力量,狂猛的冲击波横扫整个巨大的储物室,储物室里那些正被雷火烧灼。数不胜数的储物架子被横扫出去,全部狠狠砸在了储物室外围的墙壁上,所有的一切撞的四分五裂,碧瑞斯女王耗费无数心血积攒的数以千万计的储备物品就此全部被毁……”

  而在远处,才刚刚靠近了储物室大门的碧瑞斯女王才察觉到不对,激烈刚猛的雷火和充满了强大yù望的暗黑气息已经破门而出,如巨石般把碧瑞斯女王撞飞了出去……

  天空之上黑云压城,霍霍雷光在浓厚的黑云中翻滚不休,响彻天际的雷声犹如神灵愤怒的呼喊,震的整个王城瑟瑟发抖。

  魔宫四周所有魔族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混乱之中。就在大家为魔宫被破坏,一时间又得不到女王命令而焦急的时候,如神灵的怒吼,又一道滚雷垂天落下,狠狠的劈在了魔宫之上,将那早已不堪重负的魔宫再次劈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时间地动山摇,魔宫周围的地面雷火乱滚,无数魔族为此受伤丧命。

  而象征魔王权威,象征魔神祝福的伟大魔宫,已经在咔咔作响中开始坍塌,第二道雷光劈下时,魔宫已经失去了魔法结界的保护,险些被直接震倒,大火极速弥漫,无数魔族纷纷逃出魔宫,而已经聚集到魔宫周围的上万魔法师却绝望的发现自己的魔法无法扑灭魔宫的大火……

  数万魔族战将,士兵,愣愣的站在地面上,或是飞在半空中,脸上全是恐惧,挣扎,难以置信……在魔宫的对面,巨大的王城中无数魔族居民遥望着魔宫燃起的大火,早已经跪拜在地,瑟瑟发抖的祈祷。

  “这是……魔神大人的愤怒。”不知是谁说了一声……所有的魔族兵将不由浑身发冷。

  “女王大人在哪?女王大人在哪里?”混乱中传出了大声的喊叫,混乱顿时更加大混乱。

  地底,巨大的储物室已经满地狼藉,没有任何东西幸存,全在狂暴的雷火中被破坏殆尽,周围雷火弥漫,照应着漆黑的岩石和满地的残骸,一如地狱的景象。

  罗本跪倒在地,深深的俯下身体,背后已经皮开肉绽,碧瑞斯女王被罗本紧紧护在怀里,紧紧的握着罗本的手,泪流如注。

  想要直起身体,罗本却发现自己似乎全身都快被烧成焦炭硬在那里了……

  就算一再动用诅咒之力,却依旧无法和天空那诡异的雷火抗衡,如今……自己似乎已经没有能力再呼唤那禁忌的力量,灵魂中,凄厉的呐喊和疯狂的嚎叫似乎要让自己发疯,黑暗中似乎有巨大的魔兽在凝视着自己,虽然雷火灼烧全身,但……冰冷却在身体上蔓延。

  疯狂的渴望从心底涌起,无边的yù望似乎要将自己吞没,鲜血,肉yù,权能……从未有过的疯狂渴望在心底海cháo般奔涌。

  力量……只要有无穷的力量,一切都会拥有!只要有无穷的力量,任何东西都能得到!

  心底,似乎有个巨大的声音在轰响,轰响在无穷力量的远方……

  呼唤那强大到力量吧,呼唤那伟大的力量,继续呼唤那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你会得到一切,你会得到一切你想要的……

  血……我渴望鲜血与杀戮!我想要痛苦的嘶叫和哭号……肉,我渴望yù望和血肉,我要那痛苦的呻吟。要那扭曲的**,要那绝望和恐惧的面孔,我要天空,我要大地……我要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无数的声音在脑海里轰响,犹如挤进了万千亡灵,疯狂的呐喊……

  罗本明白,自己已经撑不住了……

  诅咒的力量正在啃噬自己的灵魂,再次不加控制的使用那种力量自己的jīng神就会崩溃,到时……别说保护自己的碧儿,恐怕……自己第一个就会将她撕碎。

  回天无力……

  罗本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在面对真正伟大存在的时候,自己居然显得如此无力,紧紧是击到雷火就将自己逼到了这个地步,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碧儿……对不起,看来,我只能到此为止了……最终,也没能带你去好好看看人类大陆的风景,真是遗憾。”

  “医生……”碧瑞斯女王泪痕以干。紧紧抱着罗本,“对不起……我不该来,不该来的……”

  “啊……嘿嘿……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有你在身边我也很满足了,只是……真的对不起,莎莎……”

  罗本的话音才到一半,才被雷火劈出的巨大坑洞中,耀眼的雷光再次带着隆隆巨响劈下。

  嘴角轻轻一笑,罗本收紧了抱着碧瑞斯女王的手臂,已经无力再做抵抗……

  刺眼的强光在储物室内爆起,奇异的又极速弱了下去……

  罗本眼角抖了抖,不由抬起头来,瞬间愣在了那里。

  头顶。闪耀的雷光缠绕着三截巨大的石块正从那被劈开的大洞处升起,那三截石柱……正是在天岚草原地底神殿内发现的两根巨大门柱和一截横梁。

  罗本的眸子慢慢的缩了起来。

  滚滚雷光缠绕之下,这三截石柱早不似先前那黑沉沉的颜sè,而是散发着奇异的白sè光芒,无数诡异的字符光影从石块上飘飞而出,一时间半空中如樱花飘洒……

  不杀我吗?要拿走那石柱吗?拿走那石柱……比杀我这个逆神者还要紧急吗?

  一道雪亮的闪电在罗本心间划过。灵魂中那疯狂的呐喊声极速膨胀起来,瞳孔瞬间缩成了针孔,罗本的双眼化为了纯黑sè,只有瞳仁泛着白光,看起来无比诡异。

  一声疯狂的怒吼,罗本将碧瑞斯女王远远的抛开,双手向半空抓去,已经在罗本身体上几乎消散殆尽的黑sè气息再次疯狂的涌起,一道巨大的魔影冲天而起,犹如深渊恶魔般伸出了巨大的手掌一把抓住了半空那三截石柱中的一根,正是那截最短的横梁,也是距离罗本最近的一部分。

  “逆神者!!!!”

  天空中,狂雷滚滚,一个巨大的咆哮声从九天之上轰鸣而下,饱含狂怒和震惊。

  “神……都去死吧!!”罗本疯狂的吼叫,身躯极度后仰,双臂大张,身体中发出了恐怖的骨骼爆响,关节处骨茬刺出,鲜血飞溅,半空中那巨大的魔影一声咆哮,双臂化为巨大的黑镰狠狠的斩在了那连接横梁的金sè闪电上,顿时雷光爆裂,黑sè的气息暴雨般向四周激shè,连接那横梁的雷光在巨大的炸响中断裂,沉重的横梁直坠而下。

  才一脱离雷光的控制,半空中激shè的黑sè已经裹紧了那巨大的横梁,黑芒一闪,横梁已经消失无踪。

  被雷光劈开的巨大洞穴经过黑sè气息和雷电的爆炸又拓宽了一倍有余,整个地下储藏室的顶棚已经全部裂开了巨大的缝隙,看起来随时都可以能坍塌。

  罗本的周围落满了碎石,头顶那巨大的洞穴上雷光还在闪耀,剩下的那两节石柱依旧再极速升空,但罗本已经不再去管。

  在罗本的手上,一枚戒指闪烁的漆黑光芒正渐渐微弱下去……

  “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罗本猛然扬起头疯狂的大笑起来。

  望着天空极速远离自己而去的两截石柱,已经那远离自己的雷光,罗本的止住了笑声,理也不理身体有些部位诡异的扭曲,还有那支出身体骨骼造成伤口不断的流血,罗本嘴角咧开,眼内全是疯狂。

  “是神灵吗?哈哈哈……真是可笑!”罗本的声音低沉,隐隐带着回音。似乎无数个声音在一同说话,诡异至极。

  “东西我已经收起来了,就在我的戒指里,它连接在某个世界的某个空间。我死掉的话……那个地方就会永远成为秘密,哈哈哈哈……”

  天空上传来一连串的滚雷炸响,整个地下储物室被震的石块大批大批的脱落,有些地方已经彻底的崩溃。

  罗本站在那里,毫不在意周围的情况,依旧笑着,“杀死我吗?哈哈哈!不行了对吗?这东西对你很重要是吗?真可惜……现在他归我了!!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天空中。依旧乌云遮天,雷云滚滚,但却再没有雷光劈下……

  罗本笑了好久,身体一歪,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却是扭曲的腿部骨骼再不能支撑身体,已经彻底折断了。

  倒在地上,罗本的面容扭曲。却依旧再疯狂的笑着……笑着……渐渐的,声音微弱了下来……

  轻轻的,轻轻的脚步声来到了罗本的身边……浑身尘土。魔王战铠都有些微微破损,一只手臂无力耷拉在身边,指尖还在不断滴血的碧瑞斯女王来到了罗本身边。

  碧瑞斯女王神情有些呆滞,望着曾经摆满自己储藏品而现在全部荡然无存的储藏室,望着就要崩塌的地底空间,望着满地的狼藉,望着倒在自己脚下的罗本……

  “是……是你!!”碧瑞斯女王满眼绝望,一把将已经如一堆碎骨烂肉般的罗本从地上抓了起来,“我的东西呢!?我的东西在哪里?那些石柱呢?那些石柱在哪!!??”

  碧瑞斯女王疯狂的大吼,猛力的摇晃着罗本几乎破碎的身躯。而罗本已经再没了声音。

  “死了?”碧瑞斯女王神情激动,一时间也没去仔细探查罗本到底是死是说,一把抓住罗本碎裂的下巴大吼道:“就算是死了也要给我活过来!!给我说!!我的东西在哪!?”

  罗本完全沉默,破烂的身体上温度在随着无数伤口流出的血而极速流失……

  “真的死了……”碧瑞斯女王眼内寒芒闪烁,“死了话……我也能让你开口!!”

  浑身银光大盛,碧瑞斯女王抓紧罗本的身体。身上的银sè光芒顿时把罗本包裹,隐隐风啸似的凄厉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我倒要看看抓出你的灵魂后你会怎么给我解释现在的情况!!”碧瑞斯女王眼内寒光越来越强,直刺进罗本的身体。

  忽然的,罗本的身体抖动了一下……

  “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个搅的人神魔三界不得安宁的人类,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灵魂,到底…………”

  碧瑞斯女王的声音戛然而止,眼中寒芒极速缩了几分,眸子几乎缩小成了一个点,“这……这是什么?灵魂?”

  一股庞大的,杂乱的,难以形容的感觉冲进了碧瑞斯女王jīng神意识,这个已经身体支离破碎的男人身上,似乎盘踞着难以形容的巨大灵魂,嚎叫着,嘶吼着,那似乎根本不是一个灵魂,而是无数的灵魂融合在一起,混乱而狂暴……

  痛苦,悲伤,妒忌,虚荣,伪善,狡诈……无数的情感充斥着这个男人诡异的庞大灵魂中……

  “这……这是什么?”碧瑞斯女王身体一抖,研究灵魂魔法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灵魂……

  蓦地,一双眼在碧瑞斯女王面前缓缓睁开……

  碧瑞斯女王只感觉一道冰刺扎进了自己的身体,透骨的寒意直接从前胸穿到后背……

  “你……你……”碧瑞斯女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这个似乎已经已经死了的男人,居然又睁开了眼睛……

  纯黑的,没有一丝白sè的眼,诡异的带着无限的疯狂……

  “血……肉……”罗本张开已经骨骼错位,吱吱作响的嘴巴,喉咙里发出了厉鬼似的声音,那已经骨茬外刺,扭曲变形的手缓缓抬起,向近在眼前的碧瑞斯女王抓去。

  望着那抓来的手,碧瑞斯女王有种亡魂大冒的感觉,眼前这个怎么看都不会再有威胁的破烂皮囊现在连一个低等骷髅都算不上,起码骷髅兵还有完好的骨骼。但是……

  自从那双漆黑的眼睛睁开后,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感却笼罩着自己,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就算在神魔大战中面对战神的时候也未有过……

  “滚开!”碧瑞斯女王心中惊惧。松开抓着罗本的手,同时身上爆起一层黑光,顿时周围的所有东西被这层光幕卷起的强劲气流吹飞,连地上的重石都不例外。

  那只指头扭曲断裂,还在滴血的手,却稳稳的抓住了碧瑞斯女王的手腕……一层黑气从罗本身体上涌起,不仅挡开了碧瑞斯女王的攻击。更将她笼罩在了其内。

  碧瑞斯女王大吃一惊,猛的一抖手想把罗本摔出去,却感觉手臂上一阵彻骨剧痛传来,自己的手腕居然被对方生生捏断了……

  “见鬼!!”碧瑞斯女王心底生寒,现在再蠢也知道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儿了,这个已经能够完全变成厉鬼般的男人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再不犹豫,碧瑞斯女王浑身银光亮起,另一只手掌上如寒星般光芒闪耀狠狠的打在了罗本的头顶上。寒光顿时渗进了罗本的脑袋。

  “呃……”罗本的头被打的向后仰去,脖子发出了刺耳的嘎嘎响声,似乎骨头又断了几根。然而,眼内的疯狂之sè却丝毫不减。

  碧瑞斯女王不由额头冒了一层冷汗,刚才那可以直接击毁对方灵魂的攻击居然毫无效果……一进入对方的灵魂就消失了踪迹,就好像一点水滴掉落进了火海,瞬间被蒸发无形……

  “血……肉啊……”罗本僵硬的脖子转头,头顶着碧瑞斯女王的手又抬了回来……

  “呃……”碧瑞斯女王身体一抖,难以置信的望向了自己的手,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张开了嘴巴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找死!!”碧瑞斯女王勃然大怒,手上红光亮起,一道火光从手上炸开。强烈的爆炸顿时吞没了罗本和碧瑞斯女王的身影。

  炸起的火光和烟尘很快消散无形,准确的说是被缭绕在罗本身体周围的黑sè气息驱散了。

  碧瑞斯女王心底终于泛起了让自己不寒而栗的感觉……

  本该被炸飞脑袋,甚至身体也跟着四分五裂的男人却依旧站在自己的眼前,浑身支离破碎,似乎随时都会散架一样。

  但……刚才的爆炸却没让他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血……顺着白玉似的手缓缓流了下来,咯咯响声中。碧瑞斯女王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之指骨慢慢的被压扁,破碎……

  人类的牙齿居然可以咬碎魔族女王的骨头?碧瑞斯女王心中升起了荒诞的感觉。然而一瞬间,碧瑞斯女王的眼神落到了自己折断的手腕上……

  那手腕虽然还没完全康复,但……刚才就那样轻而易举的被这个人类的魔法师折断了……

  身体扭曲,浑身浴血,如恶魔般全黑的双眼……一手抓着自己的手腕,一边啃噬自己的手指……碧瑞斯女王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这如嗜血傀儡般的男人忽然间变得无比可怖。

  “咔嚓……”刺耳的裂响中,碧瑞斯女王失神的发现自己的两根指头已经被对方咬断。

  “血……肉……美味的血……肉……”

  碧瑞斯女王惊恐的望着对方大力的咀嚼自己的血肉,那双黑sè的眼睛似乎爆发出了惊人的yù望光芒。

  “给我滚!!”饱含怒意和惊恐的叫声里,碧瑞斯女王身上青光大涨,狂暴的风刀瞬间平地而起,形成了巨大的龙卷风狠狠的向外撞去。

  “血……肉……”疯狂而兴奋的嘶吼声在罗本口中发出,狂暴的风将周围的一切割碎,地面一层层的被削减……

  然而,罗本站在暴风之中死死的抓着碧瑞斯女王,浑身的血随着狂风飙飞,却依旧死死抓着碧瑞斯女王不放。

  “该死的东西!再不放手,我拆了你!!”见狂风只是吹的对方血液飞溅,全部能造成实质xìng的伤害,碧瑞斯女王心中更是惊惧,一手青芒闪动,直接向罗本的脖子切去。

  手还到罗本的脖子处,已经被迫停在了半空。罗本身上缭绕的黑气缠上了碧瑞斯女王的手臂,牢牢的将这支手钉在了半空中。

  碧瑞斯女王脸上已经毫无血sè,怔怔的望着罗本背后,“这……到底是什么?”

  罗本支离破碎的身体背后。一个巨大的虚影浮现在黑暗之中,不断的蠕动,变换形态……

  “咔!”罗本一口咬在了碧瑞斯女王的手臂上,但是这次却没能触碰到那梦寐以求的甜美血肉……

  碧瑞斯女王心中顿时大定,自己身上的魔王战铠可是魔界至宝,虽然自己这一套并不是专门为战斗而生的铠甲,很多地方不是完全覆盖身体。比如说手指,但……对付这样的家伙也该绰绰有余了,对方显然已经生命力耗尽,是亡灵也好,是任何什么怪物都好,绝对不会支撑很久的,而且现在魔宫外已经聚集了无数魔将,很快就会有人下到这里来探查情况。到时候绝对可以解决这个该死的东西……

  “咔……咔……”碧瑞斯女王安下心来,见对方狠狠的咬着自己的铠甲,不由心里发笑。用力挣扎一下却发现对方抓着自己的手异常有力,而且自己被那黑气气息笼罩在内,行动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你想得意就趁现在吧!很快我就要你的灵魂后悔曾经出生过!!”碧瑞斯女王满含恨意的喝到。

  牙齿近乎碎裂一半的罗本茫然抬起头,望着那银白sè的铠甲,一时间似乎有些失神。

  碧瑞斯女王不由皱眉,对方……看起来似乎在思考,可是一个已经疯狂如此的人真的能思考吗?

  “呃……”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从罗本的喉咙的响起,一串古怪的声音开始回响在空旷的巨大洞穴内。

  “契约召唤!!?”碧瑞斯女王一瞬间变了脸sè,“这不可能!!”

  黑sè的雾气从碧瑞斯女王的身上涌起,极速覆盖了她的身体。见到如此情景,碧瑞斯女王眼中全是绝望,“不可能!这不可能!!!”

  黑sè的雾气极速弥散,之后又极速消失……碧瑞斯女王身上的魔王战铠已经消失无踪。

  “当啷啷……”响声中,银白的铠甲跌落在旁边的地上,正是碧瑞斯女王的魔王战铠。

  “你……你可以召唤战铠?这……这……”碧瑞斯女王眼角狠狠的抽动。

  “血!!”罗本狂吼一声。一把将被黑sè气息笼罩的碧瑞斯女王扑到在地,狠狠的一口咬在了那白皙的脖颈上,顿时鲜血飞溅。

  痛呼一声,碧瑞斯女王魂飞天外,对方居然在吸自己的血,残缺的牙齿还在狠狠的向下咬着……

  到了这个关头,碧瑞斯女王也不在顾及什么,忍着脖颈的剧痛极速聚敛一切自己能聚敛的魔力,jīng神力,所有能依靠的力量全部向身边汇集……

  倏然间,碧瑞斯女王身体一僵,所有的动作,甚至连jīng神的运转都在那停滞了一瞬间,罗本身上翻腾的黑sè气息完全裹紧了碧瑞斯女王,如绳索般紧紧束缚住她的身体,在那一瞬间,碧瑞斯女王感觉自己似乎被生生从这个世界抽离出去,在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感觉不到其他的气息,无法聚集外界的力量,而且……jīng神力几乎被完全封锁,全身一动都不能动,甚至转动一下眼球,呼吸一次都无比困难……

  这……怎么可能?一个人类……怎么会有如此的力量?

  只有那啃噬自己脖颈的恐怖声响,只有那恶心而恐怖的触觉,只能看到那恶魔般的男人……

  “血……肉……”如恶魔一样的男人抬起头来,嘴角还在流淌着滚热的鲜血……

  衣衫被一把扯碎,碧瑞斯女王惊恐的发现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眼中透shè着疯狂的血腥……以及肉yù。

  “不……啊。”声音还在喉咙里就已经无法发出,身上的恶魔狂吼着猛压下来,下体撕裂般的灼热痛楚贯穿了整个身体,这痛楚甚至贯透灵魂……而自己,甚至连流露出痛苦的表情都无法出现……

  碧瑞斯女王陷入了绝望……那如恶魔般在自己身体上疯狂扭曲的男人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开始拼命撕扯自己饱满的胸rǔ……

  隆隆巨响中,天空雪亮的闪电再次落下,准确的劈在了地面上两个巨大洞口附近,炸起的巨大石块跌落坑洞,卡死在坑洞之间……

  巨大的地下洞穴里,最后点点亮光也随着两个洞穴的封死而消失……

  这里,只有一个恶魔的狂宴,以及一个女人无限的绝望……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承包大明他说的我都听我有无数神剑隋唐君子演义汉阙万象之主我家顾总又作死了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超凡黎明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