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一千零三章心碎

第一千零三章心碎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来人一脸怒sè,面sè可能是因为jī动的原因而一片赤红,罗本似乎能看见那持剑的手在微微发颤……

  一剑落空,来人急速在紧贴地面的高度回身,又是一剑砍来,狭小的空间内转身出剑,显示出了相当高超的剑术水平。

  罗本身体一个后仰,,同时脚下装了滑轮一样的向后滑去,迅速的和对方拉开了距离,于此同时一道弧形剑光擦着罗本的鼻子尖从罗本身上掠过,一阵“咔嚓”作响,罗本身后的营帐和栅栏等等一些东西直接被砍成了小光头……

  迅速退到远处,罗本伸手阻拦道:“我现在可是你们的客人,门g多把我安排在这里,难道你打算违抗战神的命令吗?”

  对方根本就没有对罗本这句话产生任何的反应,一声大吼,tǐng剑再次刺来,身上的金sè斗气狂乱的闪动,显然是内心情绪jī动,暴怒的无法控制。

  罗本一见如此,心中知道可能有些麻烦了,自己这次可是来谈生意的,直接无声无息的走掉倒是没什么,毕竟自己说过天黑以前必须回去,但要是在这里弄出些事情来可能就不好了,而且……

  这边的声音已经开始吸引远处的士兵关注了,自己要是受伤也就罢了,要是把对手打伤打死的话,嘿嘿……这里可是神族军营!而且别指望门g多回来制止,现在面前这个家伙出现在这里恐怕就是门g多的鬼主意!

  这个死老头子!罗本心里不由骂了一句。

  剑锋眨眼间杀到眼前!锋锐的剑气逼得罗本面上一阵发凉。

  “叮…………!”猛的一声响,袭来的长剑定在了半空,袭击者虽然满脸的怒火,眼中却全是惊愕。

  罗本抬起手,用两根手指生生的捏住了剑尖,袭击者几次发力,身上的斗气涌动数次,长剑却好像被对手吸住了一样纹丝不动。

  哎……这神力果然好用啊!罗本心中大叹。现在居然连六翼战将的全力袭击都能这么容易的挡下来了……

  调动全身的力量,罗本微微凝眉,手指上微微泛出光华来,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罗本将那长剑的剑尖直接掰了下来。

  袭击者愕然后退了几步,看着自己还灌注着斗气的剑一时间有些茫然。

  罗本把手里斗气消散的剑尖丢到了地上,施施然的说道:“我说过了,我现在是神族的客人,你出现在这里并且袭击我,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已经没有什么诚意了,或者说……我该提高我的条件……法克特?”

  对面的袭击者,正是当时碧瑞斯女王率领军队向焦山汇集时跟在后面的神族部队统帅之一——法克特!那一役之后,法克特下落不明,看来最后是活着回到神族这边了。

  看着罗本,法克特愤怒的全身发抖,“洛希在哪!?”法克特大吼。

  洛希……罗本心里微微一动,仔细的思量了一番,心里大概的有了对这件事情的整个轮廓。

  法克特必定是极为记恨自己的,森德战死,铠甲被拿出去的时候拉菲斯和他必然是紧张万分,一个担心自己的妹妹,一个担心自己心爱的姑娘,最后……拉菲斯为此也丢掉了性命,法克特活到现在,想必……也是忍着巨大的悲伤。

  自己作为曾经女王军队里重要的一员,法克特现在来找自己报仇也是很正常的,只是……现在这里人都走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法克特一个,而且从力量层次上来说,法克特隐匿气息的技巧似乎还没有高超到可以避过自己神力搜索的级别,这个军营里,罗本知道的百分百可以在一定距离上隐匿气息让自己察觉不到的只有一个人……门g多。

  其余的两位战神不知道可不可以,但是门g多的这个特别之处罗本自己是知道的,门g多或许是得到了神王神力的加持或者之类的事情,这个罗本不确定。法克特能无声无息隐匿在附近那么久,说不定就是门g多搞的鬼。

  这应该……算是一次试探或者是警告之类的行动吧,或许门g多也猜到就算法克特不敌自己,但是自己也不会伤到他的想法了。

  老狐狸……

  杂乱的脚步声迅速的向这边移动,神族士兵的反应很灵敏,不到片刻的功夫已经把这个军营的偏僻角落围了个水泄不通,士兵们看着魔族模样的罗本,一时间都是血气上涌,不过也早得到过命令不准攻击这个罗本魔王,但是士兵们都端着武器,期待着自己长官哪怕是模棱两可的命令……

  见士兵们围了过来,法克特倒是显得安静了下来,把已经断了剑尖的剑慢慢的插回了剑鞘,双目冷冷的盯着罗本,寒声问道:“我再问一次!洛希……现在在哪?”

  罗本看的出来,法克特已经做好了接受洛希死掉消息的准备了,但是眼中却似乎还有一丝期待,近乎哀求……

  自古以来,沙场之上多有残酷,这儿女sī情破碎凌乱,从来没有安身之处,可怜人哪……

  “洛希还活着。”罗本忍不住的说了实话。

  “呃……”法克特瞬间愣住,之后不能自抑的瞪大了眼睛,脸sè一阵红白不定,“你……你说……说什么?”

  “洛希……神族战将,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我说她还活着,就在我那。”

  “你……”惊愕之后,法克特瞬间暴怒,“把洛希还给我!!”一把再次抽出长剑,法克特一声怒吼,人再一次扑了上来。

  罗本知道对方一定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不过……这次倒是不用自己再麻烦了,自然有人会制止这个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家伙。

  “法克特,退下!”一个威严的声音插了进来,士兵们之后一道金sè的人影飞驰而来,瞬间落到了法克特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法克特的身体好像撞到了一堵墙上一样瞬间停下。身体被向后弹去,踉跄了几步才算站稳。站定之后虽然依旧一脸怒火,却是不敢再向前了……

  罗本微微笑了笑,说道:“呵呵,您来的真是时候。”那金sè的人影赫然就是门g多。

  身上光芒散去,门g多脸上目无表情的说道对着周围一挥手,带队的神将立刻带着士兵离去,等人都走完了,门g多才说道:“罗本魔王,真是抱歉,我们还没有商量出结果,却发生了这种事情,还好你没有受伤,要不然我真是没有办法解释。”

  “哈哈哈……”罗本大笑,“没关系,我完全可以理解,完全的……那么,也就是说你们现在还没有商量出什么结果对吧,那么我也就白跑了一趟,现在已经天黑了,我要回去,你不会拦着吧?”

  “罗本魔王说笑了,这的确是个意外,没想到会有人来打搅你,很抱歉!今天晚上我们会抓紧商量的,虽然我们也想表示诚意派人去魔族那里,但是似乎这样我们都不大方便,不知道能不能请罗本魔王明早再过来?”

  这交易明显是碧瑞斯女王和罗本sī下里和神族进行的,罗本明白门g多的意思,神族要是派人去魔族那里,那么人多眼杂,事情也就败lù了。

  “没问题,我们距离也不是很远,我明早会来的,你们不用给我准备早餐了,说实话你们的厨子手艺太差了,有酒就行了……”

  门g多寒着脸,没有说话。

  “哦对了!临走之前……我能不能和法克特说几句话?”罗本指了指在门g多身后依旧怒视着自己的法克特。

  “部下的错误我会进行处罚的,这一点罗本魔王不必担心,关于这次袭击,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这毕竟是我该处理的事情。”门g多的意思很明显,别想打法克特的注意。

  罗本轻轻一笑,“啊不不!……我没有报复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说几句话而已,是sī事。”

  “sī事?”门g多似乎有点疑huò,回头看了看法克特,见法克特的脸sè有些奇怪,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是sī事……那我就不好阻止了。”

  回身走到法克特的身边,门g多拍了拍他的肩膀,“法克特,去吧!”

  罗本看到门g多拍法克特肩膀的手似乎微微发亮,恐怕是已经在法克特的身上加持了什么防御性魔法,这不由让罗本想起碧瑞斯女王对门g多的评价——变态级别的防御能力。

  门g多直接离开,而且走的远远的,当然这样的距离对于战神来说和近在眼前没有太大的区别。

  “洛希在哪!?你把她怎么样了!?”门g多走后,不待罗本开口,法克特已经恼怒的直接问了出来。

  罗本轻轻说道:“洛希很好,就在我那里,我也没把她怎么样,她现在只是在魔女营地里生活而已,每天和魔女们聊天,吃东西,说说笑笑,就这些……对了她现在的样子是个魔女,所以才住在魔女营地,没有人碰过她一根指头。”

  法克特显然是大为吃惊。

  “你说……洛希现在就在魔女营地里生活!?”

  “啊……信不信由你,反正就是这么回事,现在……估计她正在和魔女们准备晚饭,嗯……可能已经开饭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法克特把罗本的话在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想了好几遍,吞了下口水的说道:“洛希……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嗯……这个我没必要告诉你,算是我拒绝回答。”

  法克特现在看起来有些投鼠忌器了……对方说洛希还活着,而且还活的好好的,这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但自己多么希望这就是真的。

  “你想让洛希回来吗?”

  “想!!”面对罗本的问话,法克特没有思考的脱口而出,不过立刻谨慎起来,“你说……你会把洛希放回来?”

  罗本看着法克特,看了好久,直到看的法克特有些莫名其妙才说道:“嗯……我会放洛希回来。”

  法克特面上一阵jī动,不过心里却是喜忧参半,吸了口气说道:“好……好!!你放洛希回来,保证她安安全全,不受一点伤害的回来!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吧!我能做到的,我绝对答应。”

  罗本看着法克特,心中不由笑了,这就是所说的盲目了吧,神魔对立,自己可是个魔族啊,还是魔王呢?邪恶的化身对不对,你现在就直接说什么都答应,岂不是把自己卖了,哎……年轻人哪……

  忽然间,罗本感觉自己似乎有点老了,不由暗暗呸了两下……

  虽然法克特现在显得不理智,很冲动……不过,和那些精明算计,冷静如冰的人相比,罗本还是喜欢法克特这样的家伙……

  摆了摆手,罗本说道:“算了,你的话……也做不了什么,这份代价,我会去找门g多要的!你……好好照顾洛希就可以了,也算是对得起我没有白白的让她安全的活到现在。”

  法克特再次惊讶,“你……什么也不要?只把洛希送回来?”

  “嗯……”罗本想了想,呵呵笑着说道:“我不是说了,这份代价回去找门g多要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次大战中保住性命吧!哎……以我的身份这么来说真是奇怪啊……”

  法克特心里有些混乱,搞不清楚面前这个魔族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如果说不要自己任何代价的话,那么……那么这还能有什么主意可打。

  “等等,你……”回过神儿来的时候,法克特发现罗本已经转身离开,不由急忙追了上去。

  罗本头也不回的向身后的法克特挥手告别,“不用送了,今天午夜,在从这个地方朝着魔族军营的方向,你在你们前面的防线上等吧,我会带洛希过来,至于你能不能来,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法克特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我一定来!你把洛希送回来的话,我一定来!!”

  “啊……知道了,回去吧,我要走了。”

  来到门g多面前,罗本一笑,“那么……我就回去了,还麻烦找个人给我带路,最好速度快一点,我想我直接从你们营地上空飞走的话,似乎影响不是很好。”

  “没问题,还请罗本魔王明早再来。”门g多面无表情。

  “当然,这也是没问题的。”

  在先前那个神将的带领下,罗本顺利的离开了神族军营,虽然一路上依旧招来了无数怪异和仇恨的目光,但是在没有意外发生。

  关于法克特的事情,显然是门g多在搞鬼了,那三个战神有没有商量出结果来罗本不清楚,但是他们想试探自己似乎倒是真的,或许直到现在他们对于牙的战败还有些不能接受。

  虽然说是被人小小的摆了一道,不过罗本心里并没有什么想不开,反而比较高兴,因为这次门g多选了一个不错的人选!直到法克特还安全的活着,而且还能见到他,这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洛希……总算有了一个安身之所。

  关于洛希,自己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直的向后拖,一拖再拖……不过自己也明白,这件事情不可能拖一辈子,神魔大战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在战争结束的时候,一切自然就会真相大白,森德和拉菲斯都已经战死,这个可怜女孩在这世上愿意依靠的人已经都不在了……到了战争结束,发现自己一直期待的只不过是敌人制造的幻影而已,或许这个女孩会崩溃,会发疯……但是对此,自己毫无办法。

  法克特还活着真的太好了,洛希固然不喜欢她,但是法克特却是深深的喜欢洛希的,或许碍于神族的使命感,很多时候法克特无法跨越这道障碍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但是他深深的喜欢洛希却应该是真的,今天自己轻易折断了他的剑,他只是惊讶,只是愤怒,但是却没有一丝胆怯,对于洛希的事情也没有丝毫放弃。

  洛希发现拉菲斯和森德都已经死去的时候,定然会心思混乱,悲痛不已吧,这时候……需要一个深爱她的人在她身边,这样她或许才能度过这道难关,她或许才会发现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还有人依旧关心她,爱护她……

  森德看起来对洛希根本不理不睬,或许法克特才是洛希更好的选择,最起码……洛希可能因此而活下去,甚至在这次大战之后能幸福的活下去,而在自己这里的话,一旦拖到大战结束,洛希只有死路一条。

  这一次……一切就只能拜托给法克特,洛希是否还能有未来,全看他对洛希的感情有多深了。

  想到这些,罗本真心感觉有点无力,神魔大战……双方到底能从中得到些什么呢?

  回到了魔族营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碧瑞斯女王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正急的团团转,一见罗本回来,顿时喜形于sè,但是下一刻立马板起脸,“你怎么才回来!?”

  罗本嘿嘿一笑,轻松的说道:“没办法,人家十分热情,留我吃饭喝酒……饭后还有精彩的余兴节目,啧啧……真是精彩!”

  碧瑞斯女王见罗本一副享受的神sè,差点气的一股火喷出来,“你这个该死的王八蛋居然去享受!你知不知道我在这多着急?余兴节目!什么余兴节目?”

  一把拽过罗本,仔细的翻看衣服,又闻了两下,碧瑞斯女王脸sè一阵变换,“女人的香味!你……我……”

  罗本早已经要憋不住了,一把抱住碧瑞斯女王敞开了的笑,笑的简直要淌眼泪,“我说碧儿,你哪闻出来的香味儿,那是你自己的味道吧?我可是很辛苦才回来的,人家安排了个刺客给我,还是个男的,哎……我这次去什么也没得到,差点还赔了!你这还……啊哈哈哈!”

  碧瑞斯女王脸顿时红到脖子根儿,“我……我明明,哎?你说什么?刺客!!?”碧瑞斯女王立时变了脸sè,上下打量起罗本来。

  “呵呵……没事,刺客这样的小角sè怎么会难得倒我,对方又不是科尼尔,放心,我没受伤,好好的回来了!”

  见罗本的确是好好的,碧瑞斯女王不由又皱起眉,“但是我明明闻到……”

  “哦?还能闻到……”罗本不由嘿嘿坏笑,偏头把脸贴到了碧瑞斯女王的脖颈上磨蹭起来,碧瑞斯女王一愣,赶忙推开罗本,“你这个下流坯干什么?”

  罗本把脸凑到怀里女人面前,“好了,现在闻闻……是不是一样的味道。”

  碧瑞斯女王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实实在在来说,自己根本闻到什么味道,“你这该死的王八蛋!这次就放过你!快说!生意谈的怎么样了?”

  “我饿了。”

  “我才饿了呢!等你也不回来!你却在那边大吃大喝!现在还一口酒气!一会赶紧去给我弄吃的!”碧瑞斯女王毫不客气的打了罗本肚子一拳。

  罗本一阵苦笑,心想这酒可真是喝的不划算。

  “好吧!那咱们一边弄一边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罗本放开对方,慢悠悠的向厨房走去。碧瑞斯女王立刻跟上,“什么叫做没什么好说的?”

  来到厨房,里面的东西其实也不多了,罗本捡几样方便的,能快些弄出成平的捣鼓起来,“神族看起来很谨慎,虽然他们很想换回这块宝石,但是他们没有立刻就答应,而是说要商量一下,我想可能是在估算我们会不会使诈,或者是有附加条件的时候怎样应对之类的,总之他们这次没有正面答复,只是说让我明天早上再去,我想这件事情明天就能见分晓了。”

  “明天?”

  “对……明天,一晚上的时间还是可以等的,我们或许该是想个能安全进行交易的办法了,免得神族那边也使诈,到时候我们不仅战铠没有换回来,再赔上宝石和其余的东西那可就大亏特亏了……嗯,今天的汤多放些葱花怎么样?”

  “交易的话倒不用担心,有一种古老的魔法可以保证交易的公平性,就算是对方连这个古老的魔法也不认同,那么还有契约,虽然我们shì奉的神灵不同,但契约是两位神灵共同默认的一种准则,神族不会不同意的。”

  “哦?”罗本微微诧异,“还有这种东西?”

  碧瑞斯女王无奈的一叹,“医生,你知道吗?我总会时不时认为自己是在和一个傻子相处,有个说法是在某些方面十分有天赋的家伙必然在其他方面是蠢货白痴,看来这句话一点不错。”

  罗本笑笑,“的确,所以说我这样一点也不值得奇怪嘛!那些无论怎么看都完美无缺的人一定是最虚伪的。”

  “哼!”碧瑞斯女王不屑的看了罗本依言,一摆自己的长发,“作为女人来说,我觉得我就很完美了。”

  “哦…………”

  “你‘哦’什么?”碧瑞斯女王怒哼一声。

  “没……只是惊叹而已,毕竟完美的女人太少了。”罗本很认真的说。

  “知道就好……稍微放些酸的,最近似乎比较喜欢。”

  “哦……”罗本了然的点头。

  虽然说交易的时候可以有魔法来保证不出意外,但是交易的整个过程还是要仔细的推敲和斟酌,罗本在女王行宫呆到半夜,一直和碧瑞斯女王商量着关于交易的问题。

  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罗本站起身来说道:“好吧,今天就到这,我回去休息一下,明天你早上还要去神族那边。”

  碧瑞斯女王妩媚的笑笑,“干嘛还要回去休息,难道……怕自己把持不住吗?”说着抛了一个媚眼过来。

  罗本一笑,“是啊,我怕我明天没有力气爬起来去神族那边,而且……我还是不要这样大摇大摆的睡在这里的好。”

  “哎……”碧瑞斯女王叹着气,翻着白眼儿的说道:“是啊,罗本魔王为了避嫌,都是半夜偷偷溜去和女王偷欢的,现在大家都这么想的……我真是搞不懂那些家伙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这是绯闻的名人效应,不过也是大家现在都举得新鲜而已,很快就会没事的,睡吧,交易的时候你要出现,养足精神免得出意外。”

  “嗯……真的不在这里睡?没有你当枕头我睡不踏实。”

  罗本笑了笑,上前wěn了碧瑞斯女王一下,“我的女王大人,有你光着身子睡在我身上我才会睡不踏实,休息吧,已经半夜了。”

  “哼!那就滚回去吧!”

  “呵,遵命,女王大人!”

  半夜里,军营之中静悄悄的了,罗本走的之前是在魔女营地出现的,现在自然是不好大摇大摆的从行宫里出来,而且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要悄悄的才行。

  隐去身形回到了自己的营地,罗本直奔着洛希的营帐走去。

  魔女们居住的区域依旧还保留着魔女营地的风貌,无论的东西的摆设还是睡帐的布置都和以前差不多,虽然已经是半夜了,但是依稀还能听见有的营帐里传出细小的嬉笑声,魔女们就算不会魔法精神力也会强一些,直接体现在精神头儿比较足,一天睡一小会儿就可以了,所以夜谈会是魔女们最喜欢的休闲方式,半夜在小营帐里挤着几个好朋友直聊到天sè微白也是经常有的。

  所以魔女营地里才总是会有窃窃sī语和不知道哪传来的笑声。

  洛希一般是不会去和别的魔女开这种夜谈会的,那样比较危险,因为那个时候魔女们都是聊一些比较sī密的事情。

  洛希睡着了,睡的很沉……

  罗本在周围布置了一个静音结界,之后也没掩饰自己的脚步声,直接掀开帐篷走了进去。

  “谁!?

  虽然睡的很沉,但毕竟是神族战将,警觉性相当高,这样有人走进帐篷,洛希立即翻身而起,满眼警惕。一见是罗本,不由微微一愣。

  “你……”洛希微微迟疑,因为现在罗本是自己本来的魔族样子,既不是拉菲斯也不是森德的模样,而且,洛希觉得今天罗本的脸sè怪怪的。

  见洛希似乎有些慌乱,罗本微微吐了口气,“穿好衣服,我们今天有一个特别的行动!”

  洛希顿时面sè一喜,罗本这口气自然是森德无疑了。

  也不避嫌,掀开被子任凭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在罗本面前晃来晃去,洛希飞快的穿起了衣服,好奇的小声问道:“什么行动?要我做什么?”

  “先别问,你跟着我,不要惊动别人就行了。”

  “好!”

  作为一个战士,洛希看起来并不是向她说那样没有丝毫天赋,全靠拉菲斯栽培才成为了战将。一听说有行动,洛希的动作异常干净利落,显然是为了以防万一依旧穿着魔女的衣服,但是在边边角角洛希都做了自己的处理,或是塞或绑,一套魔女的日常生活衣裳居然被洛希变成了一身轻巧而不累赘的短襟战斗服。

  “嘿……很厉害吧!”见罗本面含诧异,洛希不由lù齿一笑,“我就知道早晚这个会派上用场的。”

  罗本点点头,“好,来吧……小心别出声。”伸手一握洛希的手,罗本走出了营帐。

  “喔…………”洛希十足的惊讶了一下,虽然是很小声的,因为洛希发现自己的身形完全淡化下去,自己只能看到一个几近透明的虚幻影子,罗本也是一样,“隐身?森德!你什么时候会这个了?”

  “嘘!跟我走!”罗本撤掉静音结界,直接向营地外走去。

  “哦……”洛希吐吐舌头,手被罗本拉着,亦步亦趋的跟上……

  很快,洛希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森德……我们这是去哪?在向前就要离开魔族营地了!”见罗本越走越远离魔族营地中心,洛希不觉奇怪的问。

  “看来你对魔族营地的整个结构十分了解……”罗本稍稍皱眉。

  “嗯……嘿嘿……”洛希不由心虚的笑了,我也不是只在魔女营地里呆着的,魔女们每天都有许多事情做,也会到处走动的,我已经来了这个久,自然也不例外……”

  罗本暗暗摇头,算了……

  “原来是这样,那算了……我们继续走,今天的事情有些特别,不到地方不要发问,明白吗?”罗本轻声叮嘱。

  “哦……知道!”洛希肯定的回答。

  穿出魔族营地,罗本一言不发的带着洛希向神族营地的方向走去,很快所有的事情都会水落石出,罗本心里也是五味纷杂,不知道洛希知道真相之后对自己会是怎样评价。

  “森德!我们这到底是哪里?我们已经离开了魔族营地,这还有什么可以行动?再向前就要到神族的营地了吧?”洛希犹豫再三,还是站住了脚发问。

  “这真的是一次特别的任务,相信我,跟我走。”罗本只能机械的说着,继续拉着洛希向前走。

  洛希已经显得有些迟疑和不情愿,但是见罗本坚持,还是跟了上来。

  “森德……我们……再走的话就要看见神族的神族的防线了吧!?”洛希用力的拉住了罗本,再不向前走一步。

  罗本回头看了看洛希,又回头看了看前方已经依稀可见的神族防线,空气里的毒雾已经淡薄了很多,但依旧遮挡视线,能在夜里看到那道防线,说明这里距离那防线已经相当近了。

  缓缓的,罗本松开了手,罗本明白这次的放手也就等于把这个女孩的命运交给了别人。罗本和洛希的身影慢慢的开始在空气里出来。

  “喀拉!”地面的碎石响了一声,罗本和洛希的身影才以出现,一个人影就已经来到了罗本面前。

  洛希一见来人,眼神不由一紧,瞳孔急速的收缩回去,反手抓住了罗本的胳膊,“森德!这是怎么回事!?”

  “洛希?洛希……吗?”来人正是法克特,显然他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一见罗本路出身形,身边还带着一个魔女,但这个魔女却叫罗本森德,不由心中又是狂喜又是疑huò。

  “站住!不要过来!”洛希不由对着法克特一声厉喝。法克特才要踏前的脚步顿时停下,心中却更加欢喜,这说话的神sè和口气绝对没错,就是洛希,连对自己的态度都没有任何差别。

  “森德!我在等你解释!”洛希不由大叫。

  “洛希,他不是……”见洛希又叫罗本为森德,法克特不由十分不解,正要开口说话,洛希已经眼中寒光闪烁的看了过来:“闭嘴!!”

  法克特顿时没了声音。

  “森德……你不解释清楚,今天你别想让我离开!”洛希双眼微微泛红。

  罗本吸了口气,其实……早就想解释了,只是自己不知道怎么开口而已……

  “洛希,你别生气,我……这是希望我能更专注的执行任务,而你也能更加的安全而已,洛希……我喜欢你,不要怀疑我,好吗?”罗本咬着牙说出了这番话。

  法克特不由张大了嘴巴,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洛希望着罗本,脸上的神sè极度变幻,似哭还笑,无比的怪异,几次张口却又闭上,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罗本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双手按在洛希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洛希,这次听我的,在这大战之中,我们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万幸,你应该知道……你混进来是多么危险的事情,现在我们已经和魔族到了紧要关头,我不希望你有危险,你放心……只要大战结束,我一定会回来的,为了你我一定会活下来的!”

  看了看法克特,罗本见法克特人已经完全木在了那里,估计是就算法克特是诸葛再世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场面的等着自己。

  “洛希,这段时间法克特会照顾你的,你保护好自己,不要让自己有危险,我……”

  “那你亲我一下。”

  “呃?”罗本被打断了话,微微一愣,发现洛希上前来,仰头望着自己,红chún微张。

  “呃……洛希,你别这样,法克特还在那,我们以后……”

  “你现在亲我一下,我就回去,我就跟法克特走,你说你喜欢我,却连亲我一下都不行吗?我们这次离别,可能就永不相见了,森德……你敢说你敌得过神王吗?”

  “洛希!他……”眼看事情越来越莫名其妙,法克特不由怒火上冲,大叫起来。

  “闭嘴……法克特!再说一个字我立刻死在这里!”洛希依旧望着罗本,声音淡淡的说着,却冷的像冰。

  法克特的脸因为恼怒而有些扭曲,但是声音却好像卡在了喉咙里,法克特清楚,这个女孩一向是说到做到的。

  “森德,亲我一下,我就回去……”

  罗本嘴角的肌肉一下一下的微微xxx,“洛希,没有必要……我是说……”

  “就一下……”

  罗本发现罗本的头慢慢偏了过来,自己不得不向一边躲着……

  “那……就一下,你必须回去!”罗本满头大汗。

  “嗯……”

  轻轻一抱洛希,罗本蜻蜓点水的在洛希chún上亲了一下,随即放手,微微吐了口气说道:“洛希……可以了吧。”

  两行清泪从洛希的眼中缓缓的流了出来……

  罗本的心情有点杂乱,伸手擦了擦洛希的眼泪,“别哭……我们很快会见面的,为了你我也会活下来,回去等我……好吗?”

  洛希无声的哭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一双眸子无限深情的望着罗本,悲伤,留恋……恨!无数种情感在洛希的双眸中交替闪过,最终杂糅在一起……洛希笑了。

  “嗯……我知道了……”洛希轻轻的放开了罗本,这让罗本大大的松了口气。

  “回去之前……你能先送我一把剑吗?我会在战场上杀敌,我们一起努力等着我们相聚的日子,我想当我战斗的时候就想起你,我想你送我的剑一直陪着我,好吗?你也答应过的,要给我买一柄新剑。”

  罗本心里微微发苦,现在送给你剑,你却来拿去杀魔族……我救一命却害死许多条命。

  但这是洛希的临别要求,罗本知道无法拒绝,想了想从自己的戒指里拿出了一件东西来,说道:“洛希,这神魔大战危险无比,虽然这么说有违信仰,但……我不希望你上战场!这把短剑是装饰物,你带在身上,有一定的抵抗魔法的能力,也算是回应我的承诺。”

  罗本把一柄只有一尺长,带鞘,装饰华美的短剑放到了洛希的手上,那是自己以前得到了的一件魔法短剑,虽然没什么特别的效果,但是剑很好看,就留了下来。

  洛希看着这把短剑,身体不住的颤抖,泪水汩汩流下……

  “谢……谢谢……”洛希声音打着颤,把这柄短剑拿在了手中。

  看着罗本,洛希的脸上写满了心碎,“真的……谢谢!罗本,你……是我见过……最可亲的魔族。”

  罗本身体一僵,脸上的血sè顿时全部褪尽……RO!。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长生十万年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武道凌天重生之都市天尊承包大明他说的我都听我有无数神剑隋唐君子演义汉阙万象之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