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九百二十四章为我而战吧!勇士!

第九百二十四章为我而战吧!勇士!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嗯……真的不告诉我?”

  “已经告诉你了。”

  “可是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明白。”

  “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

  “你就不能再说的更加明白一点?”

  罗本站住了脚步,十分无奈的说道:“我的女王大人,您既然是不动手脚的,那就不要在打扰我这个辛苦赶路的人了,没说一句话可都是要力气的。”

  碧瑞斯女王皱皱眉毛,小声嘀咕道:“区区一个sī有财产也敢这么说,我要带着你的时候,你不是没有同意吗!现在又来抱怨。

  “我可没有兴趣被中人抱在怀里飞来飞去……”

  现在,罗本正抱着碧瑞斯女王向魔族撤退的方向前进,只是两个人都受了重伤,虽然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但是飞行的度却好像蜗牛一样慢,而且还有点摇摇晃晃。

  “可是大家都是女人啊”碧瑞斯女王恶作剧的戳了戳罗本的x口,“嗯,看不出来这个小魔女的x还真是弹xìng惊人。”

  “小心我一把一你丢一下一去!”罗本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判”气的男人”碧瑞斯女王耸耸肩膀,把伸出去的手指缩了回来,“但是,医生!你就告诉我吧,你是怎么伤到那个克里克的,我真的很想知道,还有你说你掌握这个世界的〖真〗实,那是怎么回事?”

  罗本面无表情的回答:“这是最后一遍了,在听不懂可就不给你解释了。”

  碧瑞斯女王忙不迭的点头。

  “其实,那个克里克的力量并不算是真正的力量,她的瞬光剑她和瞬光剑化为一体的身体,他那个所谓的无处不在又不在任何地方的说法……都是假的!”

  碧瑞斯女王顿时争辩道:“那怎么可能!神王的瞬光剑是有名的神物,怎么可能是假的?”

  “啊可能的确是有名的神物吧,但是这个克里克的确是假的,她所说的和瞬光剑为一体的说法也就不能成立,其实,那团光雾不过是一个扭曲的空间断裂带,她就躲在空间的断层中,这就是〖真〗实的情况我现了这点,于是击伤了她。”

  碧瑞斯女王脸上带着万分怀疑的又问道:“可是,你是怎么知道那些是假的,而且摩尼尔明明已经召唤了深渊之门,如果不是她所说的那样每个光斑都是一个世界那数以千万计的深渊生物为什么都找不到她?为什么全部都被吸进去之后又被杀死”

  说起了摩尼尔,碧瑞斯女王的情绪立刻低落了下去。

  罗本不想谈起摩尼尔,说句实话,自己现在也没办法安慰这个女人,从根本上说,碧瑞斯女王辜负了摩尼尔魔王让她逃走的心意,但是,这一战无论如何摩尼尔都很难活下去,没有他召唤了空间之门拖延了时间的话自己和碧瑞斯女王肯定谁也等不到黑帝的救援了,那么就只能是所有人全部被克里克杀死的结局,但自己怎么的也不能说摩尼尔是必死的,那样这个女人估计就又会抓狂了。

  想了想,罗本换了一种方式说道:“啊的确对于那些进攻克里克的深渊生命来说,克里克所说的的确是真的,但对我来说,却不一定。”

  “这……是什么意思?”

  罗本一笑,“女王大人,如果我说我有一双能洞悉世界真像的眼睛你会不会相信?”

  “嗯”碧瑞斯女王看起来感觉罗本这个问题十分古怪,罗本也只是问问,半开玩笑的说着,却没想到碧瑞斯女王考虑了一下却点了点头,“我信。”

  这让罗本一愣“你信!?”

  “嗯!”碧瑞斯女王又点点头,十分理所当然的说道,“你是我的sī有财产嘛,怎么会骗我?”

  真是……厉害的理由。罗本暗自腹诽。

  “女王大人可以这样认为,我的观察普通的魔族都要好,所以我能够了解一些别人不了解的事情,克里克的招数是有破绽的,所以也是可以破解的。”

  “好像”碧瑞斯女王依旧是满脸疑huo,“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我还是不明白……”

  “那就算了,反正你不是我,不用强求去理解那些东西的。”

  罗本轻轻的把这个话题带过了,因为自己已经解释道极限了,再深入的解释那就只能说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虚幻了……

  至于能伤到克里克的原因,罗本也是才在不久前刚刚想明白的,这个世界并不是〖真〗实的,这是最基本的〖真〗实!

  虽然一切都栩栩如生,但是这样也是有条件的如整个世界只会在那些特殊的存在周围变得鲜活,罗本觉得,这应该是这个虚幻的世界减少世界物质流动,减少能量消耗的一个信号,那么很多的事情上,应该也是如此。

  克里克的瞬光剑未免太过霸道,天地间的第一缕光铸造的剑,延伸向无数的世界这样的武器,已经出这个世界的承载了,这个虚幻的世界不会有这种东西存在的,但是在〖真〗实的魔界中,在神族中,这把剑一定是存在的,而在这里的,只是一个虚影那么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遵循这个虚幻世界的规律在运行,他们的一切反应都会如〖真〗实情况似的去继续,尽管那把剑不是〖真〗实的,但是虚幻世界的规则依旧会杀死他们,会让那把剑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的〖真〗实bsp;但是,自己却是个特殊的存在,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受这个世界的约束,那把剑在自己看来,它的力量绝对不会过这个虚幻世界的承载能力,于是那把传说之剑在自己面前也只是一把力量稍强的剑而已,而且传说中越强,那么在自己面前那些越这个世界承载能力的力量就越无法挥,在自己看来,那只是一把能够远距离大范围瞬间高强度攻击的剑,而克里克,也只是隐藏在空间断层里而已。这一点,在给碧瑞斯女王拔出身上的光刺的时候自己就注意到了。

  那些光刺上,居然都留有自己之前扔出的那把精神光剑的气息,所有的光刺都来自于一个地方而不是像克里克所说的那样从无数个不同的空间攻击过来,就连那些杀死了无数深渊生命的光刺,仔细的感觉,也是这样的。

  罗本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现在的自己”已经拥有了和那些使用毁天灭地力量的存在叫板的资本了”当然,如果他们只是使用这个世界能过承载的能力,那多半自己就要倒霉了。

  “嗯…………”

  碧瑞斯女王紧皱眉头,似乎还是在思考着罗本的话,不过罗本知道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想明白的。

  “哼算了!”过了一会儿,见罗本似乎真的再没有解释的意思了,碧瑞斯女王耸耸肩膀,完全不在意似的说道”“既然是一些可知道可不知道的事情,那我也就不用浪费精力却理解了。”

  可有可无那你还想那么半天!罗本暗笑。

  碧瑞斯女王又说道:“反正只要你了解就行了,你了解,然后你是我的sī有财产,那也就顶算是我了解了”嗯哈哈哈!”碧瑞斯女王十分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思考事情的方式原来是这样的……

  “哦对了!”碧瑞斯女王似乎是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问瓶”

  罗本感觉自己都有点被问的没力气了,“我的女王大人,您到底还有多少问题啊?”

  “回答就好了,称这个sī人财产!”

  “啊”罗本叹气,“好又是什么问题?”

  碧瑞斯女王脸上涨起了〖兴〗奋的红晕,有点jī动的说道:“医生!你真的会召唤魔王战铠的啊!以前从父亲那里得到过一些消息,但是我没法却仔细问,今天竟然真的看到了,的确是亚瑟的那一套”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其他的魔王战铠你也能召唤吗?还有你要是变成我的样子以后难道会召唤我的战铠吗?”

  看着碧瑞斯女王好像现了什么新奇秘密似〖兴〗奋的脸”罗本知道这个问题解释了肯定还有后续的追问,直接别过头去,“这是秘密。”

  “秘密?”碧瑞斯女王眼神儿古怪的看了罗本,“那还不快告诉我!?”伸手两只手一搂罗本的脖子,碧瑞斯女王开始在罗本的耳边吹热气。

  看来说是秘密绝对是个失策,罗本瞬间明白了过来,女人都是喜欢打听别人的秘密的。

  “都说了是秘密,不能告诉别人的,只能是我自己知道。”罗本把自己两个字咬的很重。

  碧瑞斯女王咯咯一笑,继续在罗本的耳边呵着热气,“但你是我的sī人物品啊我可不是不是别人,是你的主人呢,我知道和你自己知道是一样的!还不快告诉我!告诉我啊mm啊mn”碧瑞斯女王开始冲着罗本的耳朵眼吹气。

  这个女人没的救了罗本甩了甩头,大皱眉头的说道:“我的女王大人,我在飞着呢,弄不好会掉下去的,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你告诉我,我不就不闹了,还不是你自己的原因!”碧瑞斯女王立刻皱起眉反驳罗本。

  罗本翻了个白眼,飞快的嘟囔道:“你没有听到黑帝刚才说吗?我是有皇族血统的!”

  “呃似乎父亲的确是说了,但那是什么意思。”

  罗本好不容易抑制住要把手里的女人丢下半空的冲动,恶狠狠的说道:“那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集有皇族血统的意思!因为这个,所以我可以收到魔王战铠的承认!在一些危急的时候召唤战铠。”

  碧瑞斯女王眨着眼睛似乎思考了一下,忽然满眼的惊诧,“医生,难道……你会是我的亲人!?”

  “闭嘴,你这个笨猪!!”罗本有些忍无可忍。

  碧瑞斯女王似乎有些担心了”小声的嘀咕道:“虽然父亲的子女有多少我们心中都有数,但是父亲要是有额外的子嗣我们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从你的身体状况推断,和我们的年龄似乎也不会差很多,难过……,

  “”

  忽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讶然,碧瑞斯女王指着罗本叫了起来,“你是我弟弟!!”

  罗本额头上青筋直跳,“我亲爱的女王大人,您可不可以把您丰富的想象力用在别的事情上”还有我就不能是你的哥哥吗?为什么非bsp;“嗯……弄哥的话,也不错。”

  “闭嘴!你这个白痴!”

  “你敢叫我白痴!?你这个sī有物品,还有那个笨猪是什么?你以前已经这样说过很多次了!”

  “闭嘴!”

  “一个sī有物品居然这么嚣张,本王今天…………呃……哎”碧瑞斯女王叫着,忽然之间感觉自己身体一轻”罗本已经把她丢飞了出去。

  “你敢扔下我nm”碧瑞斯女王的声音迅的向地面坠去。

  罗本吐了口气”抬起手擦了擦汗,心想这个难缠女人,越来越不好应付了……

  反正这个高度摔下去的话也不会有什么打紧,而且这个女人也不是自己不能飞,还有自己也还有时间去把她捞上来,罗本也不着急,喘了口气,拉开衣领扇了扇风”聚了一个水球丢到了。中润了润嗓子这才准备去接碧瑞斯女王。

  才刚刚低下头,罗本就见到地面上有一样东西,就在碧瑞斯女王下落点的附近。

  不会吧!罗本心里一跳,猛的向下飞去。

  “你这个该死的sī有物品,居然敢把本王在天上丢来丢去!”被重新接住的碧瑞斯女王满眼冒火。

  罗本现在缺额顾不上在去考虑这位女王大人的感受了,急的向着地面落去。

  碧瑞斯女王也现了罗本的神sè不对,目光向地面一望,不由奇道:“那是什么?”

  两人正路过一片森林,在森林〖中〗央,有一大片树木已经断折倒伏,从痕迹上看”似乎是什么巨大的东西从天而降,不仅压倒了降落点的树木,而且还镶嵌冲出去了很远的距离,连带着前方一条长形面积上的树木一起遭了秧。

  在这片倒伏的树木最前方”高大的树木四散零落,枝杈树干落的满地都是,在厚实的树叶掩盖下,1ù出了森森的白骨。

  罗本带着碧瑞斯女王落到了倒伏树木的最前头,碧瑞斯女王四下打量了几眼,忽然眉毛一抖,叫道:“是他!?”

  罗本点点头,没有说话,快步的跑向了前方路过几颗断折的树木时,罗本看到了在这些树枝下那金灿灿的光刺。

  倒在这里的,是水骨。

  飞奔到前头,罗本迅的把那些倒下来的树木搬开,水骨那巨大的脑袋逐渐1ù了出来。

  “老兄,你没事吧!?”罗本十分担心的看着水骨,现在这个一向好吃懒做,还有奇怪的装饰癖好的元老级怪物,头上那两只恶魔角尖,火红的光芒已经角散了……

  水骨本身没有任何的生命特征,罗本也不确定他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叫了几声,见水骨没有动静,罗本有些急了。

  没办法,罗本只好走上前去抓住了水骨的两颗巨大的牙齿用力的晃了晃,“老兄,你醒醒!”

  “呼”的一声风响,罗本差异的现水骨的上颖猛的抬了起来,之后狠狠的咬了下来,急的一个退步,只听“咔嚓”一声,水骨巨大的嘴巴合上了,在它张开嘴巴的时候落进嘴里的树干被齐齐的咬断。

  “老兄!是我啊!”罗本赶紧大叫。

  “嗯知道是你,但是不要用这个样子来mo我的骨头,这让我浑身都直颤!”水骨低沉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罗本不由感到一阵好笑,没想到自己这个纳兰的模样对水骨有这样的压迫力……

  听起来水骨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麻烦,罗本心里安定不少,问道:“老兄,你不是已经逃走了,怎么会落在这里伤很严重吗?”

  “唔本来,想回去帮你的,但是我很快现,我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恐怕……我已经撑不了太久了。”

  水骨的话让罗本大吃一惊,“什么什么叫撑不了多久了!?”

  “身体的损坏程我想的要眼中的多,本来以为拔掉那些光刺再慢慢的养伤,但是现在光刺周围的骨都已经碎裂了,其余的骨也出现了裂缝我现在唯一还完好的,就只有头了。”

  罗本一抬头,果然见水骨的颈部骨髅上有两条裂缝。罗本记得十分清楚,水骨在脊柱上的伤,基本都在背部距离较远现在这里都出现了裂缝,那其余的地方这条脊骨可是水骨的本体啊!

  “老兄,我”罗本心中一阵悲伤,这个奇异的生物是自己不多的非魔女朋友,现在它已经xìng命垂危了,但是自己却不知道能为这个没有特征的朋友做些什么,“我能做些什么吗?”

  水骨巨大头颅轻轻的挪动了两下,咔咔声中罗本眼角直跳的现水骨的额头上出现了两条裂缝。

  “没用了看来,我是要走到尽头了,我知道你的治疗魔法十分神奇,但对我并没有作用,谢啊……,

  …”

  “老兄,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我们现在有很强的力量如果你需要什么东西的话,女王大人也会帮你的!女王大人?”

  碧瑞斯女王已经来打了罗本身边,看着消亡在即的水骨慨然说道:“医生说的没错,就算没有医生的关系,但你在我的王城居住了这么久,为我赢得了许多的声望脸面你如果需要我帮你做什么的话,我会尽量去做的。”

  “呵呵没想到一向苛刻的女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让我意外,不过并不需要那些,也谢谢女王了这具身体,已经就要崩溃了没想到神往的瞬光剑居然这样厉害……”

  罗本和碧瑞斯女王一阵沉默,看着自己的朋友慢慢死去,但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十分的难受。

  “哦对了!”忽然之间水骨又说道:“在最后,罗本!我给你样东西,你一定要好好的保管。”

  罗本立刻正sè说道:“好!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好好保管的!”

  “嗯那就这个吧!”说着,在罗本和碧瑞斯女王目瞪口呆中,水骨再一次张开了巨大的嘴巴,狠狠的一咬,咔嚓一声,嘴巴再张开时,一颗牙齿从水骨的口中脱落了下来。

  “罗本,好好的保存这颗牙齿。”

  “牙齿?”罗本有点不明白,水骨临死前送给自己的东西,肯定具有非凡的意义,但这牙齿却是为了什么要送给自己?

  “嗯似乎太夹了,你拿着不方便。”水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这牙罗本还高还粗……

  又张大了嘴巴“咔嚓”一声,再张开,罗本现一块牙齿的碎片从水骨的口中脱落了下来。

  “嗯这个只有你的手掌大小,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水骨似乎是放下了心来。

  “老兄,你给我这个,是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罗本小心的把水骨的牙齿碎片收好,认真的问。

  “这是我完整的骨髅,你好好的收起来,也算是留个纪念吧”

  水骨长叹了一声。

  罗本鼻子有些微微酸,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但生的事情却是〖真〗实的,自己的感受也是如此,自己的一个朋友,就要消失了……

  水骨又继续说道:“等这次大战结束了,或者是你有时间的时候,就去海边,就得把这个块骨片丢到深水的海域里去,浅水里什么都没有,那样的话会很麻烦。”

  罗本正在神伤,忽然微微一愣,“什么?老兄!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把它丢到深水区域去,别在浅水区,怎么了?”

  “等等等!!”罗本理了理思路,疑huo的问道:“这个把这骨片丢到大海的深水里去做什么?”

  “浅水里什么都没有,你叫我怎么找材料啊!?”水骨不满了。

  罗本愕然的眨了眨眼睛,转头看了看碧瑞斯女王,碧瑞斯女王翻着眼睛吐了口气,用手捏了捏额头“这可真是浪费感情,难得我还打算好心一次……”

  罗本回过头来有些恼火的问道:“老兄,你的意思是,你就凭着这个骨片就能在大海里重新塑造出一个身体?”

  “对啊。”水骨很奇怪的回答,“那你以为是什么?”

  罗本眉毛一阵乱抖,心想今天可真是不吉利,先前是那个女人,现在水骨又来胡搅蛮缠……

  “那我还真是该谢谢你你还没有让我这么拿着你的整颗大牙回去,这还真是照顾我”罗本看了看落在自己身边的那颗巨型牙齿。

  ,“啊我还是很通情达理的。”水骨十分没自觉的说着,脑门上又裂开了一道缝隙。

  ,“如果是这样,不会有什么损伤吗?重新塑造的身体,和现在的肯定会差很多吧?”虽然说有点气闷,但是得知水骨不会有事罗本还是很高兴的一想到身体被毁的水骨不得不重新回到大海中去,罗本不由有点担心。

  “啊哈!”水骨忽然高兴了起来”“当初从深渊来来到这里的时候,由于太过弱小,为了活下去也就顾不得挑三拣四了,日积月累下来,身体也就不能换了,这次多亏了那瞬光剑的强大威力总算把我这老的身体打碎了,虽然有些受伤但无关紧要,这次回去重新塑造一个完美的身体,那时候受的伤也一定就好了,嗯这样的好事真是不多见哎?罗本你干什么去,我还没说完呢?”

  ,“你就在这慢慢烂掉吧,我还有事,女王大人,我们走吧!”

  ,“嗯再塑造的身休不要那么大了,踩得我王城的街道坑坑洼洼很麻烦的。”碧瑞斯女王头也不回的嘱咐水骨厂“呃你们就这么丢下娄走了?这是不是不大好”

  “没什么不好!”罗本和碧瑞斯女王齐齐的说道。

  罗本和碧瑞斯女王直接丢下了在后面嚷嚷的水骨,继续向回飞去,一路上碧瑞斯女王都在笑罗本站在水骨面前的表情,笑的罗本万分无奈……

  和罗本预料的一样那一部分先绕过了摩尼尔和克里克战场的神族军队和后续部队脱节后,已经被反扑的魔族大军全部杀掉克里克的消失对于魔族军队中的一些战将来说,感觉还是十分清晰的,在杀光了那些倒霉的神族战士之后,魔族大军开始向回推进,并且寻找碧瑞斯女王和摩尼尔魔王,正好和罗本走了个碰头。

  碧瑞斯女王的归来让魔族军队士气大振,但接下来,摩尼尔魔王战死的消息让全军上下一片哗然。

  ,“医生,怎么样了?”

  碧瑞斯女王的行宫之中,换过衣服梳洗一番的碧瑞斯女王来到了1ù台上,见罗本正打走一个士兵,脸上一片无奈。

  现在,罗本又变成了琪斯的模样,这让罗本心中全是苦水,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已经扮演了三个女人了。

  ,“才传来的消息,摩尼尔魔王的军队全军意志消沉,已经开始出现士兵自杀的情况,几百万大军已经失去了秩序,根本没有结营就在原地驻扎了下来,很多士兵就那么躺在地上愣着看天空,哎摩尼尔是个好魔王啊!士兵们对他的忠诚真是罕见。”

  碧瑞斯女王很忧虑的说道:,“但现在摩尼尔已经死了,这是事实,父亲已经赶往了别处,短时间内恐怕不会回来,但神族的威胁还在,他们依旧有大批的军队就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而且刚才的情报也已经显示莫图城的神族军队已经突围了,就是说对面又多了两个六翼战将,我们的情况依旧不利,摩尼尔魔王的军队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更加的被动了。”

  ,“是啊,谁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魔王会战死,或许谁都没有想到吧,我自己也没想过会生这样的事情,这次我们真的是被神族摆了一道。”

  碧瑞斯女王坐下来,慢慢的为自己倒了杯酒,问道:,“那我的军队呢?现在他们的情况是不是也受到了影响?”

  罗本摇摇头,这个倒是没有,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大好但战士们很高兴,毕竟摩尼尔魔王战死的消息太过惊人,而您活着回来,对战士们倒是一种jī励,其实…”我觉得我们当时或许不应该公布摩尼尔魔王的死讯。”

  碧瑞斯女王摇摇头”“这个是瞒不住的,摩尼尔喜欢呆在最显眼的地方,喜欢让他的战士们看到他,以此鼓励所有人他接触的部下相当多,我们没有办法瞒住这件事情的,早些宣布这件事情,最后被现了生军队的大崩溃来的好。”

  乒本默然。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安抚摩尼尔魔王的军队,他们这个样子不仅不会形成战斗力而且还会拖后tuǐ几百万大军拖我的后tuǐ,这可真是再可怕没有的事情了。”

  “仙…”罗本面1ù难sè。

  这件事情可不是说说就可以的,看得出,摩尼尔魔王的将士对摩尼尔魔王的忠诚度是相当高的,这自然是好事,但现在这种情况唯一的坏处出现了,一旦摩尼尔魔王战死的话,军队的士气就瞬间陷入低mí想要恢复万分的困难。

  碧瑞斯女王轻轻的抿了一口酒,“我知道这不容易,但也没有办法,不快点解决这件事情,神族一旦站稳了脚跟在我们丧失了以为魔王,这里只有我一位魔王的情况下他们很有可能会主动进攻,那时候这些军队就只有被屠戮一空的份儿,那样的话摩尼尔一定会死不瞑目吧!

  嘎嘎声响中,碧瑞斯女王微微皱着眉,手里的金属酒杯被她慢慢的捏变了型。

  “医生父亲并不在这里,没有谁的威望会过摩尼尔,没有谁的话那些士兵们会听得进去,这种情况我们要怎么做才好?”

  罗本沉吟片刻,还是摇了摇头“女王大人,我也没有好的注意,这件事情,恐怕要等待黑帝大人来处理了。”“等不了了!”碧瑞斯女王十分肯定的说道”“摩尼尔战死并不是偶然,究其根源,还是神族这一次以意想不到的度降临了战神,那么,我想不会就单单降临克里克一个的,其余的战神应该也已经在其他的通道降临,那样的话……”

  罗本心里不由一阵狂跳。

  碧瑞斯女王缓缓的继续说道:,“或许战死的,并不止摩尼尔一个,父亲,要为难了吧我们现在,必须自己应付这个情况,不能指望父亲了!”

  轻轻的转动着手里已经变形的酒杯,碧瑞斯女王坚定的说道:,“我……必须要解决这件事情,我不能让摩尼尔的战士白白的死去,他已经为了救我而丢掉了xìng命,现在我只能来救回他的士兵必须要这样!”

  罗本能理解碧瑞斯女王的心情,摩尼尔魔王的死,虽然归咎不到她的身上,但她没有逃走,却一定会有一个心结,哎!这个女人哪一一一一一一“医生,我想让你去帮我跑一次摩尼尔的军营,去那些东西。”

  碧瑞斯女王沉默良久,忽然对罗本说道。

  “嗯?拿东西?”罗本疑huo。

  “嗯……记得,不要被人看见!”

  “什么?”罗本立刻瞪大了眼鼻。

  两个小时之后。

  “女王大人,您这是打算做什么啊?”罗本惊疑不定的看着这飞快的翻着一大堆卷宗的碧瑞斯女王。

  这是在碧瑞斯女王的卧〖房〗中,自己才从摩尼尔魔王的军营回来就被碧瑞斯女王推进了这里,关上了门窗,还设置了魔法结界。

  “嗯好!有了,医生你过来,我要你写什么你就写什么,快集……”

  “女王大人,您这到底是做什么啊?”罗本万分的不解。

  “区区一个sī有物不要问那么多!”碧瑞斯女王有些恼火的把罗本抓到了桌子边。

  五分过后,碧瑞斯女王的脸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医生,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写出这样拙劣的字,而且居然几百年都没有过进步!你这个混蛋就没有想过要写出几个叫人认识的字吗!!??”

  罗本十分无辜的说道:“女王大人,我的字就是这样的,您早就知道的……”

  “算了,这样也最好,要不然可能还会1ù馅的给,这是摩尼尔的手稿。”说着,碧瑞斯女王把一份卷宗丢到了罗本的眼前。

  罗本打开一看,哦没想到摩尼尔魔王的字写的如此男人!简直就是和自己不相上下……

  “好了,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现在开始吧!”碧瑞斯女王把几卷卷宗推到了罗本的面前。

  罗本心里忽然一亮,惊讶的望着碧瑞斯女王说道:“女王大人,您不会是想……”

  “别说废话,我们现在很赶时间!”碧瑞斯女王直接打断了罗本的话。

  摩尼尔魔王的军队重新的集结了起来有些散乱的聚集向了军队驻扎的中心地带,因为在那里,和摩尼尔魔王共同战斗过并且活着归来的碧瑞斯女王有话要对大家讲。

  碧瑞斯女王穿着一身黑衣,表情严肃而庄重,站在一座高台上作为shì女站在高台之下的罗本很少见到碧瑞斯女王这幅表情。

  “士兵们摩尼尔忠诚的战士们,我,碧瑞斯女王现在正对你们说话”碧瑞斯女王的声音略微低沉,磁xìng而具有穿透力的嗓音不住的在半空回响。

  “我很遗憾,摩尼尔他,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此话一出,所有的士兵情绪立刻jī动起来。

  “但是!!”碧瑞斯女王的声音陡然升高,炸雷似的响在了每一个士兵的耳边“摩尼尔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士兵们,你们的魔王,留给了你们最后的嘱托……”

  碧瑞斯女王的声音到底为止,就好像这句话具有魔力一样所有的战士不论魔将还是士兵都抬起了头,目光炙热的望向了碧瑞斯女王的方向,等待着碧瑞斯女王接下来的话。

  缓缓的,碧瑞斯女王从怀里掏出了一份卷宗,所有士兵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这份卷宗上,那卷宗是暗黄sè的附近的领地中,只有摩尼尔魔王使用这种颜sè的卷纸布命令,后来大大小小的魔将和官员也都使用这种颜sè的卷纸,这暗黄sè的卷宗已经成为了摩尼尔魔王领地上的官方文件保准形式这一点每个战士都知道。

  “这次,神族降临了战神并且是以极快的度,摩尼尔为了能保全更多的实力,为了能让我活下来,他牺牲了自己!”碧瑞斯女王说着,缓缓的展开了那份卷宗。

  听着碧瑞斯女王的话,所有的战士不由动容。

  “在他离开之前,他再随身带着的这份卷宗留下了几个字交给我,嘱咐我说,一定要把这个交到他所有忠诚的战士手中。”

  这句话成功的把所有战士的情绪都带动了起来,本来站的有些松散的战士们不由自主的向着碧瑞斯女王的方向靠了过来,所有人的双眼都紧紧的盯着碧瑞斯女王手中的卷宗。

  “西卡!出列!”碧瑞斯女王高声喊道。

  “在!!”一个jī动的声音从战士们之中传来,随之一个健硕的身影快的从人群中挤到了碧瑞斯女王所站的高台之前,这是个胡须浓密,眼窝深陷眼眶,双圆炯炯光的高大魔族,现在那双眼睛正炙热的望着碧瑞斯女王手里的卷宗,一脸的jī动神sè,甚至都忘了给碧瑞斯女王行礼。

  “摩尼尔以下,以你的官职最高,这份卷宗上写着什么我并没看,现在……交给你了。”

  身材高大的西卡用颤抖的手接过了碧瑞斯女王手上的卷宗,展开一看,却是一份普通的公文,上面还有摩尼尔魔王的批注,但他瞬间意识到什么,立刻把公文翻到了背面,一见上面的几个字,双目不由瞬间通红,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

  “是是魔王的笔迹“”西卡这个长的好像一头魔兽般凶恶的战士眼中竟然闪起了晶莹的光亮,无数的战士开始向着西卡的方向拥了过来。

  “啊!!!!!!!!!!!!”

  西卡猛的昂起了头,脸上带着悲愤的神情怒狮般的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狂吼,手一扬,那份卷宗飞上了天空,强光爆射之中,一排字迹在卷宗上亮了起来,一个巨大的魔法影响投射在了半空。

  西卡悲声的放声狂吼:“为我而战吧!!勇士们!!!”

  天空之上,相同的字句闪耀着……

  只在一瞬间,紧紧围拢过来的战士们被某种情绪感染着寂静的沉默持续了数秒,心中的某种情绪积累到了极点,猛然一片惊天的怒吼声拔地而起,刹那间响成一片,几百万的战士们好像受伤的野兽般仰天长啊……,…

  “为魔王而战!!!”

  “为魔王而战!!!”

  “为魔王而战!!!”

  哎罗本无声的叹息直接被淹没在了无数的怒吼声中。a。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女主都和男二HE吾家娇妻纯情护卫锦鲤仙妻甜如蜜男上女下天才圣手东京道士[综]我徒弟都是大佬萌娘西游记今天先败一个亿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