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一千零七章协议达成

第一千零七章协议达成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蠢事?”罗本不由大为不解,“我觉得……我这做的tǐng聪明的。”

  碧瑞斯女王无力的把手里的契约放到了罗本的头上,摇头道:“医生,你知道足够我们这么多军队消耗一个月的粮草到底是多少吗?”

  罗本把契约拿下来,果断的摇头,“不知道。”

  大大的叹了口气,碧瑞斯女王说道:“我就知道是这样……医生,你这次未免嘴巴张的太大了,真亏得你开的了这个口,要是我早知道你会提出这个条件,那我绝对不会让你去的,因为我认为你只要一开口,门g多可能就会暴怒的立马宰了你。”

  罗本脸sè白了一下,“说起来……我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他们的脸sè似乎的确不怎么好看。”

  “不只是不好看那么简单吧!”碧瑞斯女王苦笑。

  “怎么,你担心他们根本不会答应这件事情,只是在敷衍我?”罗本不由自主的皱起眉,这粮草的事情自己事先也没有考虑,可以说是临时想出来的注意,要是真在这件事情上出了差错,那这次的计划就被自己完全破坏了。”

  “那倒不是……”碧瑞斯女王轻轻摇头,“虽然这么多的粮草数量的确巨大,但是神族在我们的土地上一路捋掠而来,积累是很多的,这些东西还是拿得出的,尽管他们一定十分肉痛。我想要说的是,这样庞大的粮草,光是堆在那里都是一座山,我们……怎么处理呢?”

  罗本这回有些不明白了,“怎么处理?当然是拿回来用啊!碧儿,我们现在每天的食物都已经开始缩减了,现在士兵们还没有抗拒的声音,但是继续这样,军心浮动是难免的,我们继续这批粮草。”

  “我自然知道……我现在既没有酒喝,也没有肉吃,下面士兵们的情况肯定已经有些恶劣了,我们的确急需这批粮草,但……这粮草是哪来的,医生,我们怎么解释呢?”

  伸手夹住罗本的脸,碧瑞斯女王认真的说道:“这样多的粮草拿回来,神族是疯了不成?我们是不是应该说,我们抢了对方的重要物品,之后换回了我的战铠,顺便搞了点东西回来呢?”

  罗本嘴巴微微张大,“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你还没有考虑过,我知道……”碧瑞斯女王摆了摆手打断了罗本的话,“你要是讲其他的条件还可以,但是这个……却会暴lù我的行迹,父亲那里根本无从解释,。而且……现在我们就算是反悔也来不及了,那样的话只会让神族起疑,他们一旦开始怀疑到我们要换回铠甲的迫切心情,那么一切就都完了。”

  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碧瑞斯女王拉着罗本的脸说道:“医生,你这次可是做了一件让两边都感觉压力巨大的事情。”

  罗本也是苦笑,把碧瑞斯女王不轻不重拉扯自己面孔的手拿开,说道:“碧儿,你听我把话说完啊……不是每次我都做了事情就不管怎么处理的,对于这件事情,我还是有所考虑的。”

  “有所考虑?”碧瑞斯女王带着老大的怀疑看了罗本一眼,“你有什么考虑?”

  “喏……你看啊!我们这次的目的其实就是把战铠换回来,而且还是很急的,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黑帝知道,但是如果现在战铠被我们拿回来了,那么就一切好说了,对面是神族,他们说什么都不会有作证的效力的,只要战铠是实实在在的在我们手上就可可以了。”

  碧瑞斯女王有些没大听懂罗本的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本一笑,“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已经把战铠拿到手的话,那么……就不必再遮掩什么了,比如说抗命外出啊什么的,因为我们为此解决了现在我们最大的难题,这可是能转败为胜的巨大功劳!”

  碧瑞斯女王一脸讶然,“你是说……拿到粮草之后就直接运回来!并且说明这件事情!?”

  “对!”罗本点点头,“现在这件事情有一个不错的好处,那就是……貌似我要的粮草有些多了,所以战铠的事情倒是可以被良好的遮掩掉,我们对于战铠的事情只字不提,神族要是说起来的话我们也一口否认,而且……神族应该察觉不到我们是为了拿回战铠才做这些的,他们可能压根儿就不会再提这件事情。”

  碧瑞斯女王听了罗本的话不由陷入了沉思……

  良久,碧瑞斯女王不是很确定的说道:“你这样说,倒是也可行,但是……但是我们怎么解释影石的事情呢?这个东西关系重大,我们甚至都没有通知父亲就和神族sī下里进行了交换,恐怕父亲……”

  “这个我想不难,这个影石是神族很重要的东西,而且也应该是保密的,和神王进行沟通,在大战中随时接受指挥这样的事情似乎还从来没有过,而且知道现在我们也没有接到过关于这影石的任何消息,可见神族对此应该是极度保密的,我们只要随意的说一件比较重要,但是又不会影响特别巨大的东西就可以了,甚至……我们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和神族达成一定的协议,只要他们不提起,或者说遭到试探的时候说对我们有利的话,那么就不会穿帮。”

  “神族怎么可能帮我们?”碧瑞斯女王直接摇头。

  罗本耸耸肩膀,“这可不是帮忙,而是交易……就好像我们现在正在和神族做的事情一样,而且……我们现在还占据着优势,神族迫切的想要拿回影石,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我们比他们还迫切的想要拿回战铠,这就是谈判的资本,那一个月的粮草这是在这种情况来的。”

  碧瑞斯女王皱着眉思考了老半天,“这……这真的可行?”

  “我们可以在交易中使用契约限制,这样就不用担心了……”罗本十分轻松的笑笑。

  “这样……倒是可以把战铠的事情瞒过去,但是……我们依旧还是要因为违抗父亲的命令,sī自外出而受罚,而且……”碧瑞斯女王说着不由恶狠狠的瞪了罗本一眼,“这件事情当中我显然是你的同伙,那些该死的男人一定又会嚼舌根!”

  罗本呵呵笑着再次伸手搂紧碧瑞斯女王的小蛮腰说道:“好啦好啦……别为这个生气了,反正……反正那也是事实对不对。”

  “什么叫做事实!他们找女人就可以互相攀比吹嘘,凭什么我找个男人就要看他们的眼sè!!?”碧瑞斯女王有是怒气上涌。

  无奈的叹了口气,罗本认真的看着碧瑞斯女王说道:“碧儿,没有必要这样愤愤不平了,你现在做的这些事情,远比在意这样的小事要来的重要,你不就是……为了能大大方方的,以后不再被这奇怪的眼sè观看才走到今天这步棋的吗?什么时候你能堂堂正正的在黑帝和魔王们面前说,罗本是我喜欢的男人!我要为他生儿育女,什么时候……你才算成功了。”

  “鬼才想给你生儿育女!”碧瑞斯女王一个头槌砸到了罗本的脑门上,罗本吃痛,一个倒仰躺会了chuáng上。

  “我只是……只是,只是没生过而已,想体验一下……”碧瑞斯女王自顾的小声嘀咕,罗本听了这话差点没笑喷出来。

  翻了翻白眼,碧瑞斯女王不耐的说道:“笑够了没有,我们在说正经事呢!这件事情你真的有把握吗?”

  罗本忍住笑,说道:“我觉得没问题,只要我们和神族在交易中使用魔法契约把战铠的事情完全保密的抹掉,那么事情就好办了,虽然我们还是会受到处罚,但是我们拿到了全军紧急需要的粮草,这份大功足够抵罪了,而且我们抢眼表现无疑是会得到大大赞赏的。”

  “那……那到底该想些什么东西来代替那颗宝石呢?父亲要是知道我们拿神王指挥用的宝石换了一个月的粮草回来,非得立刻杀了我们不可。”

  罗本挠挠下巴,“嗯……这的确是个问题,我们得想个很合适的东西才行,话说我们这样做的话,其实很亏本的,这可宝石不还回去,神族很快就会陷入无指挥的状态,可能会恢复成以往的样子,我们说不定很容易就能打赢这场战争。”

  碧瑞斯女王懊恼的说道:“的确,但是在我们赢得这场战争之前,战铠的事情曝光,我们两个也都死定了!”

  “所以说真的很可惜啊……”罗本无奈的叹气,“不过也好,这样我们可以多加一些条件,碧儿你想想吧,我晚上的时候才过去,你想到什么条件就直接写下来,我一并带过去,我想不出意外的话神族都会答应的。”

  “你做什么去?”碧瑞斯女王明显在罗本的话里听出了偷懒的味道。

  “睡觉啊我的女王大人……昨晚几乎都没睡过。”罗本说着打了个哈欠。

  “猪!!”碧瑞斯女王现在已经十分理解猪的含义了……

  虽然嘴上不满,不过碧瑞斯女王倒是没去打扰罗本睡觉,自己坐在一边皱着眉开始思考气事情来,罗本受了伤,其实需要时间来疗伤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有不允许拿出大块的时间,碧瑞斯女王倒是希望罗本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能好好的休息。

  罗本倒是真的累了,不只是身体的劳累,心也十分疲惫,洛希的死让罗本的心情浮动巨大,大悲伤神,罗本很快就mímí糊糊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罗本发现窗外的天sè已经一片霞光,时间已近黄昏,不由微微一惊:毒雾已经消散了……

  “醒了?”碧瑞斯女王一直就坐在旁边,罗本才一睁开眼睛就已经察觉到了。

  “毒雾散了!”罗本不由直起身。

  “啊……不错,恐怕……明天天一亮父亲就会进攻了!”碧瑞斯女王脸sè有些僵硬,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说明可以留出来进行交易的时间只剩下今天晚上了,虽然现在已经和神族达成了一定的共识,但是一旦双方接触交战,那么铠甲丢失的情报就有可能通过各种渠道传到这边来,这个险罗本和碧瑞斯女王可都不敢去冒。

  罗本活动了一xxx体,感觉这一觉睡的十分舒服,脑子也清醒了很多,甩甩头,顿觉神精气爽。

  “怎么样,想要了没有,想好的话我现在就去了,尽可能的催促他们及早进行交易,如果他们早在调集粮草的话,现在也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如果把交易的时间拖到午夜,我想足够双方准备一些东西了。”

  “好吧……”碧瑞斯女王将一张纸递到了罗本的面前。

  哟,我只是说一下而已,你还真的都写在纸上了……罗本一阵哭笑不得,心想你这是有多少条件啊?展开手里的纸一看,罗本微微皱眉,眉头越皱越深,最后已经开始龇牙咧嘴……

  “碧儿,你这……不会是当真的吧?”

  “为什么不是当真的?”碧瑞斯女王奇怪的问道。

  “这……这琉璃酒杯,貌似不是军需品,人家可能没有啊……”

  “哼!他们洗劫了那么多的城市,鬼才知道到底有没有!就算没有也用别的类似的东西换吧,还有那些酒,必须要照办!我不信他们军队中没有酒!”

  自己酒量不怎样还整天吵着要喝酒……罗本暗暗摇头,这一整张纸全部都是日常使用的奢侈品……

  “这也算是jī怒他们……转移视线而已,要是没有,你就不要强求,尽快把其他的事情办妥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罗本微微一愣,碧瑞斯女王见到罗本这个样子不由哼声说道:“别以为我只知道享受,我这个女王也不是白做的。现在你记住,你这次从神族营地里拿出来的不是影石,而是一枚金顶!”

  “金顶!?”罗本有些茫然,“那是什么东西?”

  碧瑞斯女王狡黠的笑了笑,“说起这个玩意儿,还真没有太多的人知道,神族在大战中都会有一面巨大的旗帜,这面旗帜一般不会轻易竖起,只有在重要的战役,或者说是发动总攻时才会使用,这面旗是神族的士气所在。在这面旗的旗杆顶端,是一枚雕琢的异常精巧的金质尖顶,我见过一次,可惜后来被战神打退,没有抢到手。”

  “哦……”罗本了然。

  “没有了那金顶,神族的这面旗是打不起来的,可以说无形的士气就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在发动总攻和像这样的战场上见不到那面旗帜,神族的战士都会感到奇怪。”

  “用这个换一个月的粮草,说得过去吗?”罗本稍稍有些怀疑。

  “没关系……”碧瑞斯女王自信的说道:“首先这东西对神族的确十分重要,这是父亲和魔王们都清楚的事情,还有就是我们带回了一个月的粮草这个事实会打消许多的疑huò,而且,这粮草可以说是救急的,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疑问的,神族那边的话……虽然这粮草的数目十分巨大,但是和他们的总数量比起来一定也不算什么,拿出一小部分粮草换回士气,这完全说得过去。”

  “这么说……我们就是……”

  “我们就是要背起抗命外出和sī自处理这金顶两项罪名!不过抗命外出这个罪名对于魔王来说,真计较起来其实也不算什么,只是这金顶比较重要,sī自处理依旧会惹怒父亲,但这金顶是我们自己得来的,还换回了粮草……我想足够抵罪了,而且……还会有些盈余。”

  罗本一笑,“战铠的事情,也就完全没发生过了。”

  “那是当然!一切都是为了这个!”

  “好的!”罗本把那张写满了离谱条件的纸揣进怀里跳了chuáng,“那我现在就过去了,顺利的很快就会回来,等我的消息,顺便叫一些士兵准备好接手粮草。”

  “好!”

  罗本离开行宫,走出魔族军营后看着外面恢复了清明的天空心中一阵舒畅,郁结的心情不由好了许多。

  对着落日舒展了一xxx体,做了几次深呼吸,罗本拉起嘴角,轻轻的一笑,“好了!活着的人到底还是应该坚强的活下去,走吧!”

  迎接罗本的还是那个神将,看起来他现在已经开始驾轻就熟了,罗本随着他来到了那个营地,门g多很快就带着莫伊洛和科尼尔到了这里。

  “罗本魔王来的真早啊……”门g多看了一眼还没落下的日头。

  “呵呵……当然,这件事情还是及早处理的好,我们都着急嘛,女王对我说,战铠弄丢的话,恐怕黑帝那里不好交代,本来大战中就没有捞到什么功劳,这样的话在战后恐怕还要受到处罚。”

  门g多的脸sè立刻很难看,罗本的说法明显是建立在魔族把神族打败的基础上说的。

  “我看……女王是在惦记着这批粮草回去邀功吧!?”

  罗本笑笑,并不说话,心里倒是笑开了花:对方的注意力果然是被转移了,想必那破破烂烂的魔王战铠确实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虽然没说话,但是罗本倒是没闲着,慢慢的把碧瑞斯女王给自己的那张纸掏了出来。说实话,罗本并不大想把这些条件拿到门g多的面前,因为……罗本感觉稍稍有些丢人,大战之中双方杀的你死我活,然后这里居然向对方勒索奢侈品,哎……

  见罗本拿出的显然不是那份契约,门g多脸上多了一分警惕,“罗本魔王,这是……”

  罗本直接把手里的纸推到了门g多面前,“这个……是我回去说明情况后,女王提出的额外条件。”

  “额外条件!?”门g多的太阳xué明显跳了几下……

  “啊……不是很多……”罗本微微心虚的说道。

  门g多拿起这页纸飞快的看了起来,看完之后,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难看……“这……这就是那个女魔的条件!!?”

  门g多的手几乎要把这页纸给捏烂了……

  “啊……是的,的确是女王的条件,你看字迹就能看出来……”虽然知道碧瑞斯女王也是别有用心,但罗本还是忍不住的立刻把这些条件和自己划清关系。

  罗本十分明白,和碧瑞斯女王的这些条件相比,自己之前说的要粮草,要拿回战士们的骨灰,这些条件简直太容易被接受,太容易被理解了,与之相比,要上等羽绒制成规定尺寸的枕头,这就显得完全没法理解是不是……

  见门g多的脸上颇有就要怒火爆发的趋势,罗本不得不说道:“呃……我知道这可能……可能稍微难一些,但是,但是也请你明白,这个……这个,算是sī人交易吧,所以……总会有些sī人要求的,我想这样才更加符合我们的交易标准,另外,女王还嘱托我一件事情。”

  “还有!?”门g多双眼差点冒出火来。

  罗本赶紧说道:“这是关于我们交易的详细内容,关于影石,女王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当下,罗本把影石换成金顶的说法叙述了一遍。”

  很显然碧瑞斯女王纸上的条件把门g多气的不轻,再听了罗本的话后,门g多脸上的头都在一块一块的xxx,“罗本魔王!你真该庆幸……”

  “庆幸?”罗本很奇怪。

  “你该庆幸是你一个人来到我们这里谈条件,要是那个女魔敢走进我们军营半步!!”门g多的脸上杀机毕现。

  “呃……”罗本抓抓脸颊,“总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女王她……也是有许多的考虑之后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是吗?交换粮草换取功勋,还所要这些一看就是sī人的享用品,最后还要掩盖自己战铠被夺走的事实,虽然我一直认为那个女魔毫无廉耻之心,但是我今天总算见识到了,原来无耻还远远不止我了解的那样而已!”

  罗本被说的一阵脸红,这些事情里面,也就这纸上的条件是碧瑞斯女王是碧瑞斯女王自己写的,甚至最后用什么物件更换影石的说法也是自己提出来的,甚至还有使用魔法契约让神族和自己达成一致的想法,难道说……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就无耻了……

  “呃……啊哈哈,这个……就先不说这个了,总之呢……这些就是我们的条件了,不知道这次你们是不是还要商量一下呢?”

  “不用了!”门g多怒声答道:“我可不想再见到你的时候那个女魔拿来一本书一样厚的条件!那些东西我们可以答应!关于金顶的事情我们也可以答应!以魔法契约为约束,我们使用公平交易魔法进行交易,立刻!!马上!!”

  罗本心想这倒是不错,不过……目光转动,罗本看了看门g多身后的莫伊洛和科尼尔,这个决定是门g多做的,不知道他们两个会不会有意见。

  莫伊洛显然是一脸的鄙夷,根本不看罗本,科尼尔倒是有些玩味的望着罗本,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两个人在门g多直接作出决定之后都没有出声,看来也就是默许了。

  “那……好吧!既然门g多老将军您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就来先签契约好了。”罗本倒是觉得这样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碧瑞斯女王的这一纸条件倒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原本的契约只好作废,附加了碧瑞斯女王那一堆稀奇古怪的条件之后,罗本自己又拟好了一份契约,交给门g多他们三个反复的检查了之后,三位战神全部在上面郑重的签下了名字,罗本知道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定了下来,契约的力量是魔神和光明神共同信奉的力量准则,是绝对不能违背的。

  “好的,那么……这件事情就这样了。”罗本说着,把自己歪歪扭扭的名字也写到了契约上面,名字化为了焦黑的印记陷入了纸面,整个契约散发出一阵微光,契约成立。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契约还是归我保存了,反正签订好的契约在谁那里都一样。”罗本说着,也没给对方反驳的机会,直接把契约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门g多寒着脸说道:“这是当然的,那个女魔想要掩盖自己的过失,并且拼命的邀功,自然不会把契约留在我们这里做为不利的证据!”

  看来门g多怨念颇深哪……罗本对此也只有无奈……

  “那么现在我们说些具体的,你们……什么时候能准备好我们要的东西呢?”罗本抬头看了看魔族营地的方向,“毒雾已经散掉了,我想我们明天说不定会进攻的,这个交易的时间是不是能提前一些呢,要不然交易可能会变的困难。”

  “今天晚上!!”门g多冷冰冰的吐出了几个字。

  罗本心里一乐,这还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今天晚上进行交易的话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当下罗本点点头,“今天晚上的话……也好,虽然仓促了点,但是你们能拿得出东西,我们派人来拿还是比较轻松的,就是……这次的东西不用再加料了吧,上次物资储备营地的爆炸真是搅了我的好梦。”

  “契约写的很明白,不会有那种事情发生的!”门g多瞪圆眼睛,好像罗本的话侮辱了他一样。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你别生气,人老了就该心平气和才对,好吧好吧我不说了,你不要瞪眼睛……”

  罗本在离开之前又合门g多签订了一份契约,是关于晚上交易双方不能互相伤害的,免得到时候自己这边俩个人出场势力单薄,之后对面的是三个战神强行抢夺影石。

  得到了两份契约,罗本直接告辞,走出神族营地的时候,罗本隐约的能看见远处的神族士兵在忙忙碌碌的装载货物,似乎就是今天要交易的物资,罗本不由就多看了几眼,心里不由得暗暗惊叹,自己的胃口未免太大了,那长龙似的车队不知道能装下多少物资……

  顺利的返回魔族营地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碧瑞斯女王拿过罗本的契约有仔细的推敲了一遍,两个人交易前前后后的事情全部都思考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之后……非但没有松了口气,倒是微微紧张起来。

  “医生,你说今天晚上的交易会顺利吗,我们就用一块小石头换来那么多的东西。”

  “会的……”

  “那,医生……我们带出士兵接受物资,一出营地就会被发现的,会不会还没到地点就被父亲拦下来?”

  “小股部队外出最可能就是执行非战斗的常规任务,不会有很多人在意的……”

  “可是,医生……”

  “哎呀……我的女王大人!”罗本不得不止住了碧瑞斯女王的话,“你别紧张好不好,我们这还没有进行交易呢,要是到了交易的时候,你还不得直冒冷汗,万一神族发现什么不对,不肯给我们战铠的话那就糟了。”

  “我……”碧瑞斯女王不由气急,“我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吗!要背着父亲,或者说是完全违逆父亲的意思,还要和神族进行交易,这种事情简直连杀头都够了。”

  罗本无力的翻翻白眼:“你的意思是我亏心事做的多了才不紧张的是吗?”

  碧瑞斯女王立刻也翻了个白眼儿:“鬼才知道你到底做了多少亏心事,反正你神神秘秘的,暗地里肯定做了不知道多少坏事,单单凭你亵渎女王这一条罪名就足够杀你一百个头了。”

  罗本不由笑出了声来,“碧儿,现在这个罪名可杀不了我的头了,在其余的魔王面前,这还能成为我炫耀的资本呢……”

  一说起这个碧瑞斯女王立刻火气就上来了,“你这个下流坯再给我说一次!?”

  罗本嘿嘿笑着说道:“不要这么生气吗……我的意思是你不用这么紧张,那完全没有必要,这一次主动权还掌握在我们手中,现在神族的对我们的印象是抓住了他们的小辫子想要趁机捞便宜,甚至都有些不顾大局,那我们就把小人嘴脸扮到最后,让他们一辈子都不知道我们的目的才好,呵呵……”

  “但愿这次交易能顺利的成功,要是出了意外……”碧瑞斯女王微微皱眉,“医生,这次交易要是有意外的话,我们可能就十分危险了。”

  “我知道……”罗本轻轻的点头,“这次交易本来就是无奈的选择,要不然……让神族的指挥陷入瘫痪才是取得这次大战胜利最好的做法,哎……都是处于无奈啊!谁叫咱们都不是安分守己的家伙,要不然就用不着为这件事情操心了。”

  看着罗本,本来一脸凝重的碧瑞斯女王却忽然“噗嗤”一下笑了,走过来伸出手臂挂在罗本脖子上,“的确呢……我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家伙,不过……你本来就是,我……却是被你带坏的,在遇到你之前,我好歹还算是一个安分守己的魔王,最多也就是和其余的魔王不那么和睦而已。”

  “哦……这还怪我啦!”罗本不觉感到冤枉。

  “不过……被你带坏之后,感觉日子倒是充实起来了,嘿嘿……这是不是就是那种恶棍每天都有善良的家伙体验不到的乐趣呢!”

  “我是那个善良的家伙!”罗本丝毫不犹豫的说道。

  “哈哈哈……”碧瑞斯女王比逗的一阵大笑,“你……一半一半吧,最起码你占了魔族黑帝传承的道具,还在暗地里不知道捣鼓些什么东西,你这个表面商量,背地里冒着坏水的家伙……”

  罗本只有苦笑……

  “不过不得不承认,所谓那些满肚子坏水的家伙……日子通常过的都很开心的,虽然有的时候担惊受怕,但……我想我还是喜欢这样,上次去神族营地找你的时候,我就相通这一点了,医生……遇见你真好。”碧瑞斯女王的声音满是浓情mì意。

  “嗯……怎么忽然之间感觉有些奇怪,你是想说……医生我很感谢你,所以今后什么都听你的?”

  “美的你!”碧瑞斯女王脸上柔情mì意立刻消失不见,“不过……偶尔一次也不是不可以……”瞬间满脸的柔情mì意又回来了。

  翻书都不带这么快的……罗本心里想。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已经月过梢头,临近午夜了,罗本现行,碧瑞斯女王提点了五千士兵,悄悄的在之后离开了魔族营地。

  按照约定,在战场的正中央,神族已经摆好了一个车队的方阵,上面全是捆绑好的粮草,罗本最先来到这里,看着那无数的车辆,心里不由感慨,这次门g多绝对是大大的心疼了,自己在契约上写出来的那个数字似乎让他的眼角跳了老半天。

  门g多,科尼尔,莫伊洛……三位战神一个不落的全部都出现在了这里,其余的人一概没有,罗本神念四下扫了扫,周围真的就他们三个,心里倒是也安定了不少。

  “罗本魔王……为什么只有你一个来了?”门g多见罗本一个人前来,脸上带着疑huò和猜测,目光不由得不向着魔族的方向张望。

  “啊……这个不必担心,女王因为在后面要跟随部队一起前进,所以速度稍微慢一些,很快就会到的,这点时间里,你们可以再确定一下交易的内容,我呢……是不是可以去看看那些粮草?”

  “影石在哪?”门g多直接问道。

  “呵呵……这个还在女王那里,不在我的身上。”罗本一笑,也不等门g多开口,自顾的向着那个粮草的方阵走去。

  虽然有契约的约束,但是以防万一,罗本还是要确定一下这里的情况,周围没有什么人,那么这些粮车也就是唯一要检查的东西了。

  门g多也没阻止罗本,任凭罗本靠近粮车检查起来,目光直视盯着魔族营地的方向。很快的,门g多眼中闪过了一丝光彩,魔族的士兵终于出现了,走在前面的那个轻装打扮却依旧美丽mí人的银发女人,正是碧瑞斯女王。

  “五千人左右,都是普通士兵,没发现有别的魔王……”科尼尔小声的在门g多的身后说道,门g多点点头,“那就好……”

  碧瑞斯女王带着士兵很快到了门g多的面前,看了一眼那边庞大的粮车队,心里不由一阵滚热,这可是现在魔族最缺少的东西啊。

  “女王终于肯现身了……”门g多的目光上上下下的在碧瑞斯女王的身上打量。

  碧瑞斯女王微微一笑,“听罗本说,似乎我的条件让你们十分不满,那真是抱歉了,其实那只是我的一点个人爱好,你们不答应也没关系的。”

  门g多哼了一声,“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影石在哪里,我要先看到才进行交易。”

  “真是心急啊,但就算心急也不至于用这种目光搜寻一个女人的身体吧,您也上了岁数了,该知道怎么尊重女性。”

  “我不是来斗嘴的!”门g多显然对碧瑞斯女王耐性缺缺。

  “影石不在我这。”碧瑞斯女王轻飘飘的说道。

  “什么!?”门g多和身后的两位战神都是又惊又怒,罗本明明说影石在碧瑞斯女王这保管的。

  “罗本!你在做什么!还不快过来给三位战神瞧瞧那块石头?”碧瑞斯女王对着罗本大喊,罗本随即跑了过来。

  “什么事?我正在检查粮草!”

  “影石,拿出来给他们看看,要不然他们不会放心的。”

  “影石?不是在你那吗?”罗本惊讶。

  这句话说出来,门g多,科尼尔和莫伊洛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无比……

  “你说什么疯话!?不是在你那里吗?”碧瑞斯女王怒道。

  罗本抓抓头,“这个……女王大人,那天我给你的那块石头就是影石,你不会忘记了吧?”

  “那个?”碧瑞斯女王一挑双眉,翻手拿出了一块晶莹剔透,闪动着金sè光泽宝石来,“你说的是这个东西?”

  罗本心里一阵无力,这个女人……显然是在耍门g多他们。

  见到影石,门g多三人顿时呼吸加重。

  一翻手,碧瑞斯女王又把影石收了起来,“啊……这个的话,那的确在我这,怎么样,看见了吧?”碧瑞斯女王不无恶意的看了看门g多。

  “很好……”门g多从牙缝里蹦出了这两个字,“那么……我们开始交易吧!”RO!。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长生十万年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武道凌天重生之都市天尊承包大明他说的我都听我有无数神剑隋唐君子演义汉阙万象之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