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九百五十八章唇枪舌剑

第九百五十八章唇枪舌剑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守财……奴?”

  “不错。”碧瑞斯女王点头。

  “可是……为什么叫做这个奇怪的名字呢?难道神界的战神……还会为财富这样的事情而花费心思吗?”

  “不……并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那……”

  碧瑞斯女王望着神族军队最前方的那个骑士说道:“据说,她是六位战神中最受神王重新的战神,赐给她的神具宝物也最多,当然这只是个说法,因为没人可以证明,但有一点我们却可以肯定,那就是……在历次的大战中,谁也不知道她到底使用的是什么武器,身上又到底有什么样的神具。”

  “历次大战……难道她从来不会拿出来的?”罗本惊讶。

  “不错……她从来没有使用过任何的神具,而且攻击手段多种多样,按理来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些战神每一个都是有许多神具的。”

  “呃等等!”罗本疑huò的说道:“可是雷姆,他不是……”

  “他也是有许多神具的,只是在一般的时候从来都不用罢了,在记载中,他从武器到铠甲,到饰品,甚至坐骑等等,这些东西都是有的,也都使用过,只不过在绝大多数的时候,他更相信的是自己的斗气和身体,也因此他十分强大,一旦偶尔使用那些神具的时候,就是特别的难缠,这一次我们在他没有搬出神具的时候就宰了他,可以说是万幸。”

  “这么说的话……”罗本皱眉的看向了神族军队,“那么在这个家伙情急的时候,说不定会拿出一些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也没有任何资料的东西了?”

  “不大可能。”

  “不大可能?”

  “在以往的大战中,她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相当困难的情况,但是就算再怎么艰难,就是拼着受伤,她也没有使用过任何的神具,是个彻头彻尾的无道具主义者,甚至又一次差点被父亲抓到,但也没有使用任何的神具。”

  “她……会不会根本没有神具可用!?”罗本大胆的猜测。

  “哼……如果我们能击败她的话,到时候亲自去问就好了!”

  神族军队清一sè的全部都是轻骑,奔跑如飞,前一会儿还在地平线那里,转眼间已经奔跑到了能看清骑士身上具体动作的距离,无数的神族骑士掀起了遮天的烟尘。

  魔族大军严阵以待,很快,神族骑兵接近了魔族军队,在距离百米开外,神族大军停下了脚步,无数骑兵步调一致,没有任何多余的杂音,这个军队中弥散出一股肃杀之气。

  碧瑞斯女王缓缓站了起来,望着对面大声喊道:“牙!没想到这次大战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神族为首的骑士摘下了自己的头盔,一头柔软的金发垂了下来,罗本仔细看了看这位叫做牙的战神,第一个感觉就是干净利落,柔软才长发全部向后梳去,耳朵脖子不见一件事物,整张脸都显得很白,只是嘴chún和鼻子的线条略显坚硬,那双眼中……没有丝毫情感。

  “女魔,你的死期到了。”也轻轻的张开嘴chún,吐出了简短的一句话,声音显得冰冷而空洞。

  碧瑞斯女王一笑,“哼!每次大战都这样说,还真是不嫌累,这一次虽然我的情况不是很有利,但你想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

  跳下坐骑,牙单独一人慢慢走上几步,目光在魔族军队之中来回的扫视了几次,淡淡说道:“这里只有你一个而已,其余的魔王不是已经被我斩杀就是还在遥远的地方,女魔,你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资本了。”

  这句话说的罗本心里一沉,另外三位魔王,真的被这个牙杀掉了!

  碧瑞斯女王脸上笑意不减,“哦?你干掉了那几个笨蛋吗?”

  “奥弗里斯,修伦,还有帕克托!”牙的目光最终落到了碧瑞斯女王脸上,“我的情报显示,这这一大片土地上,只剩下你一位魔王而已,除掉你之后,我会到别处继续我的工作。”

  魔族士兵之中传出了轻微的sāo动,牙的意思很明显,报出名字的三位魔王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

  碧瑞斯女王不由皱眉,“你有什么证据说你杀了三位魔王!?”

  “他们的头在这里。”牙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坐骑,在坐骑的脖颈下,赫然穿着三颗人头。

  魔族军队不由一片哗然,碧瑞斯女王这才注意到那坐骑脖颈下的东西,不由脸sè微微黯然,没想到另外三位魔王就这样遭遇了不测,而且看现在牙的状态,应该是根本没有受伤,活着受伤的程度很轻,自己的实力……今天恐怕是要在劫难逃了!

  罗本看了一眼那坐骑的脖颈,心里不由突的一跳,没想到这个战神长的白白净净,xìng子却这么彪悍,居然把人头绑在坐骑的脖子上。

  回过头,牙淡淡说道:“本来以为会很麻烦,但出乎意料的顺利,我现在十分怀疑雷姆是不是你们杀死的,还是说你们有什么秘密的手段。”

  眼皮动了下,牙微微摇头,“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他们三个已经死了,想必剩下你一个,也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了,当时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在那座山脉里做了困境真是不值得,要不然现在我应该已经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去其他人那里汇合了。”

  “毒息之海的陷阱,是你布下的……”碧瑞斯女王眼中泛起了寒光。

  “当然,除了我不会有别人,只是我很奇怪,你是怎么从里面出来的?按理说,你应该现在还困在里面才对。”

  说着,牙不由皱起了眉,“不过你的军队数量似乎的确少了很多,之前曾经有一股军队去支援奥弗里斯,似乎和你军队的铠甲是相同的,不过就算这样……数目似乎和情报上的依旧有差别,那么……难道舍弃了地面部队?不……也不是这样,这里还有许多地面部队,那……”

  牙自言自语的思量着,目光不住移动,似乎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中,根本没有吧眼前的魔族军队当做一回事。

  但……罗本能清晰的感觉到,从这个瘦弱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简直要让人无法呼吸的压迫感,这牙只是远远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颗巨大的火球般让人有一种被炙烤的感觉。

  “混蛋!!”

  “该死!!”

  两声怒喝中,碧瑞斯女王身边两侧的两名魔将齐齐的抢出,直奔牙冲去,罗本想要阻止的时候却已经慢了一步。

  “哎……弱者,果然只有一死……”碧瑞斯女王叹了口气。

  “嗯?不用打扰我思考啊。”一抬头,牙正看到两名魔将已经冲到了面前,一剑一斧分从两个方向带着风雷之声砍向了自己。

  恍若一阵风吹过……两魔将感觉身体一凉,而牙早已经站到了他们身后……皱起眉头,继续思索……

  “碧儿!?”罗本愕然。

  碧瑞斯女王亦是皱起了眉头,“什么?居然……有这种事情?”

  无声无息的,就好像本来身体就是如此,两名停住脚步才要转身发力再次进攻的时候,却听到的“咚”“咚”的重物坠地的声音,一看之下……发觉那是自己的手臂或者大tuǐ……

  两位魔将在一瞬间被看成了几十截,却没人看见牙是什么时候出的手,甚至那落了一地的尸块,过了一小会儿才飞溅出血来……

  魔族军队的气势明显被压了下来。

  不过,罗本和碧瑞斯女王惊讶的并非是牙奇快无比的伸手,而是……现在她手上那把这徐徐插回剑鞘的长剑,那剑上微微的蓝sè荧光吞吐不定,现在半空中还可以看到剑划过的痕迹,那显然不是一把凡品!

  碧瑞斯女王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牙手中那把徐徐插回剑鞘的剑,沉声问道:“牙……没想到从来都不舍得使用任何神具的你,也终于拿出自己的武器了,怎么……不会是面对我没有自信,或者在之前的战斗中受伤了吧?”

  “叮”轻轻碰撞声中,牙把手中的剑插好,凝眉望着碧瑞斯女王,却没有回答,完全还在自顾的思考着。

  该死的女人!碧瑞斯女王心中不由暗骂,在牙的身上,除了腰间挂着的那把长剑之外,在另一侧的腰际,还悬着一把短刀,这两把武器怎么看怎么像是装饰物,但从刚才的情景来看,这把短刀可能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sè。

  “奇怪……”牙终于微微摇了一下头,“你没有任何可能带着这样多的军队从那片山脉出来,本来我预计以你那样愚蠢的个xìng,肯定会在里面大闹,然后把所有的士兵都害死,没想到,嗯……这真是奇怪。”

  “你说……愚蠢的个xìng!”虽然现在处在生死关头,但碧瑞斯女王心中还是忍不住怒火燃烧,对面的牙一脸淡然的说着话,就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真理一样,自己难道就那么显然是一个蠢货吗?

  “哦,我想起来了!”牙微微击掌,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目光从碧瑞斯女王的身上移开,开始在魔族军队里再一次扫视起来,不过很快她的脸上再一次lù出了疑huò之sè,“看起来……都不像。”

  “嗯?”碧瑞斯女王恼火的问道:“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在说些什么?”

  牙的目光依旧在慢慢的移动着,“就在刚才……有一个魔族躲开了我的攻击,他……在哪?”

  罗本立刻一愣,这是在说自己了,不过……罗本十分无奈的看了看左右的魔将们,心想拜托啊……你们能不能不这么诚实,人家一说你们就来看我,这未免太明显了……

  “是……你?”牙的目光理所当然的随着众位魔将落到了罗本的身上。

  罗本心想这可是好,还没开打就已经被人家盯上了!硬着头皮走上前两步,罗本说道:“是我……你有什么问题吗?”

  “唔……”牙仔细的看着罗本,看了许久还是摇了摇头,“不像……”

  不像……罗本看了看碧瑞斯女王的脸sè,却见她也正向自己看来,目光中带着疑huò,显然是不大理解这个牙话里的意思。

  牙继续说道:“不过……在那三个魔王那里都没有找到,我想……如果雷姆不是因为太蠢而掉的话,那么应该就在这里。”

  罗本和碧瑞斯女王面上都微微lù出了惊讶之sè,不是因为牙的话,而是因为牙缓缓的举起了一只手,在她的手指上有一点星光在不断的闪烁。

  是星标!

  果然自己就是被星标依附的人这件事情还没有在神族中传播开,第一次见到星标的时候自己还是女王的样子,那次看到的星标落点的神族士兵倒是很多,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恐怕他们都不幸的被后续的魔族军队扫dàng杀的一干二净了……

  “不用找了……你那个该死的东西,一定会飞到我这里的!”罗本知道这星标挡也挡不了,索xìng直接上前,直接声明自己就是星标的目标。

  “去……找出你的目标。”牙却好像没有听见罗本的话,轻轻的弹动手指,星标直飞上天空,在半空中转了一圈,缓缓的向着魔族军队的方向坠去。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无视自己的话!罗本心中懊恼,索xìng又走出几步,站到了碧瑞斯女王的前面,瞪眼等着星标过来。在星标坠向这边的时候,直接伸出了一只手,那星标就好像被罗本召唤一样准确的落到了罗本的掌心上,悄然无踪……罗本的全身又亮起了淡淡的微光。

  牙不由轻轻的挑了挑双眉,“真的是你!”

  “蠢女人,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罗本不屑的哼了一声,转手间一本沉重的厚脊书已经落到了手上,说道:“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又要大声的宣布不惜一起代价都要击杀我了?”

  牙这个时候却没了声音,紧锁着眉头,目光不住的在罗本和碧瑞斯女王之剑来回的移动,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的样子。

  罗本和碧瑞斯女王心中不由疑huò丛生,这位战神似乎疑虑很多,脸上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只是不知道她到底在疑huò些什么。

  沉默了许久,就在罗本忍不住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牙终于轻轻的问道:“雷姆……是你们杀的吧?”

  罗本和碧瑞斯女王心中微微一动,这件事情可没人知道,当时奥弗里斯没有得到营救的话早已经身死当场,另外两位魔王逃逸,真正起到了斩杀雷姆决定xìng作用的其实只有罗本和碧瑞斯女王,但这件事却是个秘密,对外一直都是宣称四位魔王联手斩杀了战神雷姆,罗本的名字被换成了女王的老师,并且可以的隐藏了……

  牙微微叹了口气,“就算不回答,你的表情也几乎给了我答案,我一直都很疑huò,按照这三个魔王的实力,他们没有可能会威胁到雷姆的,但是雷姆被斩杀却是真实的情况,我一直都想不通这点,不过……现在我可能稍微的理解了一些。”

  说着,牙看着罗本皱眉说道:“果然……是因为你吗?神王都要不惜一切代价毁灭的家伙,就是雷姆战败的原因了吧,刚才也躲开了我的攻击,嗯……果然是这样。”

  “这女人一向都喜欢自言自语吗?”罗本悄悄的问身边的女王。

  “啰嗦的女人……”碧瑞斯女王不耐的回了一句。

  上前一步,碧瑞斯女王大声说道:“好了!不要再浪费我们的时间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像把我留在这里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就开战好了!”

  “不……我并没有那个打算。”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牙一口否认了碧瑞斯女王的说法。

  “你说什么?”碧瑞斯女王有些难以置信的瞪着牙。

  牙伸出了一根手指,思索着说道:“我们……不如来做个交易吧!”

  交易!?魔族这一边所有人的脑袋都有些发木,和神族两军相对的时候,还是头一次听说会有这样的桥段,神族和魔族有什么可以交易!?

  “你是不是脑子已经完全锈死了!我可没有什么可以和你交易的!就算有!也不会的!要开战的话,是单打独斗还是排兵布阵随便你挑!!”碧瑞斯女王一句话吼出来,全身的魔力都开始鼓dàng,看起来立刻就准备动手了。

  “嗯?”也忽然看了看碧瑞斯女王,之后饶有兴趣的笑了,“原来是这样,看来我真是幸运,女魔……我说的交易,对于现在的你可是很有利的。”

  “什么……现在的我?”碧瑞斯女王脸sè一僵。

  “啊……”牙冷笑道:“你……受伤了对吧?””我受伤了!?真是好笑!”碧瑞斯女王矢口否认。

  “哼……你承认还是否认都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已经看到了事实而已,那么现在……我就来说说我的条件!”牙脸上的笑意愈发明显起来,“这个交易很简单,我这次放过你,还有你所有军队,你离开这里三天之内我不会追击!”

  碧瑞斯女王听了这个条件心中大为惊讶,因为这完全没有理由,虽然战神的实力凌驾于魔王之上,但是想要像现在这样单独的抓到落单的魔王其实并不容易,这次要不是调度上的失误自己绝对不会落单的时候被战神追上,这次放过了自己,那么在整个这次大战中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击杀自己了,放掉一位魔王,这可是相当严重的失误。

  猛然间,碧瑞斯女王意识到了什么,目光立刻落到了罗本的身上,而这个时候牙的声音又飘了过来:“当然这些都是又代价的,我要的代价就是……你身边的那个男xìng魔族,也就是……星标标记的那个!”

  罗本心中微微一叹,果然是这样,在这个牙说出千面的话的时候,自己就想到了,没想到自己还真是值钱,最起码值一个魔王和上百万魔族军队的价值……

  牙的声音里充满了戏谑的笑意和蛊huò,“怎么样?无论怎么看,这都十分划算的吧?女魔,你已经受伤了,而且就算是完好的状态也不可能斗得过我的!我现在放你离开,其实就等于是在给你第二次生命啊……你可要好好的感谢我,呵呵呵……”

  “啊……可以!”一个声音随口回答。

  牙的表情微微一愕,不由看了看罗本,“哦?没想到你倒是很爽快,不过……你的意思能代表的了女王吗?”

  “我的事情自然是由我自己决定的,这个和其他人没有关系!”罗本无奈的掏了掏耳朵,心想这次可真是背运到家了,上次能干掉那个雷姆都已经撞了大运,强行的模仿那种攻击模式已经让自己超负荷运转了,受到的伤害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又跳出一个战神来,自己还真是有战神的命儿,说起来已经有三位战神和自己照过面了,作为一个魔族战士来说,这可能已经算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了……

  牙的脸上多少lù出了惊讶之sè,“不愧为神王要消灭的对象,果然和其他的魔族不一样,我也觉得……这次的击杀对象一定是个特殊的存在才对!否则……神王也不会要我们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

  什么……

  忽然之间罗本感觉心中一动,牙的话似乎……让自己隐隐的抓到了什么东西,但是却有模糊不清,从自己的心间一闪而逝,那似乎……是很重要的事情,立刻回想……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不行!!”

  罗本正努力的回想着,思路却被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只听碧瑞斯女王大声说道:“作为女王,作为魔族的统治者,我不同意这个条件!!”

  “哗…………”魔族军队之中立刻响起了议论声。

  “呵呵!”牙不由失笑,“女魔,看来我要把原话奉还了,难道你的脑子已经锈死了吗?你就这么舍不得这个家伙吗?啊……是啊!按照魔族的标准来说,他还算标致吧!看起来体型匀称,和你身材也比较相配,嗯……身体也蛮结实的,难道说……你有什么特别的舍不得他的理由吗?据我所知……你很喜欢男人,我看他似乎总是呆在你身边呢。”

  魔族军队之中的议论声啥刹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很显然是对方挑衅的话,但……现在听起来却让士兵们的心中感觉怪怪的。

  罗本心中暗暗佩服,这个牙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她在强迫碧瑞斯女王把自己留下。虽然她说的话全然是不负责任的胡乱猜测,但只要说出来,面对所有魔族战士生命的抉择,作为女王就不得不为此而背上包袱,现在如果没有合适的话来回答这番疑问,那这个不负责任的胡乱猜测就显得带有了真实的意味,为了一个男人,抛弃整个军队吗?这可不是女王该做的事情……

  “我说……不行!!”碧瑞斯女王简单而直白的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意思,罗本心里哀叹,这下士兵们肯定会开始怀疑这件事情了……

  “哦~~~”牙很意外的“哦”了一声,“为什么呢?难道你身边的这个男人比整个军队都要重要,你不惜为了这个男人而要让所有的战士陪葬吗?难道为了这个男人,你情愿留下来送死!?这可真是让我觉得恶心,你们魔族这种低劣的生物居然在这里上演这样令我作呕的戏码,是不是说……他令你感到特别的愉快呢?你这放dàng的女魔!!!”

  碧瑞斯女王面对牙的质问,丝毫没有示弱,微微一笑,手指轻轻梳理着自己华丽的银丝,鼻子里哼了一声,带着无奈的声调说道:“蠢女人!”

  “什么!?”牙立时皱眉,脸上的笑意瞬间不见。

  罗本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立刻得出了一个结论,女人们之间的争论,或者说是争吵,就算你说的再多再有理有据,但是全然及不上对方自信的一笑,然后对你说“蠢”“丑”……

  男人就不怕说丑……也不怕说蠢……

  “罗本……他是我的副官,仅此而已!至于你说的那些……也只有那些一脸正经,看起来十分清高,但实际上满脑子肮脏下作,在人前装作衣冠楚楚的装高贵,但是暗地里却睡觉也要脱光衣服,无时无刻不在想男人,在大家的目光里是圣洁的战神,但是说不定在背地里已经不知道勾引了多少男人的你才能想得到的事情吧!我美丽的,清高的战神小姐……你这么顺畅的就想到了那样的事情,真是让我很吃惊呢……”

  “你……”牙的额头上顿时跳起了一条青筋,白净的面皮上立刻因为jī动和愤怒而涨起了红晕。

  “啊呀……被说中了就恼羞成怒!还真是诚实呢,呵呵呵……”

  看着窃笑的碧瑞斯女王,罗本冷汗直流,真亏得她能这么淡定自如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看来和女人吵架的确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笑意逐渐在脸上退去,碧瑞斯女王双目之中泛出了冷光,“哼!耍弄这些小手段无济于事,要是想抓人的话,就自己来!”

  说完,碧瑞斯女王一转身,向着所有的魔族战士大声喊道:“战士们!你们到底是为什么什么来到这里?到底是在为什么而战?现在!神族要我们抛下同伴,抛下我们的族人苟求活命,耻辱!!!”

  碧瑞斯女王大声的呼喝:“我们来到战场上,并不是为了能够活着回去!!但我可悲的看到……我的战士在动摇!只为了一个敌人的三言两语!我……你们的女王还站在这里!我还没有退缩!我不惜以我的xìng命守卫我族的尊严!你们……难道想要退缩吗?”

  士兵们默默无声。

  转过身,碧瑞斯女王指着对面的神族军队高喊道:“我不需要临阵退缩的士兵,也不需要对自己的命运产生怀疑的战士!想要活下去的!现在离开!然后……我!还有我的士兵们会为你们垫后!”

  罗本tiǎn了tiǎn嘴chún,用细微的声音对碧瑞斯女王说道:“碧儿,士兵们是无辜的,你现在也受伤,带他们走吧,我会想办法脱身的,即使我们都留在这里,结果也不会因为这样而有太多的改变。

  “无辜?我们都是无辜的,我向来不是一个好女人,更不是仁慈的魔王!而且……如果要死的话,我还是……想要死在你身边,这样都不可以吗?”

  罗本不由默然,诚然,碧瑞斯女王不是一个仁慈的魔王,如果她喜欢自己的话,在百万大军和自己之间,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吧,但……现在面对战神,所有的一切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我的战士们!杀掉前面那个蠢女人!然后……我们踩着神族的尸体,喝庆功酒!!……”

  “等等!!”碧瑞斯女王已经含在嘴里的“杀”字,被一道巨大的声浪硬生生的顶了回去,声浪中蕴含着强劲的冲击力,吹得碧瑞斯女王银丝乱舞,几乎脚下不稳。

  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大喝了一声,同时使用音bō攻击的牙lù出了冷笑:“这种程度就要站不稳了,看来比我想象的伤势还要严重,或许……嗯,不!雷姆已经完蛋了,我不能再大意!”

  买着轻松的脚步,牙独自一人缓缓的走了上来,走到接近两军的中间线上,牙停住了脚步,似笑非笑的看着脸sè青白不定的碧瑞斯女王说道:“看来……你不算后退了?”

  碧瑞斯女王强压着自己颤抖的身体才能站稳,只是刚才的一次冲击就差点直接把她掀飞,咬牙说道:“当然!”

  牙摇了摇头,笑道:“虽然看起来你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不过那也就意味着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收拾你,你最好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我会切开你的喉咙,让血慢慢的流干……最后再把你的脑袋挂在我的坐骑下!”

  “我会扒光你的衣服,丢到我的士兵们中去,你一定会很享受的!”碧瑞斯女王毫不示弱的还击。

  牙面上一阵暴怒,握着的那把长剑嗡嗡作响,好像立刻就要脱鞘而出一样。

  “哼!”怒哼一声,牙索xìng不再理会碧瑞斯女王,直接一伸手,手指直指向罗本,朗声说道:“刚才我听女魔叫你罗本!对吧?”

  “不错。”

  “很好!”牙嘴角lù出了一抹微笑,“罗本!我现在以一个神族战士的名义向你挑战!我们一对一!你接受吗?”

  “呃……”罗本万没想到牙居然会向自己挑战。

  “不行!”碧瑞斯女王斩钉截铁的回绝。

  “哦?”牙挑了挑眉毛,“为什么……难道你们魔族战士就只是这样,还有……你刚才大声对你所有的士兵宣讲的尊严,难道也只是这样?这不是临阵退缩还能是什么?女魔!我没有像你挑战!你就算是魔王!也没有权利干涉一个战士接受对方的挑战!这是属于战士的尊严!也就是……你刚才大声宣讲的东西,不要自己打自己的脸……好吗?”

  “这不公平!”碧瑞斯女王大怒。

  “公平!?我们之间没有公平!”牙亦是怒容满面,“你死我活才是我们之间的公平!我们无数的族人倒在了这片肮脏的土地上,为的就是杀死你们!”

  手指罗本,牙再一次高声说道:“罗本!我在这里以一个战士的身份向你挑战!你敢应战吗?这个女魔不愿答应我的条件,要守卫她作为战士的尊严和荣誉,那么我现在想看看!你是否也有这份尊严和荣誉感!”

  “你以一个战神的身份挑战一个魔将!你不觉得羞耻吗?你居然还敢在这里说尊严和荣誉!如果你想要挑战的话,我可以奉陪!”碧瑞斯女王满脸的暴怒。

  牙慢慢的看向碧瑞斯女王,轻轻的一笑:“果然……真的是在极力的维护这个男人,神王的星标所在,果然有什么特别的吗……”

  吸了口气,牙笑道:“的确!我是一位战神,我可能和他有着很大的实力差距,但是……你们不是早已经知道这一点,而且还嘴上挂着尊严和荣誉的留了下来,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自己不走的!现在情况是相同的,罗本!你可能会立刻就死去,但是……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是否接受我的挑战!以一个战士的身份!!”

  “呵呵……”牙笑的无比开心,“我真想看看你回避我的挑战时,你身后的魔族战士的表情……”

  果然是个厉害的女人哪……心思缜密而且不骄不躁,碧瑞斯女王的伤已经被她看在眼里了,但这样并没有减低她的戒心,雷姆的死看来让她心中颇有忌惮,现在把自己推到一个战士的身份上,自己不应战的话,那么……刚才碧瑞斯女王坚持留下来,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明知必死的女王和战士们就为了一个怯懦的不敢应战的战士而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吗……恐怕自己拒绝的话,身后的战士们立刻就会暴动吧……

  一个弃战士的尊严不顾,苟求活命的家伙……怎么看也不值得为止付出啊……

  没来由的,罗本想起了梅斯,不知道梅斯在的话……会不会立刻想出帮自己解围的办法,转眼瞧了瞧碧瑞斯女王,她脸上满是惶恐,显然也被牙的话逼的无可奈何了……

  说实话,自己真的不想应战,那样的话自己就不能逃了,其实要是女王带着军队离开,那自己放手一搏,然后找机会开溜,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当然……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和一个战神正面对抗,这又是一个魔族战士足够光宗耀祖的成就了……但自己真的不想要这样的机会啊……罗本怨念。

  “好!以一个战士的名义!我接受你的挑战!”罗本大声的回答。

  “很……好!”牙的脸上lù出了胜利的微笑。

  “医……医生!?”碧瑞斯女王微小的声音有些颤抖。

  罗本灿然一笑,“好了碧儿,带着军队撤退吧,给我和牙留出足够的战斗空间,要不然会bō及无辜的士兵的,还有不要这么哭丧着脸,就好像我已经败了一样……”

  碧瑞斯女玩死死的捏着拳头,捏的骨节噼啪作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罗本微微一叹,“好啦……这本来就是一个死局,无论怎样都不会有好的情况的,现在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不过……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你现在带着军队先退开,见机行事吧!如果能活下来的话……就活下来,为了我们的孩子!”

  “医生!!”

  “好了,去吧!没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事情的结果,不要这么早就放弃,去看着我表演吧!我成功的话,记得许诺过的报酬哦,这次我不要任何的香料,相比起来,我还是喜欢你身上自然的香气。”

  碧瑞斯女王狠狠的咬了咬牙,说道:“如果不能为你报仇,我会死在你身边的!”说完,转身走上了战车,头也不回的离去。

  罗本苦笑,这……这话怎么说的就好像自己死定了一样呢……

  神魔两族的军队迅速的后退,一直退到对方在地平线上只是一条黑线才算停下脚步,中间无比宽敞的空间,全部成为了这次挑战的战场。

  牙轻松的站在那里,目光始终在罗本的身上游走,见两军止住脚步,笑着说道:“我很高兴,你接受了我的挑战,最起码的,作为一个战士我现在表达一下我的敬意。”

  “这个可以免了,我不觉得一个费尽心思要单独击杀我的女人会对我有什么敬意。”手一翻,手上那本厚脊书的书页全部飘飞而起,环绕着罗本缓缓飘动。

  “呵呵……也好,讲这些虚伪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擅长。”慢慢的,牙拔出了自己的剑,剑锋上蓝莹莹的微光浮动,一股冰寒的气息弥漫四周,牙身上的淡然也逐渐化为了肃杀之气,“现在……就让我来看一看,神王不惜代价要杀死的家伙……到底有多厉害!!”RO!。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女主都和男二HE吾家娇妻纯情护卫锦鲤仙妻甜如蜜男上女下天才圣手东京道士[综]我徒弟都是大佬萌娘西游记今天先败一个亿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