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中文 > 天神禁条 > 第五百五十八章集团行动

第五百五十八章集团行动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医圣传承儒道至圣天唐锦绣放开那个女巫武炼巅峰全职法师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什么?没有消息”

  洛萨大帝寒着一张脸,目无表情的看着跪在身前的科特,声音冷的直掉冰碴。

  “是……是的笔下,这十天来,卡顿军的动向都十分的正常,一直在不停的加固这城市的防守,士兵们进行一些日常的操练,在城中,我几次在黑夜摸进了他们的军营,也没有现任何奇怪的装备,一切都很正常,只是……”

  洛萨大帝一皱眉,“只是什么?”

  “只是……卡顿的两万禁卫军,一直都在城中驻扎,既不去别的城市,也不出来操练,没一天都躲在军营的帐篷里,很少有士兵出来,这一点不知道是为什么?”

  “哦?”

  洛萨大帝立刻露出一脸的思索,“不出来操练也就算了,怎么会让士兵整天的闷在营帐里,这就有些不寻常了。”

  “你难道没有到这些禁卫军的营帐里去看一看吗?”

  科特立刻答道:“是陛下,我趁着几个禁卫军偶尔外出的时候溜进股他们的营帐,但是,里面没有任何异常的东西,只有一张下面铺草,上面铺着行李的简易床,以及一些必须的日用品,再什么都没有。”

  “嗯?”

  洛萨大帝捻着自己的胡须,眼中万分的疑惑,卡顿用区区两万的士兵突袭了四座防御坚固的城市,这其中必然有什么我们不了解秘密因素存在,上一次又是这两万禁卫军不费吹灰之力的再一次突破了两座城市,这绝对不是偶然……这些禁卫军,肯定有什么王牌存在……不过……到底是什么呢?”

  科特低着头,尽量不动声色的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开始慢慢渗出的汗珠,说道:“陛下,这两万禁卫军,既不操练,也不走动,就是我这个魔法师都看来都能看出十分的奇怪,这里面一定是有些原因,只是卑职有负大帝的厚望,没能查清事实,还请大帝责罚”

  洛萨大帝点点头,“不错,哪有活生生的士兵不操练不走动,只憋在帐篷里这样的事情,这样的话,士兵的战斗力会明显的下降,卡顿一定是在玩什么花样”

  看了科特一样,洛萨大帝脸上的寒霜渐渐溶解,“你这一次做的很好,能知道这些禁卫军奇怪的举动,也不失为一件功劳,我不会亏待你的,你在乡下的未婚妻,我会派人送钱粮过去的。”

  科特眼角微微抽*动,低头谢道:“多谢陛下,陛下的恩赐,我永生难忘。”

  洛萨大帝满意的点头,“十天的时间毕竟有限,没有查出太多的事情,这也不怪你,这一次在卡顿军那里,有没有遇到什么难处,他们这次的军队中,似乎有好几个十分难缠的魔法师,你没有暴露吧。”

  科特出奇的冷静的回答道:“陛下,您放心,虽然那几个法师战斗方面很厉害,但是在隐匿这个方面,他么还是不如我的,我在那边,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

  “好这就好你现在立刻启程赶回去,继续调查这件事情,务必要把卡顿这两万禁卫军的秘密的给我挖出来”

  说着,洛萨大帝皱着眉,声音沉了下去,“一天挖不出这个秘密,我就一天寝食难安,一想到那个小子有两万随时能越墙而入的禁卫军,我就……嗯……总之,你快去吧条查清楚这件事情,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陛下,那我告退了”

  科特从地上站起来,连头都不敢抬,匆匆的后退,然后转身离开。

  出了洛萨议政大殿,科特脸色一片苍白,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隐匿了身形,科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心口,呼呼的喘着粗气……

  “我的天神在上,吓死我了,还以为瞒不过去了……这一次,可真是要短寿一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呜呜呜”

  独自掉了几个眼泪,科特站起身来,擦了擦眼角,现出了身形,看看左右无人,这才离开,“该回去复命了……”

  科特前脚刚走,传令兵后脚就把一份情报递到了洛萨大帝的手中。

  “嗯?来了援兵吗?”

  洛萨大帝看着手中的情报一头雾水,一伸手,把情报递给了身边的军务大臣,“看看是怎么回事?”

  军务大臣小心的接过纸卷,飞快的看了一遍,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之色,“一千个女人进了卡顿防守的城市?”

  洛萨大帝用力的揪着自己的胡子,不小心揪断了一根,疼痛之下不由怒道:“这个卡顿小子又在搞什么鬼在前线打仗的时候,把一千个女人放进去做什么,这是那是战场,不是风月场”

  军务大臣又一次仔细的看了看这张纸卷,“陛下,这件事情,似乎有些蹊跷”

  “蹊跷?有什么蹊跷?”

  “陛下您看,我们这里离卡顿驻守的城市并不远,而且在卡顿现在的防线背后,我们也已经重新布防了一道防线,但是这一千个女人,却是出现在朝向我们这边的城门下,这几乎可以肯定,她们应该是从我们这个方向过去的,但是现在防线已经完全的封锁,别说人,就是蚂蚁也都别想轻易的通过,这一千人,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呢?”

  洛萨大帝微微恍然,“对啊,这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

  军务大臣眼睛闪烁着精光说道:“这应该是个暗示”

  洛萨大帝一愣,“暗示?”

  军务大臣为快的说起来,“陛下,人是绝对不可能从我们这里过去的,而对面神庭防守的城市自然更不可能,唯一的结论,这些女人,必然是原来城中的居民”

  “哦?那卡顿小子为什么让她们进出城市”

  军务大臣一脸自得的说道:“这个卡顿小子以前就是个风流种子,这两次打了胜仗,估计是心花怒放,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应该是在向我们暗示,他的军队需要女人泄”

  洛萨大帝听的一愣一愣,“需要……女人”

  “嗯一定是这样他们不能直接抓城里的女人泄,因为那样是绝对不可以的”

  洛萨大帝点点头,“好有理现在你就去给我找,不管是难看的还是漂亮的,不管是女的还是男的,只是是干这行的,都给我抓来,明天一起送过去我倒是要看看,卡顿这个小子是不是想自己死的更快一点,当然,最重要,给我夹些人过去,明白了吗?”

  “是,陛下”

  洛萨君臣在密谋的时候,他们口中的“女人”们,正在梳洗打扮,在桑提斯城的时候,不可能向现在这样大模大样的支持屏蔽结界,那样未免太过于扎眼,也许用不了几天,全帝国都会知道在桑提斯城里有一个撑着屏蔽结界过日子的奢华佣兵团。

  但是在这里就没什么顾忌了,士兵们可都是会严格执行命令的,而且士兵们也知道,自己什么样的事情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既然敢在军营里支持屏蔽结界,那就代表得到了上面的默许,所有的士兵除了对不能总是看到这些窈窕的身影而感到遗憾之外,倒是不敢再多议论什么。

  在佣兵驻地的时候,所有的魔女几乎都是挤在那栋住宿的楼中,只有一批魔女在外面的大院里表演着正常佣兵团该做的一切事情,虽然楼中也不算拥挤,但是对于来到大6才没几天,一切都万分新奇的魔女们,却多少是个折磨。

  一到黑夜,所有的魔女就会一哄而散,驻地里一片动火通明,但其实往往里面既有几个猜拳输掉的倒霉魔女留下来看家而已……

  魔女们很多会跑到罗本的公爵府去,菊花有一个不小的竹园吗,里面环境清幽,而且没人打扰,是魔女们最喜欢的聚集地,还有一些魔女会跑到城市里去闲逛,当然……是在没人的大街上。

  而现在,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等到罗本来到营地里来询问纳兰所有的魔女是不是都适应这里的生活时,却现整座营地已经空空如也,只有营地中间一个大大的已经燃尽的火堆灰烬,以及……一地的酒瓶……

  喊了几声,纳兰才睡眼惺忪的从一个帐篷里探出了头来,一见是罗本,又把头缩了回去,之后帐篷里传来了闷闷的声音,“你有事吗罗本,没有的话就回去吧,我困死了”

  没事,没事我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罗本几步走到纳兰的帐篷之前,一把掀开门帘,“纳兰,其他人呢?怎么整个营地都空了?”

  问了一句话,罗本不觉一愣,立刻后退了一步,飞快的放下了帐篷的门帘,里面的纳兰扭在床上,几尽半裸,大片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而且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怎么看怎么像是被扯坏的,而且,罗本一撩开门帘,就闻到了一股更加浓重的酒气。

  “纳兰这……这是怎么回事?”

  帐篷里面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音,过了一会儿,头散乱的纳兰终于从帐篷里走了出来,罗本皱着眉现,纳兰的衣服穿的课不是七扭八歪就能形容的。

  “啊呀?”

  一声有些迷糊的惊叫,纳兰脚下一软,人整个的扑了过来,罗本一把接住,却见脚下咕噜噜的有几件事物从纳兰的帐篷里滚了出来。

  一路叮当作响,罗本现这是几个大酒瓶。

  “你喝酒了?”

  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依旧有些迷糊,甚至是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不时嘿嘿傻笑一下的纳兰,罗本大感意外,上次喝酒的时候,纳兰的酒量和卡莱尔一样,这两个魔族可是几乎千杯不醉啊,要喝成这样,这到底喝了多少啊……

  “喂你醒醒到底怎么了?其他魔女呢?还有你怎么醉成这个样子。”趁着纳兰没有趴在自己身上睡过去,罗本赶紧大声叫喊。

  “呀?是罗本啊?你怎么来了?”

  罗本翻翻白眼,“刚才不是已经知道我来了吗?我是问你,其他的魔女呢?”

  撑着罗本的身体,纳兰左右看了看,“都不在吗?这些混蛋……我早晚……会报仇的”

  “你也不知道她们去哪了?”罗本开始有些紧张了,这些可不是什么较弱女人,这可是魔女一千个魔女就这么跑的无影无踪,这简直是要了亲命的事情。

  纳兰咧开嘴,露出了两颗尖锐的小牙,“罗本,你那么着急干嘛,又不会出事……我们昨天就说好了,要出去逛街的,不过……嗯,我头好痛那些混蛋们……”

  “逛……逛街?”纳兰说出的这两个字,可是让罗本捏了一把冷汗,难道……这一千个魔女,现在都跑到城市里去逛街了不成

  “纳兰,你是说,她们都跑到城市别的地方溜达去了。”

  “嗯?对啊~~~有什么不妥嘛你不是说这里是我们的家,可以自由的走动,半天内回来就好,现在我信号的话,她们就会立刻回来哦比半天快很多呢……”

  凑到罗本的脖子边上,仔细的嗅了嗅,纳兰一脸舒服的说道:“罗本,让我咬一下好不好,人类的味道真好闻……好久都没吸过血了呢,只咬一下,好不好?嗯~~~别这么看着我嘛,那么小气,断了胳膊都能长出来,还吝啬这一点血,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的嘛……”

  试着用魔法给纳兰醒了醒酒,结果罗本无力的现,除了在周围的空气里多了更加浓厚的酒香味,似乎纳兰没有一点要醒酒的意思。

  “现在回去睡觉我去找她们”

  “罗本就咬一下啊~~~~不要那么小气”

  扳着纳兰的身体,把她推回了帐篷,罗本匆匆的离开,只是才走了几步,不禁一拍脑门,暗骂自己一声,立刻又反了回去,帐篷里的纳兰,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睡的死死的了。

  好不容易又摇醒了纳兰,罗本急急说道:“你刚才说过,只要你出信号,所有人会立刻赶回来的,是不是?”

  纳兰眨巴一下眼睛,嘿嘿笑道:“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了,你现在立刻信号,要她们都回来,我有话说”

  “哦~~~”

  笑眯眯的拉了个长音,纳兰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帐篷外,从自己的戒指里掏出了一个不大点儿的黑色小球,捏在了手中,却迟迟不再有别的动作。

  罗本连忙凑过去,“这个就是信号弹吗?”

  “嗯,而且只有我们魔女会用。”

  “那快用啊”

  纳兰转过头,看着罗本的目光如同狐狸看小鸡一样……咧嘴一笑,几颗尖锐的小犬牙上的光芒闪啊闪啊……

  “罗本,让我咬一下……”

  这个你倒是记得

  在付出了血的代价后,纳兰终于把手里的信号弹捏一下,直接扔上了半空,信号弹穿过遮光的屏蔽结界,在外面炸开了一朵不算太大的烟花,罗本不禁直瞪眼,这不就是最普通的信号弹吗

  用力的擦了擦脖子,上面倒是没有什么血迹,纳兰似乎的确吸了几口血,不过罗本却没有什么感觉,如果说有的话……倒是有几分很舒爽的感觉,脖子上更多的,是纳兰的口水,也不知道纳兰到底喝了多少酒,留下了一溜细细的牙印之后,纳兰终于用对了力气,成功的咬破了罗本的脖子……

  擦干了脖子,有些无奈的给自己贴了一个创可贴治疗卷,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一道道的影子开始闪进屏蔽结界了。

  所有的魔女果然如纳兰所说,飞快的赶了回来,罗本心中基本上按照一秒钟数一个数的度数着,数到二十三的时候,一直挂在自己身上的纳兰,咯咯笑道,“已经全部都回来了。”

  原本空空旷旷的营地中央,已经站满了魔女。

  罗本看着这些魔女,心中又气又笑,这一大票的魔女,现在很多人的身上还挎着大大小小的包裹,有的拎着十分莫名其妙的东西,罗本从左边看到右边,柴米油盐,瓜果蔬菜,衣服饰,大大小小的各种东西简直让罗本眼花缭乱。

  一面万分奇怪的看着纳兰软绵绵的趴在罗本身上,魔女们一边飞快的把手中的东西收进自己的戒指里。

  过了好一会,魔女们才算是整理完了东西,最前边的一个魔女忍不住问道:“纳兰姐你这么急着叫我们回来,生了什么事情吗?我们刚刚要把你的那份也一起买回来呢”

  “嗯?真的那快回去买吧”

  在所有魔女万分古怪的目光中,罗本飞快的把纳兰塞回到了身后的帐篷里……

  罗本重重的咳嗽了一下,“好了,现在我们该说一些正经事情了,你们昨天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之后你们又整理营地,我也没时间多说,现在,我们开第一次内部会议”

  “第一件要明确的事情就是,现在起码是在短时间内,你们绝对不许向这样,一千人集体出去逛街”V
天神禁条最新章节http://www.pdazw.com/book/14223/,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天神禁条http://m.pdazw.com/book/14223/天神禁条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天神禁条》版权归原作者无来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长生十万年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武道凌天重生之都市天尊承包大明他说的我都听我有无数神剑隋唐君子演义汉阙万象之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掌上中文